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笑蜀專訪- 郭飛雄情況危急 極需外界關注

  • 黃耀毅

笑蜀接受美國之音獨家專訪

笑蜀接受美國之音獨家專訪


中國的新公民運動受到官方強力打壓,參與人員包括郭飛雄﹑許志永等人,都受到拘禁。美國之音獨家專訪前南方周末高級評論員﹑現為北京《炎黃春秋》雜誌編委笑蜀,他認為郭飛雄目前情況最為緊急,呼籲各界關注。

笑蜀在今年八月時,也曾因為聲援被逮捕的新公民運動人士,而惹上牢獄之災。他認為,在這一波被逮捕的人當中,郭飛雄面臨最嚴重﹑最危險的情況,也最需要受到關注。
中國新公民運動人士笑蜀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照片來源:何宗勳提供)

中國新公民運動人士笑蜀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照片來源:何宗勳提供)


他解釋說:“因為他當初被抓,是秘密的抓,我們都不知道。然後批捕,也是秘密批捕。抓人沒有按照程序,批捕也沒有按照程序。他的家人是在批捕過一個月之後,才收到逮捕通知書。這次起訴又是秘密起訴。到現在為止,警方的起訴意見書,或檢方的起訴書,我們都沒有見到,都沒有公佈。也就是說對他的處置,完全違背中國政府規定的法律程序,最大的特點是隱密性,非常隱密。愈是隱密,愈是暗箱操作,不用講,中間的問題就愈多,我認為最危險。”

笑蜀認為中國當局指控郭飛雄“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罪名,並不成立。

他說﹕“有很多毛左舉牌,有很多反日遊行的舉牌,他們到公安局去申請了嗎?沒有。我們回到南方周末事件,在現場當中抗議南方周末的,衝擊聲援南方周末隊伍的這些左派的舉牌,他怎麼一個都沒抓呢?為甚麼這些舉牌就沒有擾亂公共秩序,僅僅是因為要求民主﹑要求自由﹑要求憲政的舉牌,就構成對公共秩序地擾亂呢?那些毛左反日遊行的舉牌﹑上街,那個行為才是真正擾亂公共秩序,那個暴力,我們大家都看到的。所以不是因為這個行為本身被認定為擾亂公共秩序,而是這種行為所表達的公民意見,他認為擾亂了公共秩序。那麼﹐甚麼觀點?甚麼主張呢?就是要民主﹑要自由﹑要憲政嘛。就是文字獄嘛,說白了就是思想罪嘛,文字獄嘛。所以對郭飛雄的這兩點指控,是地地道道的政治構陷,就是政治迫害,哪來的甚麼擾亂公共秩序?誰被擾亂了啊?”

說到郭飛雄的未來,笑蜀神情落寞。

他說:“實際上在這個問題上,我覺得自己很慚愧。我作為他的朋友和兄弟,感到一種非常深刻的無力,和無助。他們(中共)把所有的通道都切斷了。他太太在美國,幫不上忙,他姊姊在湖北,也幫不上忙;我們這些兄弟﹑他的兄弟,也幫不上忙。他的律師到現在為止,起訴意見書﹑起訴書也沒有公佈出來,內容也不得其詳。這是我感到最大的 新公民運動,20多位兄弟進去,我唯獨對郭飛雄感到最愧疚的地方﹑最焦慮的地方就在這,很焦急。”

笑蜀希望能喚起輿論關注,對郭飛雄有所幫助。

他說﹕“我希望能夠國際輿論﹑公共輿論能夠聚焦﹑充分聚焦郭飛雄。造成現在這樣一種狀況,事實上的暗箱操作,我認為很大程度是因為輿論關注不夠。”

郭飛雄在今年8月8號被刑拘,12月15號在未知會律師情況下,遭到起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