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腿可斷人不屈的方政

  • 國符

方政接受採訪留影(美國之音國符拍攝)

方政接受採訪留影(美國之音國符拍攝)

洛杉磯 - 89年的六四天安門學運已經過去25年,可在長安街上阻攔坦克的青年形象仍深入人心,另一名被坦克碾斷雙腿後,在重重脅迫下,依然堅持真相的方政,在海外重新起步,繼續推動中國的民主化。

1989年六月四日凌晨的一聲巨響後,北京體大的運動健將方政從此成為永久的殘疾人。當時,他跟撤退的天安門廣場學生走在西長安街,爆炸的濃煙中衝出坦克,他迅速把一個昏倒的女同學往路邊護欄上推。

*救人舍己 堅持真相*

方政說:“把她往前一推,自己迫於坦克的壓迫感,時間非常短,我就倒到地上,然後就感覺好像一個人被擠壓的感覺,我那時還有點意識,壓到了。拖在地下,我整個人咚咚咚顛簸,震動,然後,咚,掉下來了。”

他失去了雙腿,但拒絕接受中共當局要他否認被坦克碾壓的事實,2009年方政被營救到海外,柴玲送給他一張合成的照片。

方政說:"我很喜歡這張照片,我覺得她在這張照片中詮釋了兩種坦克和人的這種關係。一方面有我們民眾對這種對抗暴政的勇氣和自由的精神,我覺得王維林代表了這種精神,另一方面,要讓更多的人知道,真正六四鎮壓的真相,就是中國政府用正規軍,用坦克無情的鎮壓了平民和學生。"

**攔坦克青年 真實與謊言**

原來,當年在長安街阻擋坦克隊伍的青年形象,在中國和海外竟然是天差地遠的兩碼事。方政在堅持自己是被坦克所傷的時候,曾飽受這個青年形象被扭曲所帶來的壓力。

方政說:“那個時候中共官方媒體,包括清查人員,也用王維林攔坦克的鏡頭,這個照片,他們所要表達的是甚麼?就是中國坦克沒有壓人。軍隊是和平的,克制的,你看,他去攔坦克,坦克都沒有壓他,他們以這個做邏輯,說你之所以被壓,一定是有暴力行為,去燒坦克了。”

*真相何時大白於世*

四分之一世紀後,中國政府仍然把六四視為禁忌。方政說:"其實從六四之後的那一刻,中共就沒有忘記去掩蓋這些事實。"

方政來美第一年,就參加了在舊金山舉行的64紀念活動,後來擔任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兼任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籌備組召集人,積極為還原六四真相,推動中國民主化努力。他還裝置了假肢,站起來了。

方政說:“我剛做完假肢,在國會他們舉行了一個歡慶會,這真是一個值得喜悅的(日子),也是我第一次能夠站起來,跟我太太跳舞。”

方政見義勇為受到許多人的崇拜,但他是不是英雄呢?她的妻子朱進說方政是個普通人。

*平凡人也可為英雄*

朱進表示:“但是對他的尊重,對他的佩服,因為他畢竟是在救人的情況下自己受傷的,那肯定是有的,但從來沒有說你就是我的英雄,你就不得了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覺得就是對我很好的、很照顧我的老公吧,或者更確切的講,像大哥一樣的感覺。”

方政也表示:“我只覺得在那個時刻我所做的這一切當時是非常自然的反應,沒有甚麼英雄的壯舉,我一直不認為我是英雄。”

方政12歲的女兒方希冉則對父親當年的舉動做出兩個字的評價。方希冉說:"我覺得這種行為很值,因為他救了一個人的命,只失去雙腿。我覺得是應該做的很勇敢的一件事。"

*不是一個英雄 是兩個*

在女兒方希冉的眼中,方政不是一個英雄,而是兩個。

方希冉說:“她是個英雄。人家不敢做,是因為怕犧牲自己,但他不怕,而且他不止這樣,他是一個父親,他是一個很好的父親,即使沒有腿,他還是把我們養大,所以他不止是那樣的英雄,他也是一種生活中的英雄。”

在舊金山東面的奧克蘭,有一組大型銅像,表揚全球人權和正義的鬥士,在林肯、甘地的行列,有一個中國青年。

*方政仰望塑像 無限感慨*

方政說:“Courage,勇氣,是這組雕像中對王維林攔坦克的畫面的定義。”

方政說:“我想提醒大家,在記住王維林攔坦克的畫面的同時,也不要忘了六部口的死難者,我就是那場慘案的幸存者。”

方政將繼續現身說法,為六四屠殺做見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