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 美國專家指起訴中國軍官具象徵意義

  • 亞微

FBI網站公佈的被美國司法部起訴的中國軍方人員名單和照片

FBI網站公佈的被美國司法部起訴的中國軍方人員名單和照片

美國以網絡經濟間諜罪對五名中國軍方人員提起公訴後,美中雙方的口水戰接連不斷。但是,一些美國些專家指出,美方的這個舉措更具象徵意義,把這些中國軍方人員緝拿歸案,讓他們到美國接受審判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根據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官方網站提供的信息,被起訴的五名中國軍方人員均來自中國人民解放軍61398部隊第3支隊,他們分別是(音譯) 孫凱良(Sun Kailiang)、黃鎮宇(Huang Zhenyu)、文新宇(Wen Xinyu)、王東(Wang Dong)以及顧春暉(Gu Chunhui)。

起訴書指控這幾個人以核能、金屬和太陽能產品業的六家美國企業為目標,通過網絡入侵從事經濟間諜活動和偷竊商業機密,目的在於使中國國營企業在國際市場競爭中處於優勢地位。受到網絡入侵的這幾家美國企業大多來自重工業城市賓夕法尼亞州的匹茲堡市。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B. Comey)說:“中國為了讓其國有企業獲得經濟優勢,肆無忌憚地謀求使用網絡間諜活動,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得太久了。” 科米表示,宣佈起訴中國軍方人員是重要的一步,但受害者還很多,還有更多工作要做。他誓言將和刑事及國家安全當局一道,繼續竭盡所有法律手段,反擊來自各個方面的網絡間諜活動。

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詹姆斯路易斯(James Lewis)介紹說,美國10多年前就注意到中國的網絡間諜活動。奧巴馬政府自2010開始以私下的方式,在雙方部長級和軍方高層官員的會晤中,同時也在奧巴馬和習近平的高峰會議上提出了這個在他們看來影響美中關係的問題,但從未得到中方的重視。路易斯認為,這是美國政府決定將這個情況公佈於眾,並公開起訴這幾名中國軍方人員的原因。

路易斯說:“中國在同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承諾要保護知識產權,而且對外國公司和中國公司會一視同仁。但是,他們沒有兌現這一承諾。美國的作法是要告訴中國人:‘我們很高興你們融入世界經濟中來,但是你們必須遵守競技規則。’”

路易斯認為,這幾名中國軍方人員到美國受審幾乎不可能,因為中方不可能將這些軍方人員引渡到美國。此外,美中兩國之間也沒有引渡協議。

路易斯說﹕“但是,我們可以期待,中國政府將不得不退後一步說:看來,美國動真格的了,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呢?當然,它最初的反應會是否認每項指控,並反過來指責美國。我感興趣的是,中國政府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後會做何反應。”

范德堡大學管理學院長、信息技術專家艾里克約翰遜(Eric Johnson)認為,美國提起公訴更多具有象徵意義,目的是引起人們對網絡安全問題的關注。

約翰遜說﹕“我認為,這實際上是一種象徵性姿態。這麼做更多不是針對中國軍方人員個人,而是為了促進有關網絡安全議題的討論進程。我認為,目前全球經濟所面臨的關鍵問題是如何跨國界保護知識產權。隨著網絡技術日趨成熟,愈來愈多的信息在網上被人分享,網絡侵襲也更加容易。我們從這個案子可以看出,有關知識產權保護的爭議日益增多。”

原美國司法部計算機犯罪和知識產權組律師馬克茨維林格(Marc Zwillinger)指出,被指控的犯罪活動觸犯了美國刑法,因此必須在美國法庭審判。但是,考慮到把這五名中國軍方人員緝拿歸案的可能性甚微,茨維林格認為,美國政府提起公訴主要有兩方面目的。

茨維林格說﹕“首先是竭盡一切努力懲處電腦犯罪。犯罪人員不能被引渡到美國,這不是美國的錯,美國可以它把歸咎於中國政府。美國政府希望顯示,它非常重視此事,而且在盡其所能幫助受害公司;其次,它希望表明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偵破網絡入侵,既能查明是誰幹的,也能搞清幹了甚麼。這也許能起到威懾作用,至少可以阻止這幾個人繼續從事類似的活動。”

賓夕法尼亞州西區聯邦檢察官戴維希克頓(David Hickton)日前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時表示,他不會對這幾名中國軍方人員被押至美國受審的可能性進行推測,但是誓言將竭盡一切法律和外交努力,確保他們到匹茲堡出庭,就被指控的罪行接受法庭的訊問。

另外一方面,中國政府指責美方在網絡安全問題上採用了雙重標準,並要求美方撤訴。它說,美方長期以來倚仗所掌握的先進技術和基礎設施,對外國政要、企業、個人進行大規模、有組織的網絡竊密和監聽、監控活動,中國軍隊是美方此類行徑的嚴重受害者。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指出,美方的舉動嚴重違反了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損害了中美之間的合作和互信。中方決定中止中美網絡工作組活動,將根據形勢發展作出進一步反應。接下來,美中雙方在這場口水戰結束之後,是否會有一些實質性舉措,人們正拭目以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