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環保行動 中國生根

  • 艾德

大自然保護協會與中國合作保護環境

大自然保護協會與中國合作保護環境

2012年,中國的威權統治者幾乎沒有擺出任何姿態準備迎接民間自發的政治活動。然而,他們愈來愈意識到並且願意傾聽民眾在環境方面的訴求。

抗議活動在中國正變得愈來愈頻繁、愈來愈大膽。同時,這個國家也正經歷著“鄰避症候群”似的革命。像這起2011年12月發生在海門市的抗議活動已經司空見慣。

海門市居民走上街頭抗議在當地興建一座燃煤發電場。在緊張的對峙後,這個開發項目被暫停。

2012年,啟東居民抗議興建一條造紙廠排污管道、海南居民集會抗議,還有什邡和寧波的抗議活動也都產生了類似的效應。隨著公眾不滿情緒高漲並走上街頭抗議,政府官員最終選擇讓步。

涂建軍是一位中國能源與環境問題分析人士。他說,在公眾要求愈來愈高的情況下,政府正變得更加透明。

中國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官員非常關注社會穩定。當關注的問題是與敏感的政治議題不相干的環境問題時,政府會迫於壓力做出反應。

十幾年前,中國人對水質、食品安全和污染的擔憂還幾乎不存在。但這一現像已經改變。

阿爾文林在保護自然資源理事會北京辦事處工作。

他說﹕ “顯然,我們看到人們愈來愈關注這樣的發展對環境的影響、對健康的影響,還有我們應該怎樣能從發展和人們對環境和健康的關注中找到一個平衡點。”

而且,引起政府注意的並非總是聲勢浩大的集會。

今年早些時候,北京居民要求當局提供更清晰的空氣質量報告的呼聲開始增高。北京城時常被籠罩在煙塵下。

當去年有關的討論愈來愈激烈時,何曉霞所供職的北京環保組織“達爾問自然求知社”是參於這一行動的幾家環保組織之一。

我們有一些人,他們就組織了一個活動叫“我為祖國測空氣”。但實際上就是,我們利用我們能夠拿到的這個儀器,然後把這個儀器借給關心空氣質量的公眾,讓他自己去做這個測試,然後把這個數據發布出來。他甚至可以寫下這個空氣質量日記,把這個東西發給比別人看,然後告訴別人他自己對這個事情是多麼多麼的關注,他的感受是甚麼樣子的,以此來推動政府的一些真正有意義的行為吧。

如今,隨著中國各地都出現大規模對空氣質量的關注和抱怨之聲,中國各主要省會和城市的地方官員已經開始公布大氣懸浮顆粒物的數據。

此外,中國的新領導層還公布一項新規定,即重大施工項目在動工前必須進行社會風險評估。

分析人士說,關鍵的問題並不在於進行這些評估,而是官員們將對評估做出何種反應,特別是那些民眾反對、卻有可能給地方政府帶來豐厚收入的項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