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收入不平等是緬因州選民最關心的議題

  • 美國之音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右)與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左)對最低工資有不同意見。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右)與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左)對最低工資有不同意見。

僱主是否欠僱員一份最低生活工資?在這個大選季中,人們談論的最多的是如何把就業機會帶回美國,而提高一些最低收入者的時薪標準則是其中的一個重要議題。在緬因州,選民們在11月大選投票時也要對是否提高最低工資標準這個問題進行投票,而投票結果或許會對本州經濟產生顯著影響。美國之音記者吉普森前往緬因州波特蘭市進行了實地採訪,看看那裡的選民是如何看待這個議題的。

希拉莉莫里森腦子裡想的事情很多:房租、伙食費,還得償還學生貸款。

調酒師希拉莉莫里森說﹕“只幹這一份工作就能維持生活,這對我來說是不敢想的。我得乾兩份工作、甚至三份工作才可以溫飽。”

希拉莉仍然在這個生活成本高昂的城市找尋解決溫飽的方式,但是她與其他的餐館員工不同。她在餐廳賺的錢幾乎是聯邦最低工資的三倍。

希拉莉莫里森說﹕“能收入這麼多是不可想像的。”

希拉莉的老闆史蒂夫科爾曼說,付給員工能夠維持他們生活的工資是個道德問題,同時這對生意也有好處。

餐廳老闆史蒂夫科爾曼說﹕“我得靠我的員工。”

科爾曼說,聯邦法律規定收小費的勞工的最低工資標準是每小時3.75美元,當他付給自己員工的工資高於這個標準時,餐廳的服務變好了。

史蒂夫科爾曼說﹕“一般週五或週六,他們一天干下來拿到手的錢是一小時30多美元。如果他們一周能有兩天掙這麼多的話,就可以維持生活了。”

這也就是為甚麼他支持緬因州在這個選舉季中讓選民考慮的一項新法案。這項法案如果通過,能夠讓全州所有的最低工資者都能夠像希拉莉莫里森一樣獲得較高的收入。

在全國範圍內,勞工們上街遊行要求提高工資標準,這也促使收入不平等問題成了今年總統大選中的核心議題。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說﹕“如果你相信最低工資應當是能夠維持生活的工資,那麼所有全職工作的人都不應當在貧困中撫養孩子。加入我們吧!。”

她的反對者唐納德川普則呼籲當地政府決定什麼是對經濟有利的東西。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說﹕“應當由各州自己做出決定。”

最低工資提案去年沒有在緬因州的州眾議院通過,但是由於緬因州不同尋常的開放制度,獲得足夠民間支持的市民可以使這個動議在11月的大選投票中再次列入選票進行表決。

改變最低工資標準或許將迫使一些餐館老闆提高價格或削減其他成本來彌補工資的上漲。

“輕鬆一日”餐廳老闆克里斯迪爾說﹕“我不認為我們應當把一個人的價值與工資掛鉤。這不是說,我覺得你只配得每小時12美元。除非是社會大眾願意掏30美元買一個披薩,要不然那個工作的價值也就只有每小時11美元。”

迪爾說,僱員可以通過教育和工資激勵項目來提高自身的生活標準。他說,政府不應人為地提高工資而導致物價上漲。

克里斯迪爾 “輕鬆一日”說﹕“這不是最低工資,而是對你的生活課稅。這是要讓就業崗位消失,小企業關門,整個產業都會改變。”

經濟的不確定性是這個大選季的特點之一。民調顯示,緬因州選民很可能會在11月否決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的議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