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經濟問題為歐洲的團結蒙上陰雲

  • 美國之音

EU Commission

EU Commission

擁有65年歷史的歐洲聯盟建立在和平與繁榮的承諾之上。 當時,沒有人預料到,希臘和西班牙的失業 率以後 會高達 25% 而且居高不下,也沒有人想到,鐵桿的右翼或左翼政黨會進入主流。

經濟停滯和政治動盪成了歐洲的新常態。 這是以前沒有人預料到的局面。

很多專家說,歐洲仍然沒有走出 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全球情報公司 “戰略預測公司” ( Strategic Forecasting, Inc. )的分析人士阿德里安諾 · 博索尼通過 Skypes 說:

“最初的金融危機演變為失業危機,歐洲大陸各國政府採取的緊縮措施在選民和傳統精英之間造成了鴻溝。 由於這個原因,出現了 懷疑歐洲的黨派、民族主義黨派和抗議型的黨派,他們 既批評歐盟總部推出的緊縮措施,也批評多數國家支持這些措施的政黨。 ”

博索尼說,繁榮是把歐洲維繫在一起的粘合劑,沒有繁榮,歐洲大陸就四分五裂了。他說, 人們爭論的一個關鍵問題是,到底是通過投資還是通過改革和緊縮來推動萎靡不振的各國經濟。

“有些國家認為,為了解決危機,必須增加開支,增加投資,通過 投入 更多資金來推動增長。這是意大利和法國的立場。但是另一方面,有些國家說: ' 不能這樣做,必須對你們的經濟進行結構性的改革,然後才能讓你們增加開支。 '這是德國的立場。”

事實上,華盛頓的經濟戰略研究所( Insitute for Economic Strategy )的創始人和總裁克萊德 · 普雷斯托維茨認為, 歐洲經濟已經 “ 德國化 ” 了。

“歐洲整個都被擠壓成以出口帶動的經濟增長了,原因是他們的債務太高,德國人說,他們不同意出資增加債務 。他們還在推行這一主張 。 ”

戰略預測公司的博索尼說,債務和緊縮是南歐的主導話題,而移民問題主導著北歐的辯論。

“他們反對移民,既反對來自敘利亞或非洲國家的政治庇護申請者 和難民,也 反對來自前東歐國家比如波蘭、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的移民。我們在瑞典、英國與荷蘭看到了這種情況。 ”

蘇格蘭和西班牙的分離主義運動撼動了歐洲的根基。 不過,普雷斯托維茨說, 英國首相卡梅倫提議 英國在兩年內就歐盟成員身份舉行公投,這可能是更大的麻煩。

“英國的公投結果有可能是反對歐盟,那樣一來,卡梅倫就成了使英國迅速脫離歐盟的推手。而他可是英國最主流黨派的領袖。 ”

今年,希臘、英國、西班牙、波蘭、丹麥、芬蘭、葡萄牙和愛沙尼亞將舉行選舉。 多數分析人士都認為,其中大多數國家的 選舉結果可能進一步侵蝕歐盟的根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