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新三反”主編被離職 黃金秋(清水君)再挨整

  • 葉兵

黄金秋(黄金秋本人提供)

黄金秋(黄金秋本人提供)

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杭州黨報旗下的地方刊物《杭州生活週刊》執行主編黃金秋(清水君)在中共杭州市委宣傳部和當地國保多方施壓下被迫離職。原籍山東、曾被以“煽顛”罪名判重刑的黃金秋對美國之音表示,有消息說杭州當局試圖迫使他遷離當地,但是他打算留在杭州繼續從事公益維權活動。

1974年出生在山東臨沂的黃金秋2003年9月在江蘇省常州市被捕入獄,一年後判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當時的判決書寫道,2003年1月,(黃金秋) 在境外“博訊”新聞網站上以“清水君”之名組織、策劃成立“中華愛國民主黨”,並在互聯網上發表由其親自制定的《中華愛國民主黨黨章》(徵求意見稿),該黨章在總則中確定:“中華愛國民主黨”的短、中、長期目標是“意志堅決地反對和揭露中共獨裁集團的黑暗勢力和壟斷制度”、 “深刻批判和反思獨裁集團禍國殃民的罪行”、最終“建立大中華民主聯盟”。


"新三反”主編被離職黃金秋(清水君)再挨整

判決書稱黃金秋並以“中華愛國民主黨”籌委會負責人“清水君”的名義,在“博訊”新聞網上發表由其撰寫的《顛覆無罪、民主有理》、《珍惜經濟成就,共建偉大中華—CPDP中華愛國民主黨成立宣言》等大量文章,攻擊我國的政治制度是“中共獨裁政權”,提出“三權分立,雙重首長制”,建立“強大的政治替代組織”及“愛民”根據地,最終實現“大中華民主聯盟”的政治目標。

5月11日晚上,剛剛被下崗的黃金秋接受了美國之音的電話採訪。他表示,他在監獄服刑期間雖然遭受過少數惡警的毒打虐待,但仍有不少有良心的獄警同情並幫助他,為他創造條件減刑,最後他得以提前出獄。黃金秋回憶說,他出獄回到山東父母家中,養好了雙腿留下的傷病,之後來到他從前愛戀的女友的家鄉杭州求職,很快就被隸屬杭州日報報業集團《城鄉導報》的《杭州生活周刊》報社老闆錄用並得到器重,擔任執行主編,並在辦報之餘進行公益維權活動。

黃金秋說,報社老闆為了保護他,曾勸他隱名埋姓,但他堅持坐不改姓行不更名,所有經他手編發的報刊都印上他的真名。他說,後來杭州警察發現了他,國保開始找他談話喝茶,市委宣傳部也對面臨財務困難的報社投入資金並施加壓力,要把他清理出新聞媒體,所幸報社老闆做了很多努力試圖保他,強調他為報社做過重要貢獻,並持續做公益事業,一直到5月10日實在無法繼續留他。

他說:“給我們報社一些經濟上的支援,過年前給了幾十萬,大概是前幾天可能又給了十幾萬,今年可能還會給三百萬左右。這樣,基本上就把我們的報紙變成宣傳部的一個機關報了。在這種前提下,宣傳部跟我們報社合作,或者更直接的領導的話,我就是合作中的一個障礙吧,雖然老總對我很賞識,對我也不錯,到現在我也很感謝他。”

黃金秋表示,他到杭州一年來並沒有高調地進行敏感的政治活動或就時政發表尖銳批評,只是前一段時間參加過幾次公民同城聚餐,期間見到了提倡公民權利意識的律師王成、資深媒體人、獨立中文筆會成員昝愛宗和一些維權活動人士,當時也有一名負責監控的國保人員在場。黃金秋指出,國保曾警告他不要再接觸王成和昝愛宗等人。

對於近期的去向,黃金秋說,他想在杭州留下來休息調整一下,繼續做他想做的事情,但是眼前的現實不容樂觀。

他說:“因為我比較熱愛杭州嘛,我還想在杭州繼續工作呀,或者說,哪怕自己開個小飯店什麼的。但是,據消息講,說我想得太幼稚了,他們的目的,我不能說是國保,也不能說是宣傳部,我只能說我不了解的個別的或者某些少數壞人可能不僅想把我從報社趕走,他們的想法是把我從杭州趕走。”

黃金秋告訴美國之音記者,他與杭州國保人員見面時,常常探討中國的政治改革之道,並請國保人員向高層轉交他撰寫的改革人大和政協等建議。

他說:“也寫過一些關於憲政方面的建議。我就通過他們的渠道吧,用他們的話說,他們可以報到高層,給高層參考。有沒有報上去,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至少體制內有一些改革派,我們可以給他們提供一點我們的建議或者我們的資源,讓他們,讓中國能夠走的更平穩一點,更好一點。當然,這種願望是不是很幼稚呢,我覺得這個事情也很難說。畢竟中國發展到現在,任何一個當政的話,他總是要更多地尋找自己的支持率呀,然後讓社會平穩地前進。所以,不管在哪個平台上,我想做點有意義的事情。”

一個多月來,網絡盛傳中共高層為箝制輿論,下達了清洗媒體“新三反”(反黨、反國家、反民族)分子的指令。黃金秋表示,他在報社被離職的遭遇可能與高層的新三反指令有關,當局以他被剝奪政治權利四年的期限未滿為由不准他繼續為報刊工作。不久前,黃金秋和報社老總前往台灣參加一個文化論壇的計劃遭到當局阻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