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習近平欲以反腐立威 周永康或被當打虎目標

  • 蕭洵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 (資料照片)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 (資料照片)


中國政府近日宣布的一系列反腐調查已經相當清晰地指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觀察人士認為,習近平似已決心打破所謂“刑不上常委”的默契,拿下這隻“大老
虎”,為其新政立威。而羽翼被剪後的周永康將以何種方式“著陸”,則眾說不一。

上周五(8月30日)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報道中共高層同意對周永康貪腐問題進行調查的消息後,引發外界對神秘的中共官場權力鬥爭的關注。

由於這則未經官方證實的消息出籠前不到一周,中國官方剛剛結束對其政治同盟、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庭審,引發外間各種猜測。

雖然中共當局至今沒有就是否對周永康展開調查作出任何表態,連日來一系列針對一些官員及商人的貪腐調查看起來已經有了明確指向。

星期日(9月1日),當局宣佈對國務院國資委主任、中央委員蔣潔敏涉嫌違紀進行調查。蔣潔敏曾任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總經理和董事長。

蔣潔敏落馬次日,又傳出中石油承包商、富豪華邦嵩被查;加之上周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及其子公司中石油四名高級經理也因同樣指控被撤職。

周永康在進入中共權力核心之前,曾在石油行業長期任高管職務。另一方面,他曾主管工作的四川省,也曾有過類似調查。今年六月,四川省副省長羅永祥被捕。羅永祥曾是時任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的秘書。

紐約時報9月2日的一篇報道說,了解這些調查的四名人士援引高級官員的話說,這些調查與規模更大的秘密調查有關,並透露周永康之子和親信在調查中被拘留或訊問。其中一位接受該報採訪的前高級反腐敗調查人員說,中紀委已經成立了處理周永康事件的專案組。

有觀察人士認為,針對周永康的調查傳聞與其政治同盟薄熙來的倒台不無關聯,反映出中共黨內殘酷的權力鬥爭。

而更為具體的分析認為,周永康或將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為鞏固自身權力而決心打下的一隻“大老虎”。

習近平在今年1月召開的一次中紀委會議上提出反腐要“老虎”和“蒼蠅”一起打。北京獨立新聞工作者高瑜說,她曾聽說那次中紀委會議後,習近平提出過一個抓四隻“老虎”的方案,但是因黨內有人擔心可能因此影響黨的形象而遇阻。高瑜認為,從目前的動向看,習近平決意以反腐為自己立威。

高瑜說:“他們兩個人好像一直沒放棄。他們的新政沒有開局呀。你(習近平)開始又是南巡,又是到俄羅斯,但是國內腐敗方面,你打‘老虎’,打‘蒼蠅’沒見到成績呀,全是微博打的。所以我認為反腐這步棋他們是一定要下的。”

北京獨立政治學者陳子明則談到習近平打“老虎”背後的黨內權力鬥爭因素。

他說:“十八大以後權力就掌握到‘紅二代’手裡。這是確定無疑的。那麼其他的勢力看到他們愈來愈得勢,愈來愈為所欲為,是想要阻礙他們的。但是我認為是阻礙不住的。他們要打‘大老虎’,就是要打。雖然會有一定障礙,但是還是要打。”

在陳子明看來,“紅二代”決意靠整人樹威,甚至不會顧及上層所謂“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默契。

他說:“這種默契是江、胡時代的默契。江、胡時代沒有強人,甚至沒有人想當強人。他們維持這個官僚集團的一團和氣也就完了。紅二代不是這種想法。紅二代要整人就會整人,不整人他們覺得不可能在中國樹威。”

儘管習近平主政以來,相繼有劉志軍等部級幹部被扳倒,但是高瑜認為,在習近平和被授予反腐“尚方寶劍”的常委王岐山看來,他們需要的是比劉志軍更大的“老虎”。

她說:“你搞幾個部級幹部,他還是部級幹部。你部級幹部你搞一百個出來也不如搞出一個常委來厲害。”

至於同為“紅二代”的落馬高官薄熙來,則不能算作是他們要打的“虎”。

獨立記者高瑜說:“劉志軍你再給他提一級,提到個副總理,就是把他抓起來了,那能和薄熙來一樣麼?薄熙來是‘紅二代’。不要忘了,老虎還分家養的和野生的。如果是家養的,那就是‘紅二代’血脈的,那絕對要手下留情。 ”

她說,薄熙來的案子並不是打虎案,而是改變黨的形象的“政治工程”,是給黨做的“廣告”。

陳子明也認為,上層對薄熙來案子迄今的處理方式,都是為“紅二代”的整體利益考慮的,包括能夠給他前所未有的司法審理待遇。他說,薄熙來的審判可以說是一個“獨苗”,只有一例,不會再有。

《南華早報》有關周永康接受調查的報道稱,中共高層同意對周永康進行調查,原因在於黨內對周永康貪腐問題之大,及其家人斂財數額之巨的憤怒情緒愈來愈大。

分析認為,曾在石油系統、政法系統任高層領導,並曾任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可能在這些系統和地方有不少黨羽。但是,此次調查至今沒有觸及政法系統,因此稱周永康的羽翼已被剪除並不確切。

北京政治觀察人士、中國近代史學者章立凡認為,相關調查沒有進入政法系統,是
因為這方面的政治風險過大,對新的領導人尤其如此。

他說:“我想不會扯到政治鬥爭的內容吧。如果扯到的話,那就把原來的有限戰爭就升級了。我不知道現任的領導能否承受得了。整體上,從官方媒體在很多問題上所發出的不同的聲音來看,我覺得權力鬥爭是比較的激烈。如果說,真的把這些政治問題全都攤牌的話,那權鬥的級別就相當高了。它可能引發的對這個政權的震盪會比較大。”

儘管各方分析基本認同石油系統和四川進行的反腐調查意在消除周永康的影響力,但對於周永康是否會受到處罰,則有不同見解。

紐約時報引述曾在北京某雜誌任編輯的 李偉東的話說,上層會用此次調查消除周永康的影響力,而不是打擊他本人,因為他知道的事太多,對習近平來說,打擊他本人太危險了。

近代史學者章立凡認為,此次調查照著目前的方向發展是冒了相當大的風險。同時,他對高層是否在這方面真的非常一致也存有疑問。

至於周永康最終會是軟著陸,還是硬著陸?獨立新聞工作者高瑜認為,對周永康可能面臨的處理有若干參照,例如在黨內下個結論後將其軟禁。但是,她說這種處理方式或許在黨內通不過,再說也無法起到反腐警示效果。

談及周永康“硬著陸”的可能性,高瑜說,如果有調查結果出來後,對可能的驚人貪腐數字進行修飾,使其不至於損害黨的形象,同時又能展現其不論層級進行徹查的反腐姿態,那麼通過司法程序還是有可能的。

章立凡則表示,還需觀望事態的發展。不過,他說自己有一個想不透的問題,就是如果真的一朝指向了周永康,在對其進行貪腐指控時,到底多大的數字才能夠拿得下他,又能夠讓公眾信服。

獨立學者陳子明認為,對周永康的黨羽進行調查,會查出更多的問題,進而慢慢涉及其本人。不過他迴避對周永康可能面臨何種具體的處理方式加以推測。

這位曾因言入獄的學者談到“打虎”,更對“建籠子”,也就是從制度上遏制腐敗有所期待。

他說:“在打大老虎上,我現在是對他們抱有信心的。在建籠子方面我還沒有信心,我還看不出來他們有建籠子的信心。”

陳子明說,“建籠子”的可能性和當局現階段的反憲政姿態是兩條相反的道路;如果習近平堅持反憲政,就看不到建籠子的可能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