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文革50年 幽靈依舊在

  • 蕭洵

毛澤東時代的文革宣傳畫2006年在北京自由市場上賣。有的重印時加上了標題“瘋狂年代”

毛澤東時代的文革宣傳畫2006年在北京自由市場上賣。有的重印時加上了標題“瘋狂年代”

中國 “文化大革命”距今已半個世紀,中共雖然承認那是一段浩劫,但是至今卻不願徹底地否定那場災難性的政治運動。近期中共領導人的一些做法,勾起許多經歷過文革的中國人的痛苦記憶,同時也令一些人感到興奮。今年恰逢文革爆發50週年,一些流亡海外的中國民主人士和知識分子提醒人們,相同的政治運動或許不會發生,但是導致那場災難的根源仍未清除。

文革後,魏京生因在中國呼籲民主而落獄。出獄後,魏京生被迫流亡美國,但他從未放棄推動中國走向民主。在中國爆發文化大革命50週年紀念日前夕,魏京生基金會舉辦了一個研討會,邀請流亡海外的中國學者和致力於中國民主的人士探討如何從那場政治災難中汲取教訓。

中國人多年來一直在反思文革,中共也在文革後承認,那場運動是當時領導人的政治錯誤。魏京生則認為,追本溯源,要警示後人,需了解災難發生的原因。他首先否定了中共在1980年代所作出的有關文革的決定。

他說:“那個決定一方面把責任推給了毛澤東和四人幫,另一方面則是推給了老百姓。他們那個結論有個最大的特色,就是文革整了那些老幹部,所以老幹部回來了,我們不能搞文革了,不能再整老幹部了。這個謬論流傳甚廣。很多老百姓都相信這種說法。”

魏京生認為,文革實際上是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必然結果;一黨專政就是少數人專政,當時就是毛澤東的個人的獨裁。

他說:“所以毛澤東的這個方面,他們從來不說。很多老百姓也沒注意到。不注意這些呢,你還是套在共產黨的話語系統裡頭,最終走來走去,可不還是跟著共產黨走了。 ”

魏京生說,要接受經驗教訓,不要繼續跟著共產黨的輿論走。

他說:“所以我們覺得,我們應該跳出這個圈子,要結束共產黨的一黨專政的政治,中國人才能從共產黨的統治中走出來,像其他國家一樣,走入一個正常的社會。”

中共至今沒有全面地否定文革,甚至不允許提及文革。作家鄭義認為,中共不讓提文革,是因為自己被文革嚇壞了。

他說:“你只要允許人民說話,給了他一點兒最起碼的人權,比如說在文革中你可以講演;你可以把自己的意見寫在一張大紙上貼出去吧;你可以幾個人、幾十個人、幾百個人、幾千個人成立一個(共產黨)管不著的組織吧;對於國家的政治問題,你們團體都甚至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吧。這個東西是共產黨最懼怕的東西。它現在懼怕到什麼程度呢?它現在並不是允不允許你成立民間組織的問題,這不在討論之列。它現在戒備到一種什麼程度?不許聚眾。”

鄭義對於人們常說的十年文革有不同看法。他認為,真正的文革只有1966年底到1968年三年,之後就是共產黨的事了,跟老百姓無關。他認為,在短短這三個年頭,人們獲得了一個喘息的機會,也有了說話的可能性。

他說:“在文革中,人民一下起來,藉著毛澤東這個機會,把共產黨所有的官員幾乎全部都打倒了。所謂打倒就是不承認或者是反抗他們的權力。那件事情對於他們來說,是太深刻了,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他們絕對不允許討論文革。”

當今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政治上表現得相當強勢。但不少人也留心到,當前中國出現的一些跡象,讓他們擔心文革會重演。

因質疑中共的血統論而被殺死的遇羅克,被後人視為勇敢的犧牲者。他的胞弟遇羅文對美國之音說,還不能完全排除文革重演的可能性。他認為習近平有可能會搞類似運動,因為他判斷很多事都是很錯誤的。

他說:“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的時候,他不是也曾經支持過嗎?他也去過。所以我覺得不排除他可能搞。但是他搞的話,結果可能就是他下台的更快。”

遇羅文認為,最主要的就是讓人們知道當時的事實;如果人們能夠看到當前一些極左的做法其實在文革就有過,而且演變到非常荒唐的程度,那人們自然就知道這種事就不應該再搞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