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如何應對“群體事件”

  • 齊之豐

弗格森白人警員開槍打死黑人青年布朗事件在當地引發騷亂

弗格森白人警員開槍打死黑人青年布朗事件在當地引發騷亂

弗格森一位白人警員8月9日開槍打死沒有武裝的黑人青年布朗、導致抗議示威、尤其是示威的暴力衝突色彩升級之後,傳媒無拘無束地報導。美國沒有任何政府或政黨團體或機構可以以“維穩”為理由限制傳媒自由報導,下令封鎖消息,禁止本國和外國記者前往當地採訪調查報導,禁止傳媒發表跟政府或執政黨說法不一致的評論,或號令全國傳媒必須統一刊發政府的一面之辭——在美國,新聞傳媒的自由報導是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護的權利,侵害這種權利是法律所不允許的。

美國最高法院在1971年作出裁決,裁定當時的尼克松政府不能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理由禁止《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發表美國國防部有關越南戰爭的秘密文件。

當時,美國最高法院法官雨果布萊克的所撰寫的有關如何平衡取捨國家安全和新聞自由的判決意見,成為影響力深遠的經典法律意見。其中提到:

“只有自由的、不受約束的新聞界才能有效地揭露政府的欺騙。新聞自由的首要職責是防止政府任何一個部門欺騙人民,把他們派遣到異國他鄉,死於外國的熱病和槍彈。安全這個詞是一個寬泛而含混的大致說法,其外延不應當用來損害體現在憲法第一修正案中的基本法則。以犧牲訊息靈通的代議制政府為代價保護軍事和外交機密,這不會帶來任何真正的安全。”

美國最高法院當年作出的裁決,至今對美國行政當局依然有強大的約束力。如今,《華盛頓郵報》等美國報紙還在不斷引用美國國防部國家安全局原合同工斯諾登所泄露的秘密文件,持續發表有關美國國家安全局在美國、在全世界進行通訊監控的系列報導。

*事實與迷霧*

8月9日,18歲的黑人布朗在密蘇里弗格森街頭被白人警官達倫威爾遜開槍打死的事件,首先在黑人居民佔多數的弗格森引發強烈抗議。

抗議者認為,警察如此打死一個沒有武裝的黑人青年,是種族主義在美國依然猖獗、長期以來黑人的基本人權、民權、生命權得不到應有保障的又一個例證。

抗議者之所以感到特別憤怒,是因為有兩個目擊者說,在布朗被打死之前,他舉起雙手,顯示自己手無寸鐵,沒有武裝,沒有對警察構成威脅,但警察依然是反覆開槍,將他打死。

事件發生後,弗格森警方好幾天沒有對公眾說明當時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同時又以保護警官安全為理由拒絕透露開槍的警官的姓名。這種做法導致抗議者更加憤怒。

後來,弗格森警方公佈了警官威爾遜的名字,並公佈了布朗被打死之前附近一個商店遭搶劫的錄影片段。該片段好像顯示進行搶劫的是布朗。

布朗家人及其律師、支持者立即對警方的這種做法提出強烈譴責,指控弗格森警方選擇這個時候公佈這樣的片段像是對已經被打死的布朗進行人格品德謀殺。弗格森警方隨後承認,威爾遜警官在打死布朗的時候,並不知道布朗可能進行了商店搶劫。

弗格森警方如此有選擇地透露案情訊息導致了適得其反的效果。這種做法非但沒能平息事態,反而激化了抗議者的憤怒,並使警方成為眾矢之的,成為各方譴責的對象。弗格森警方是在聯邦政府司法部要求不要公佈該錄影片段的情況下公佈的該片段。這一消息傳出,更是激起眾怒。

星期一8月18日,一位自稱“喬希”的女子向當地一家電台打電話,聲稱她也是布朗被打死事件的現場目擊者;她所看到的情況是,威爾遜警官當時命令布朗和他的一個朋友不要在大街中間走,隨後他們在警車附近發生打鬥,然後布朗走開,再朝威爾遜衝過來;威爾遜隨後開槍打死了布朗。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网CNN報導,這位女子的說法跟CNN所獲悉的威爾遜警官對調查人員所講述的說法一致。

於是,布朗究竟是在甚麼情況下被打死的現在依然是迷霧包裹。但迷霧之中也有一些各方都可以承認或接受的事實顯露出來,其中包括:

1)布朗是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被打死的;
2)布朗是黑人,打死他的警官威爾遜是白人;
3)布朗生前所居住的弗格森的大部分居民是黑人,但當地警察局警官絕大部分是白人。

美國傳媒報導,美國公眾、美國社會、美國聯邦政府和密蘇里州、弗格森地方政府眼下正在艱難地應對這些嚴峻的事實。

*地方警方敗筆*

雖然對弗格森抗議的來龍去脈還不清楚,現在美國人已經有了一定的共識。這種共識包括:黑人青年布朗被打死之後,弗格森警方的表現令人失望,損害了警方的公信力,損害當地政府的公信力。

美國人對密蘇里州弗格森警方的失望,可以用美國主要報紙《華盛頓郵報》在8月19日發表的一篇社論為代表:

“假如還有任何人懷疑弗格森的公民有好理由質疑其警察力量的專業素質,那麼這類懷疑已經被好幾天來有關青少年邁克爾布朗被打死之後所透露的消息所消除。

“我們現在已知的事實包括:弗格森警察局警官達倫威爾遜槍殺了18歲的布朗。當時布朗沒有武裝,而且跟警車相距10米。兩人先前在那里顯然發生最初的衝突。星期一,公眾得到了一些新的訊息,其中包括驗屍報告顯示布朗被從正面涉及,這個不到20歲的青少年體內有大麻化學殘留成份。另外,也出現了二手傳播的威爾遜警官的事件說法。但各種說法都不能動搖這樣的底線:警官有責任在可能的情況下使用非致命性的手段,沒有任何現在記錄在案的情況顯示布朗必須死。

“同時,弗格森警察局繼續笨手笨腳,把至關重要的工作弄得亂七八糟,沒能恰當地向公眾提供有關槍擊事件的訊息。在地方官員發佈訊息的時候,這種發佈常常是有利警方的一面之詞。當局過了好幾天才透露警官威爾遜的名字。有關槍擊事件的一些至關重要的細節依然含混不清,其中包括當事警官完整的、記錄在案的詳情經過敘述。然而,弗格森警方就一個便利店被搶劫的事件發布了大量的材料,布朗據說是參與了那里的搶劫活動。假如警方的意圖是避免現在依然在收集中的目擊者陳述帶上偏見,那麼這種做法是一種可怕的做法,看上去像是蔑視公眾的知情權,或是無能,或蔑視公眾和無能兩者兼而有之。”

*聯邦政府應對*

密蘇里州弗格森警方在抗議示威出現之後明顯的應對不當,無疑加劇了抗議者的憤怒,加劇了當地的緊張局勢。密蘇里州政府隨後調遣明顯軍事化的大批警力前往弗格森維持治安,被許多抗議示威者、民權團體和政界人士認為是名為維持治安、實際是進行恫嚇,是對公眾表達自由的侵害。密蘇里州政府的這一措施也被普遍認為是敗筆。

隨著弗格森的抗議不斷升級,影響不斷擴大,通常不介入地方執法事務的美國聯邦政府在過去的一個星期也不斷升級介入,試圖盡早化解當地緊張局勢。

美國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親自前往弗格森,領導調查非武裝的黑人青少年被射殺的事件。霍爾德誓言要傾盡他所領導的聯邦司法部的全力調查布朗被打死的事件。

霍爾德司法部長批評弗格森地方警方發佈有關訊息的方式。他表示,“我們在這一案件中至今為止所看到的這種選擇性訊息發佈在我看來令人不安。”

《華盛頓郵報》指出,霍爾德司法部長看來是指弗格森警方先前召開記者會,公佈一段好像是布朗在被打死的那一天從一個便利店偷竊香煙的錄影片段;弗格森警方後來表示偷竊香煙的時間跟後來警察開槍沒有關係。

同時,正在休假的奧巴馬總統也返回華盛頓,就黑人青少年布朗被打死引起的抗議事件發表了非常帶感情的話。他呼籲美國人在這個困難時刻尋求人性,尋求家庭般的團結。他說:“作為美國人,我們都要利用現在這個時刻尋求我們共同的人性。目前這種人性處於最容易受傷的時刻。”

奧巴馬總統和霍爾德司法部長都是黑人。他們分別是美國歷史上的首位黑人總統和司法部長。此前他們已經受到美國黑人以及一些政界人士和民權組織領袖的批評。批評者抱怨說,黑人在奧巴馬競選總統的時候給予了他堅定的支持,但他上任之後,他領導的行政當局卻沒有為黑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在這樣情勢下,奧巴馬總統就一個黑人青少年被一個白人警官打死所引起的目前依然沒有平息的抗議所發表的任何言論,就帶上了額外的複雜性和敏感性。

美聯社記者喬希里德曼在他的報導中如此描述了奧巴馬所面臨的困難境況,以及他作為所需要精心和小心維持的多面的微妙平衡:

“在奧巴馬呼籲密蘇里州的弗格森平靜和相互理解之際,他也在竭力確定他作為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究竟能扮演一種甚麼角色來化解危機。這場危機暴露出美國各地黑人所深刻感到的那種不公。

“星期一,奧巴馬試圖尋求一種恰到好處的說話分寸。作為總統和總司令,他需要伸張政府有權保障法律和秩序。同時,作為一個非洲裔美國人,他也傾向同情那些認為射殺一個沒有武裝的黑人男子只是顯示了警方歧視黑人的人。這種局面令奧巴馬陷入一種困境。”

“總統說,‘確實是有一些黑人男子犯罪。我們可以爭辯為甚麼這種事情會發生,比如他們生在貧困家庭,缺乏機會,他們的學校不好,或甚麼其他原因,但假如他們犯了罪,就應當受到起訴,因為每一個社區都要維護公共安全。’”

另外,奧巴馬總統還指出,雖然大部分抗議示威者是和平的,但“也有少數個人不和平。我明白邁克爾布朗的死亡所引起的情緒激動和憤怒,但在憤怒之下進行搶劫或拿出槍來,甚至襲擊警察,這些做法只能導致局勢更加緊張。”

美國廣播公司在星期三發出的報導說,霍爾德在弗格森現身說法,以一個黑人男子的身份與憤怒情緒強烈的當地民眾交流,講述他個人跟警察打交道的一些經歷。

“霍爾德說,‘我現在是美國司法部長,但我也是一個黑人男子。我自己就遇到過這種事情。”

霍爾德講述的個人經歷、個人故事是,有一天,他去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上流居住區喬治城的一個電影院去看電影,一輛警車閃著警燈開過來,車里的警官命令他站住。

“霍爾德說,‘在那警官攔截我的那個時候,我是聯邦檢察官。我不是個孩子。我是個聯邦檢察官。我在美國司法部工作。’他說,那場經歷讓他感到‘憤怒,心情惡劣’”

霍爾德司法部長星期三在弗格森會晤了當地聯邦調查局執法人員和司法部人員。他許諾聯邦政府將進行‘徹底的’調查。他說,“我的希望是,這將給予大眾某種程度的信心。’”

*揭示種種問題*

美國傳媒有關布朗之死及有關抗議的報導,顯示了種種問題。從中可以看出為甚麼美國司法部長霍爾德說話如此謹慎。

這些問題包括:

1)弗格森警察局有警官53人,其中3人是黑人,但弗格森居民67%是黑人,警察局警官大部分是白人,他們所管轄的居民區人口大部分是黑人,這種警官和當地居民的種族不對稱常常導致誤解、衝突;這不僅是弗格森一地的問題,而是美國各地普遍的問題;這個問題早就受到注意,但遲遲沒有解決。

2)弗格森局勢一度非常惡化,與州政府調遣配備美國國防部提供的正規軍武裝的警力前往那里維持秩序應對示威者、導致當地居民的憤怒和反彈有關。隨著反恐成為各級政府的當務之急,這種執法軍事化的做法近年來在美國呈現明顯的普及和升級的趨勢,引起新聞界和政界的關注。

傳媒的有關報導也促使奧巴馬總統作出了反應。奧巴馬總統說,“我們的軍隊和我們地方執法有巨大的區別。我們不想要模糊這種差異界限,模糊這種界限違反我們的傳統。”

奧巴馬在這里所說的美國的傳統,顯然是指美國憲法保障公民表達自由,集會示威自由,執法部門的責任是保障公民行使他們的表達自由、示威自由的權力,而不是展示對敵作戰的對公民進行恫嚇,讓他們害怕行使他們的憲法權利。但在保障反恐的條件下維持秩序、又不給公眾以恫嚇的印象,這顯然是美國執法部門依然在摸索的一種平衡。

3)弗格森所在的警方表示,在過去的一個星期里,在大部分是和平的弗格森示威者當中有一些遠道而來的挑動者煽動者,他們到弗格森來就是為了挑起亂子,然後趁亂搶劫。弗格森的一位警官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的時候表示,那些人到弗格森來,“就是像是做搶劫旅遊。”同時,一位27歲的從芝加哥遠道而來的男子則對該報記者說,“我們是沒有工作的人。爭取正義就是我們現在的工作。假如這意味著暴力,我覺得也沒甚麼大不了的。”

現在還不清楚弗格森警官有關挑動者/煽動者的說法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屬實,前往弗格森參加抗議的人有多少人是為了搶劫旅遊。但青年人、尤其是少數族裔的青年人、黑人青年因為失業率高而容易觸犯法律的問題顯然是美國的一個長久沒能解決的問題。

在評論弗格森局勢的時候,奧巴馬總統也談到了這個問題。他說:“大家看到很多社區的有色人種年輕人更有可能在監獄,或在刑事司法系統當中,而不是有一份好工作或上大學。”

4)星期一也就是8月18日晚間,是弗格森形勢十分緊張,警方逮捕了59人,其中包括5個記者。《華盛頓郵報》報導說,其中3個記者來自德國,2個來自美國。

因接掌弗格森警力指揮權並努力降低那里的形勢緊張而受到贊揚的密蘇里州公路巡邏警總長約翰遜對記者提出了嚴厲的批評,指責記者堵塞警方的通道。

*美國應對無絕招*

從奧巴馬總統、到密蘇里州州長到弗格森鎮長的各級行政首長,從霍爾德司法部長到弗格森警察局長所能做的就是老老實實,戰戰兢兢,兢兢業業,盡力按法律辦事,不能耍花招。

在新聞傳媒密切監督之下,各級政府或政府官員的言行稍有不慎,被認為是以權謀私或為自己的部門謀利益,將立即被報導無禁區的自由獨立傳媒報導出來,從而招致他們難以承受的後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