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709案家屬致習近平公開信申述遭遇

  • 海彥

709案家屬(右起)王峭岭、陳桂秋、原姍姍和李文足(網絡圖片)

709案家屬(右起)王峭岭、陳桂秋、原姍姍和李文足(網絡圖片)

在中共第十八屆六中全會10月24日在北京開幕的當天,廣受國際社會關注的709拘捕案部份仍在押維權律師的家屬,向多次強調要“依法治國”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發出公開信,申述她們所稱的一年多來的各種非法遭遇,希望最高層關注,糾正709案件辦理的“各種違法”情況,公正對待709所有涉案人員、家屬和辯護律師,釋放所有在押人員。

包括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原姍姍,以及謝陽律師的妻子陳桂秋在內的35位這四位在押律師的家屬,星期一在致兼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的習近平的公開信中表示,她們的親人去年7月10日相繼被警方帶走後,沒有任何下落。一直到今年1月8日才收到了逮捕通知書,被控“顛覆罪”或“煽顛罪”。而在這一年零四個月,國家憲法和刑事訴訟法確認的被告人的權利,“被警方踐踏得一乾二淨”。

公開信表示,希望習近平主席經過一年來央視和環球時報的“抹黑”報導和海外媒體的報導,以及這封信,對“709大案”有所知情。而作為家屬,他們希望最高層能瞭解,709案可以概括成幾句話,“拘捕規模大無限,媒體抹黑無下限,酷刑程度無上限,親屬株連無極限,程式違法超無限,公開審判統統限”。

公開信表示,警方拘捕和約談三百多位人權律師和公民,其中包括王宇、包龍軍夫婦、李和平、李春富兄弟,吳淦父子,以及其他無辜公民,規模之大,堪稱“運動”式。

公開信還稱,她們的親人所遭受的酷刑殘酷程度令人髮指,尤其是對湖南的謝陽律師的刑訊逼供、意志摧殘、肉體刑罰等酷刑資訊,更讓家屬夜不能寐。

公開信表示,709案對涉案律所其他律師和其他律所的律師、家屬、辯護律師展開了廣泛的株連,限制執業、出境、子女入學、入住,甚至以兒女親人、工作和生命相威脅。

709案家屬強調,一年多來,公檢部門拒收辯護人遞交的律師手續、拒收律師和家屬的信函,非法限制辯護律師和家屬的人身自由,家屬被要求勸親人認罪伏法,被取保候審的人消失,辯護律師也被拘被逼自證有罪,辯護人和家屬到控申中心反映情況,到高檢、最高檢控告不被受理等等。

公開信表示,期盼習近平主席關注如此踐踏法治的行為,給709所有涉案人員客觀公正的結果,讓所有被株連人員有真正自由。

10月21日赴天津二中院參加起訴官派律師上訴案的北京維權律師謝燕益的妻子原珊珊,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們發表公開信,就是希望最高層能瞭解,他們的親人多年來所作的正是為了促進國家的法治建設,應當被無罪釋放。

她說:“下面的人胡作非為,希望上邊的人能夠明智,能夠知道這個事情的嚴重性,所以我們去做了這樣一個公開信。就是希望能夠瞭解,能夠把我們的家人無罪地釋放回家,然後,我們過正常的生活。讓我們的家人、律師能夠依法地還是為一些弱勢群體,在法律的框架內給任何人去辯護。這些人其實也是在維護中國的法治建設。”

此外,709案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起訴官派律師的上訴,10月24日獲天津市南開法院立案。王峭嶺今年8月19日委託律師起訴官方為李和平指定的兩名“官派律師”,要求裁定委託關係無效,強調兩名官派律師從未主動與家屬聯絡溝通,案件獲天津市南開區法院立案,但是10月9日收到法院駁回起訴,不予立案的裁定。於是,王峭嶺就“駁回起訴”的裁定,向天津市南開法院提出上訴。

李和平律師被控“顛覆國家政權案”。該案經數次退回補充偵查後,8月15日被再次移送天津市檢察院二分院審查起訴。李和平自去年7月10日被拘捕後,會見律師的權利一直被當局非法剝奪,並強行指定代理律師。

據報導,近年來,在刑事訴訟領域,不斷出現大量剝奪公民辯護,非法干預、阻撓律師辯護的違法違規情況,許多地方當局拒絕安排辯護律師與當事人會見、通信,阻撓閱卷,或迫使當事人及其親屬解聘委託律師,或非法指定律師出任辯護人。更嚴重的是,有些部門還對辦案辯護律師採用跟蹤、威脅、強制傳喚,直至拘留等非法手段,阻撓、破壞辯護律師履行職責。

面對這種困境,中國維權律師群體中被逼出現一些為捍衛辯護權“死磕”的律師,這讓當局感到惱火。2015年7月9日,當局針對主要代理維權案件的北京鋒銳律所展開外界所稱的“709大拘捕”,先後拘捕、拘留、強制約談和傳喚、限制出境多達近320人,其中取保候審20人,一審判處4人,包括鋒銳律所主任律師周世鋒,目前仍有16人羈押候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