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埃及國內困境限制其海外外交努力

  • 阿羅特

埃及國內的困局令穆爾西上任伊始在國際舞台上的光輝形象黯然失色

埃及國內的困局令穆爾西上任伊始在國際舞台上的光輝形象黯然失色

穆爾西就職埃及總統的頭幾個月引發了嚴重的內部分裂情緒。這讓埃及試圖建立一個新國際同盟的努力籠罩在陰影之中。

埃及國內的困局令穆爾西上任伊始在國際舞台上的光輝形象黯然失色。

就在穆爾西因授予自己高度權力而引發危機的一天前,埃及剛剛重新找回了自己在外交事務中的地位,斡旋以色列和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達成了停火協議。

11月的以巴停火協議把穆爾西在外交方面的大膽舉措推到了新的高度,他上任兩個月內先後訪問了北京和伊朗更突出了他在外交方面的作為。政治分析人士拉巴德說:“在一開始的時候他非常聰明,選擇了訪問中國和伊朗,向人們說,‘我不受制於西方的利益和美國的利益。’”

在北京,穆爾西加強了埃及同中國的政治和經濟聯繫,動作雖不大卻具有象征意義,埃及幾十年來一直同美國保持了緊密的合作關係。

穆爾西是自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以來首位到訪該國的埃及國家元首。但穆爾西領導的埃及,是一個人口以遜尼派穆斯林為主的國家,他批評德黑蘭對敘利亞政府的支持。敘利亞政府由什葉派穆斯林阿拉維分派領導。

然而對一些人來說,在伊朗問題上穆爾西被美國利用,似乎比前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美利堅大學開羅分校教授薩迪克說: “奧巴馬希望在中東、在發生阿拉伯之春的國家建立一個遜尼派聯盟,來圍困伊朗。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穆斯林兄弟會的外交政策,將不會與(遜尼派)的海灣國家有什麼不同。”

分析人士卡西姆說,儘管穆爾西對加沙停火有功,但這與其說是他的成功,不如說是美國和美國在埃及傳統勢力範圍內的盟國,對與以色列衝突沒有興趣。政治分析人士卡西姆說:“在這種情況下穆爾西別無選擇,因為真正的推手是埃及情報部門和軍方。”

穆爾西被美國利用的看法也反饋到埃及國內的抗議活動中。

薩迪克教授說,所有這些因素都讓穆爾西的任何外交計劃更加艱難。 “埃及需要首先解決國內問題然後才是國外。”

分析人士說,在未來幾個月裡,穆爾西將會為國內問題忙得不可開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