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大教授夏業良被解職的原因

  • 東方

夏業良教授稱他被北大解聘是出於政治原因(美國之音北京分社拍攝)

夏業良教授稱他被北大解聘是出於政治原因(美國之音北京分社拍攝)


2013年12月26日下午3點,夏業良迎來了自己在北大的最後一課。這是一堂“經濟學名著選讀”,是經濟思想史專業研究生的必修課程,該專業研一的學生只有3人。總共來聽課的有14人,大部分都是夏業良的朋友和慕名而來的支持者。而在2009年,夏業良的經濟課曾是北大最火爆的通選課之一,100人的教室被擠得水洩不通,講壇周圍,走廊外面也都擠滿了人。相比之下,面對現在屈指可數的聽課學生,夏業良始終不慍不惱,保持微笑。

*政治動機*

根據美國之音獲悉的來自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黨委書記章政的一封電郵,這封信是2013年8月8日上午10:33分發給北大經濟系教授夏業良的。信中明白無誤地表示,北大反對夏業良教授參加聲援許志永的聯合簽名活動。信中說:“有一事需告知你,但因你電話不通,只有通過郵件方式聯繫你了。近日我在網上看到你參加了對徐(許)志永事件的聯合簽名(即《徐志永事件之公民社會抗議書》),我個人覺得非常痛心,這裡有些個人觀點與你交流。“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章政書記以個人的名義,對夏業良教授參加聯合簽名提出了三條意見。他說,第一、這不是一件有利於安定團結的事情。 ------這種聯合簽名會給一些不明真相的社會群眾帶來誤導,對社會安定帶來不好影響、甚至有可能破壞社會的穩定。 “

*聲援許志永遭到株連*

許志永是北京民間維權研究機構“公盟諮詢公司”的負責人。公盟前身為陽光憲政研究中心,2003年由許志永、滕彪、俞江博士及公益律師張星水在北京創立。許志永的公盟組織並積極參與中國民間維權活動,包括成功逼使中國政府廢除收容遣返制度、為《南方都市報》受廣州市當局逼害辯護、為鄧玉嬌等黑監獄受害者、上訪者提供援助等。最近的核心主張是呼籲官員公佈財產。

這個民間維權研究機構最近兩年曾遭到當局反复打壓。 2009年北京市民政局宣布取締“公盟”,又以違規偷稅為名罰款公盟142萬元,同年許志永一度被警方以「偷稅罪」正式逮捕,後獲釋。 2013年7月許志永再次被捕。據北京獨立新聞工作者高瑜透露,中共己將公盟定性為“反黨”集團,不但要對該組織發起人許志永判刑處理,徹底摧毀該組織,還要嚴打支持該組織的人士,包括從資金支持公盟的企業家王功權。據悉因參與許志永等發起的“新公民運動”而被捕的丁家喜、袁冬、王功權、李蔚等案,都已經移送法院。

北大教授夏業良也因在支持許志永的一份請願書上簽名受到株連。

*章書記:“別有用心的人想把中國變成美國”*

北大經濟學院黨委書記章政對許志永表達了他個人對黨政幹部公開財產的觀點。章政在信中說:“其實你也明白,中國不是美國,中國的財產公開制度不可能完全照搬美國的制度。作為一名學者,我們的職責是要為走有中國特色的發展道路提供理論支持。如果改革就是要把中國變成美國,豈不太簡單,那還要你我這些人幹什麼?而少數別有用心的人正是企圖把中國變成美國,作為一名教師、特別是北大教師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的。”

此外,章政還稱,一個黨員教師更不該參加支持許志永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聯合簽名。章政書記語重心長地勸誡說:“我們都是受黨教育多年的黨員,服從黨的紀律要求是一名黨員的應盡責任。徐(許志永)事件是公安部門依據事實、 通過司法程序進行的依法處理。作為一名黨員,必須時時刻刻注意維護國家法律的正義和尊嚴,這是一名黨員起碼的黨性原則要求,不知道你的簽名行為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章政還要求夏業良教授盡快通知相關網站取消簽名,並就此事給出書面說明, 並希望不要參與此事的後續活動。

*退黨*

夏業良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早在2008年就向北大經濟學院黨組織提出了退黨。夏業良也是2008年在“零八憲章”上簽字的中國知識分子之一。 “零八憲章”的起草者劉曉波至今仍然被中國政府關押,並在獄中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夏業良教授在回章政的電子信中表示,他被解聘一事將成為北大的恥辱。夏業良在信中說:“關於許志永博士因主張官員公開個人財產而被拘留事件,我們的認識顯然與官方有較大差異,許志永是北大畢業的法學博士,在法律專業層面顯然比你我更具有專業資格與發言權。”

*極不光彩的公共事件*

在提到北大的聲譽時,夏業良在信中強調:我想章書記一定了解北大之所以能夠在中國乃至世界享有較高聲譽,並非因為國家撥款經費多,大樓蓋得漂亮,校園美麗..,而是因為北大向來是中國人文社會科學思想活動最為活躍的“思想發源地”,因為蔡元培時期北大的校訓就是“思想自由、兼容並包”。所謂“北大常為先”就是因為1949年以前的北大校方能夠兼容並包各種思想異見,不會因言獲罪,不會因為思想與黨中央不能保持一致就受到各種打壓乃至被監聽、 跟踪、軟禁、監禁。北大是全民寄予厚望並納稅提供經費支持的國立大學,不應淪落為黨校,更不應淪為一黨專制和意識形態控制的工具。作為真正的北大人,最值得誇耀的使命和榮譽應當是追求和探索學問與真理,而不是唯上唯權,追逐權力和金錢,淪為專制的奴僕。 ”

夏業良教授將把他除名稱為北大校史上一件極其不光彩的公共事件。夏業良寫道:“倘若北大校方執意要根據上級指令對我予以除名或解聘或不再續聘(無論採用何種名義),這將是北大校史上一件極不光彩的公眾事件。

*北大聲望受損*

夏業良和章政的來往信件被刊登在美國《高等教育紀事報》紀事報上,這是一份面向美國學院、大學和學生髮行廣泛的周刊,在國際教育界享有極高聲譽。據《高等教育紀事報》報導,夏業良被解聘之際,恰逢中國政府掀起了一場壓制學術和新聞自由的運動。這使得一些美國大學教授們對他們的大學是否應該與一個專制國家的學校保持關係產生疑問。

*美國學術界的聲援*

另外,據《高等教育紀事報》報導,夏業良將從這個月開始,在衛斯理學院擔任一個自由項目的客座研究員。高等教育集中之地,美國的馬薩諸塞州的一些文科學院對夏業良教授最堅決的支持者。此外,美國的一個研究機構已經向夏業良教授提供了一個終身研究職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