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女兵要求與男性士兵同等待遇

  • 亞微
  • 張松林

琴內特‧海尼駕駛飛機照

琴內特‧海尼駕駛飛機照


一些女兵最近把包括美國國防部長在內的高層軍事官員告上了聯邦法庭﹐要求得到與男性士兵同等的待遇。這起訴訟因為試圖打破美國性別歧視的最後一道防線而倍受關注。

艾倫‧哈林(Ellen Haring)上校在美國陸軍服役已經有28個年頭了。她17歲就讀美國西點軍校﹐曾經被派駐很多國家執行任務。

按照哈林的資歷﹐她本來可以晉昇為資深軍官﹐遺憾的是﹐因為她是女性﹐她在晉級時就被越過了﹐因為美國軍方的現行政策把女性排除在選拔資深軍官的兵種之外。

哈林說﹕“美國百分之80的資深軍官來自戰鬥兵種﹐假如女性不能在戰鬥兵種服役﹐那麼﹐晉昇到資深軍官級別的女性人數就會減少。縱觀美國軍隊的將軍和上將﹐幾乎是清一色的男性﹐只有極個別的女性晉昇到這個級別﹐而且她們都是來自支援部隊。”

哈林說﹐實際情況是﹐過去10年來﹐女兵們已經在戰場上和男性士兵並肩作戰了。

哈林說﹕“軍方的現行政策把女性排除在很多戰鬥部隊之外﹐具體說就是步兵部隊﹑裝甲部隊﹑特種部隊以及砲兵部隊等。但是﹐戰場上的實際情況是﹐每天都有女兵被附加在這些部隊中﹐每當她們受到襲擊﹐搜查當地村莊或執行戰鬥巡邏時﹐就會和男性士兵一起作戰。”

琴內特‧海尼(Jeannette Heyne)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服役14年左右﹐曾經駕駛阿帕奇攻擊型直升機﹐參加過伊拉克戰爭初期的軍事行動。如今是預備役飛行員。

海尼說﹕“在海軍陸戰隊﹐女性可以駕駛任何飛機﹐但是一旦進入地面部隊就會受到限制。女性可以進入支援部隊﹐但是不能被直接分配到地面戰鬥部隊﹐與直接戰鬥發生接觸。”

在海尼看來﹐雖然作為飛行員﹐她的境況要比哈林好一些﹐但是作為女性﹐她仍然失去了很多機會。

海尼說﹕“作為飛行員﹐我不像海軍陸戰隊其它兵種的女兵那樣受到限制﹐但是﹐由於我是女性﹐很多機會是我作為飛行員無法得到的。我覺得﹐無論這是否會損害我的事業路途﹐但是﹐每當這種事情發生時﹐我都會感到不快。”

美國女兵有130多人在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中喪生﹐800多人受傷。在美國140萬現役軍人中﹐女性佔了幾乎百分之15。

美國軍方對女兵採取的“排除戰鬥政策”和女兵在戰場上的實際情況之間的巨大差異﹐使包括哈林在內的很多女兵深感不平﹐這個政策不僅影響到她們的收入﹐晉級的機會和退休金﹐而且使她們在工作場所遭受了令人不滿的歧視待遇﹐因此迫切需要改變目前的狀況。

就在這個時候﹐維吉尼亞大學法學院教授安‧考夫林(Anne Coughlin)和她的學生們伸出了援手。

多年來﹐考夫林對美國軍隊中的性別歧視問題進行了深入的研究﹐而且常常和自己的學生一起討論如何改變這個現狀。在和包括哈林在內的一些軍事人員進行接觸和談話之後﹐本來只局限於法學院的學術研究和討論﹐逐步發展成一場針對軍方高層的訴訟。

考夫林說﹕“這個訴訟的的法律基礎是﹐美國憲法確保男女待遇平等。但是﹐軍方的現行政策違反了這個憲法原則。我們的理念是﹐美國憲法禁止政府歧視女性﹐它不能對女性說﹐就是因為你是女性﹐所以﹐有些工作你無法從事﹐它們是專門為男性預備的。美國憲法的這個平等條款要求政府必須把個人作為個人來判斷。”

凱爾‧馬利納克(Kyle Mallinak)是維吉尼亞大學法學院2年級的學生。他參與了由考夫林教授主導的這起訴訟。

馬利納克﹕“根據我對美國軍方近代史的研究﹐我發現﹐在艱難緊張的情況下﹐例如在生死攸關的戰鬥中﹐女性的表現證明﹐她們和男性是不相上下的。我認為﹐軍方的政策繼續對這個歷史佯裝不見﹐好像從沒有發生一般﹐這是完全錯誤的。這個政策已經過時﹐應該被更新了。”

幸運的是﹐考夫林和她的學生們找到了首都華盛頓一家律師事務所願意免費為包括哈林在內的女兵打這場官司。2012年5月底﹐他們在華盛頓的聯邦法院起訴了包括美國國防部長在內的高層軍事官員。

這個案子目前仍有待判決。

在女兵們提出訴訟後﹐美國國防部一位發言人辯護說﹐以軍方最近向女性開放上萬個崗位為證﹐國防部長帕內塔堅決致力於擴大女性在軍中角色的審查。據悉﹐軍方的這一政策將在人事﹑情報﹑後勤﹑通信﹑醫療和教牧等領域為女性提供14,000個工作機會。但是﹐只要女性參加直接戰鬥的事實得不到法律的承認﹐哈林和海尼這樣的女性軍事人員就會為爭取平等待遇而繼續奮鬥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