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前首富與反對派領袖合作幫助政治犯

  • 白樺 莫斯科

2012年5月的莫斯科反政府集會中,一名示威者手舉霍多爾科夫斯基頭像表達對他的支持。(美國之音白樺攝)

2012年5月的莫斯科反政府集會中,一名示威者手舉霍多爾科夫斯基頭像表達對他的支持。(美國之音白樺攝)

俄羅斯前首富、前尤科斯石油公司總裁霍多爾科夫斯基星期三宣布,他與俄羅斯著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達成一致,決定成立一家基金會來幫助俄羅斯政治犯。

克里格爾在一個月前的莫斯科和平大遊行中呼籲人們捐款幫助政治犯。(美國之音白樺攝)

克里格爾在一個月前的莫斯科和平大遊行中呼籲人們捐款幫助政治犯。(美國之音白樺攝)

在有人權人士、流亡國外的活動人士、以及現在獲得自由的前政治犯參加的視頻連線會議上,霍多爾科夫斯基在捷克首都布拉格說,計劃設立50個大獎來幫助政治犯,每項大獎的獎金為10萬盧布,折合大約不到2萬5千美元,並將邀請人權人士來幫助確定50個大獎獲獎人的名單。

*關注政治犯 影響民意*

霍多爾科夫斯基說,人們更多地談論政治犯,更多關注這個問題,就更能影響俄羅斯的社會民意。

霍多爾科夫斯基領導的“開放俄羅斯基金會”幾天前也啟動了幫助政治犯項目,這個項目由曾是政治犯、去年被普京赦免的記者巴羅諾娃領導。

*當局打壓加緊 非常需要援助*

俄羅斯保衛政治犯委員會領導人克里格爾說,許多政治犯處境不好,需要幫助。該組織一年來舉行了多場音樂會為政治犯捐款。此外,雖然有一些公民組織幫助政治犯,但所有這些資源都很有限。他說,前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決定幫助政治犯是個好消息,也非常切合實際。

克里格爾:“因為許多政治犯都不富裕,他們還有家庭,同時需要雇律師為他們辯護。此外,為獄中的政治犯郵寄東西等都需要很多花費。所以,幫助政治犯的行動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通過這些援助行動,獄中的政治犯會感到他們沒有被拋棄,他們不是孤身一人,外邊的人在關注著他們,同他們團結在一起。”

克里格爾說,當局的打壓行動不斷加緊,俄羅斯的政治犯人數也越來越多,甚至有人因為在社交網站上轉發別人的帖子而被捕。俄羅斯南部的一名活動人士因為提交申請想組織呼籲擴大地方權利的遊行而被關押至今。

*潛在總統候選人合作*

霍多爾科夫斯基在俄羅斯的知識界和親西方自由派人士中受到尊重。納瓦爾尼在反對派,特別是年輕一代人中擁有很大影響。一些人甚至把這兩個人看作未來的俄羅斯總統候選人。

來自反對派團結運動,同時也在協調幫助政治犯行動的達維吉斯說,這兩個人應該團結在一起。兩人共同幫助政治犯會受到尊重和歡迎。達維吉斯說,政治犯目前所獲得的幫助遠遠不夠。

*因信仰被捕 應獲更多支持*

達維吉斯:“如果國家機器有選擇地對一個人迫害,而這個人可能根本無罪,或是應該承擔某些責任但並不應該對他判刑,或是乾脆就不清楚為什麼要判刑他,類似的許多情況特別需要幫助。更何況,政治犯都是因為自己的信仰,因為他們所從事的反對派活動,或是幫助了其他反對派人士而被捕。他們不是法庭審判錯誤的犧牲品,他們的行動也並非為了一己私利,而是為了社會的不公和俄羅斯能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他們為別人遭受牢獄之苦,而別人也應更多地關心和幫助他們。”

達維吉斯說,政治犯問題受關注,就可以利用民意壓力使在獄中服刑的政治犯免遭更多的侮辱和獄中惡劣條件的折磨。現在由於資源有限,政治犯被捕後,有關團體無法對家屬提供幫助。

*政治空氣惡化*

達維吉斯說,俄羅斯去年大赦了一批政治犯。但儘管如此,在他們的名單上,仍然有49人需要幫助。許多案件當局都有意不對外公開實情細節,這些為幫助政治犯設置了障礙。

達維吉斯說,烏克蘭危機爆發後,俄羅斯的政治空氣進一步惡化。除了更多的人被捕外,許多的活動人士也被迫逃離國外避難。

*驅逐、軟禁、被捕、搜查*

霍多爾科夫斯基在2004年以逃稅、詐騙等多項罪名被兩次判處重刑。去年年末,普京總統宣布,考慮到霍多爾科夫斯基母親身患重病而給予他特赦。

霍多爾科夫斯基目前同家人定居瑞士,他被禁止返回俄羅斯。但他經常對俄羅斯政情發表評論。同霍多爾科夫斯基一樣被判刑入獄的他的生意合夥人列別傑夫雖然被釋放,但至今無法獲得出國護照。批評人士指責當局把列別傑夫當作人質來要挾霍多爾科夫斯基。

以揭露官員的各種腐敗行為和海外財產而知名的納瓦爾尼以被指控侵吞公款等罪名目前被軟禁在家。納瓦爾尼的眾多支持者當中,有的人被捕,有人被軟禁,也有人被迫出國,還有的人家中被搜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