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民運領袖王軍濤 回國奔父喪被拒

  • 楊明

流亡美國的著名民運人士王軍濤

流亡美國的著名民運人士王軍濤

流亡美國的著名民運人士、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王軍濤,申請回國為父親奔喪被中共當局拒絕,讓他戎馬一生的先父遺憾終生。王軍濤說,如果一個人,一個制度,連自己的至親骨肉去世都不能奔喪的話,那麼這個人,這個制度,就沒有人性。

王軍濤的妹妹王雪淑說,她父親元月11日因病在北京去世。為了能讓遠在美國的哥哥王軍濤回來奔喪,她在第一時間聯繫北京國安部門,被告知他們將向有關部門請示,讓她耐心等候。可是待她再打電話詢問答覆時,對方的手機卻“停機”。

王雪淑再聯繫其他部門,對方仍然讓她等。心急如焚的王雪淑說,“這事兒能等,人不能等啊!”所以她又多次打電話催問對方,但對方再也不接聽她的電話了。

王雪淑的父親離休前是中國國防大學政治學院院務部政委,享受正軍級待遇。王雪淑說,這樣一位為祖國戎馬一生近70年的老革命,老幹部,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見不到被迫流亡海外近20年的兒子,也不讓他哥哥王軍濤回國奔喪,令人悲痛心寒。

王雪淑說﹕“一個老革命,他走的時候應該讓他帶著對祖國的深深眷戀走,不應該帶著兒女情長走。但是我父親是帶著對兒子深深的思念,走完了人生的84年的路。在84年中,他光革命就革命了快70年了。”

王雪淑說,他父親一生擁護共產黨,對以習近平為首的新一代領導人寄予很高的厚望。但是他老人家若地下有知,怎麼也不會想到,新任領導人當中竟沒有一個人能站出來,人道、公正的處理王軍濤回國奔喪的事情。

王雪淑說﹕“我現在還想呼籲我們中國政府,我父親帶著深深的遺憾走了,可是我母親還健在。我母親的心臟也不好,血壓也常年高,要靠藥物維持。如果我母親哪一天也帶著這種遺憾,我真的想像不下去了。如果他們能批准王軍濤回來,即使晚了,他能安慰活著的人,對我母親也是一個安慰。所以我繼續呼籲讓他回來,哪怕是陪陪母親,她也畢竟快80了。誰沒有父母,誰沒有兒女呀!中國的人道主義,真的做得太讓人寒心了!”

王雪淑、王軍濤的父親已經於北京時間1月18日出殯。

王軍濤1982年畢業於北大物理系,1989年因參與六四民主運動,被官方媒體指稱為“煽動、組織、指揮反革命暴亂的重要案犯”。1990年11月24日被捕,被當局以“顛覆政府罪、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13年。1994年獲保外就醫,被從監獄直接送上前往美國的飛機。王軍濤2006年獲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2010年4月在美國紐約“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特別代表大會上,被選為該黨的共同主席。

王軍濤在從中國被流放到美國之前,有關當局告訴他,如果將來發生國內家人病故的情況,他可以回國。當時王軍濤持有有效的中國護照。

2007年,王軍濤的父親突患大面積心肌梗塞。聽到消息後,王軍濤就開始申請回國探望,但是像他這樣“重要的人物”回國,需要中央20多個部門“全部都批准”才能放行。最終王軍濤的申請沒有獲得有關部門的批准。但幸運的是,王軍濤的父親那次在搶救了70多天後闖過了鬼門關。

王軍濤說,從他1994年被從監獄直接送上飛往美國飛機那天起,已經過去近20年了。他父親一直想生前再見上他一面。他說,如果當局不向他提出政治條件,他願意立即回國,在父親墓前磕頭盡孝。

他說﹕“我當然是願意回國了。真正的回到國家。但是,假如這次喪事作為一次特別的辦理,也可以。不過其他的政治條件我也不接受。但這些條件也可以不去碰這些事情。”

2007年,王軍濤申請回國探望病重父親時,中國當局向他提出了三個政治條件:一,不要跟法輪功來往;二,不要跟王丹合作;三,不要杯葛奧運會。這些批准回國的先決條件被王軍濤拒絕,他認為這些條件都不符合中國的法律。據了解,王軍濤的申請被上報給胡錦濤,但沒有被獲准。王軍濤2004年延期護照的申請,如石沉大海,沒有得到有關部門的下文。

王軍濤說,中共前不久剛剛進行了領導人更迭的權力交接,新班子還沒有完全接手移交的事務。他希望現任領導人能利用這次改變不好形像的機會。

王軍濤說﹕“我父親走,走之前見還有意義,走之後見的話,說實話,這個意義就不是那麼大了。與其說是給我一次機會去見父親,不如說是給他們一次做人的機會。”

據稱,在評價令計劃對待他兒子令谷車禍的態度時,朱鎔基說“他畜生不如”,江澤民說“沒有人性,哪來党性”。王軍濤指出,如果一個人,一個制度,連自己的至親骨肉去世都不能悲傷的話,那麼這個人,這個制度,就沒有人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