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前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擬由港向北京投案遭遣返

  • 海彥

吾爾開希與何俊仁律師在台北起飛前 (圖片由何俊仁律師提供)

吾爾開希與何俊仁律師在台北起飛前 (圖片由何俊仁律師提供)


前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星期一中午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準備利用在香港國際機場轉機的機會向特區政府自首,要求特區政府將其逮捕,並轉交中國政府,使他得以投案。吾爾開希表示,希望結束流亡生涯,能見到24年未見的、但又不被允許出境的父母。不過,香港入境處當天下午拒絕他入境,並強行將他遣返回台灣。

11月25日中午12點多從台灣乘機抵達香港國際機場的吾爾開希,下午5點左右向美國之音記者證實,在經過4個多小時交涉後,香港入境處正式拒絕他入境,並準備將他強行送上一班飛往台灣的航班遣返。

吾爾開希說:“我現在正在被遣返的過程當中。我將搭乘CX470回到台北。
(大概什麼時候?)
大概半個小時以後起飛吧。
(就是他們給你的理由是甚麼?)
拒絕我入境,拒絕我入境的申請。我從來沒有申請過(入鏡)。就是我從來沒有申請的事情被拒絕了,我要求的事情他們沒有回答。
(正準備登機呢吧?)
我現在是被正式羈留之中,被香港警方羈留之中。就在等著大概要到飛機起飛前幾分鐘,大概才會讓我上飛機。”

星期一中午剛剛抵達香港國際機場的吾爾開希對美國之音表示,希望來香港向中國政府自首,但如果被拒絕入境,則希望香港政府能夠逮捕他,讓他可以向中國政府投案。

吾爾開希說:“剛剛到了香港機場,我現在剛剛到香港機場。我想回家,已經四分之一個世紀了。”

吾爾開希下午3點半左右再次向記者證實,他仍在香港入境處辦公室與入境處官員交涉,而香港執業律師林耀強在入境處協助吾爾開希。林耀強在八九民運時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主席身份赴天安門廣場聲援學生,是6月4日凌晨最後撤離廣場的香港學生之一。

吾爾開希說:“我現在,就是到達香港後,還在入境處的辦公室。我已經表達了我是一個中國的通緝犯,然後想要投案。我已經20多年沒有見到我的父母親,我希望香港政府能夠提供協助來幫我投案,引渡我回中國。

他說﹕“沒有,我沒有交證件給他們,我拒絕交給他們。”

吾爾開希在離開台灣前,星期一上午在博客上發表致外界和香港市民的聲明,表示願意向中國政府投案,懇請特區政府根據中國法律及本人意願,行使特區政府的職責,將他逮捕,並轉交中國政府,以完成他的投案。

吾爾開希說,他自1989年被中國政府通緝以來,已經24年沒有見到年邁的父母。而他自2009年以來,先後在澳門、東京和華盛頓,試圖進入中國或中國大使館投案,均遭拒絕。他說,中國政府通緝卻同時拒絕被通緝者投案這一荒謬作法,迫使他此次不得不採取過境香港投案的作法。他期待在他父母的有生之年能見面團聚,哪怕這種見面必須隔著監獄的玻璃牆。

另外,另一位前六四學生領袖、目前在台灣任教的王丹,星期一下午發表緊急聲明,聲援吾爾開希用要求逮捕的方式返回中國,希望港府能從人道主義出發,協助完成他的心願,也希望中國政府允許他回國,並將此作為解決“六四”問題的嘗試和開
端。

王丹說,“六四”25周年就要到了,這是中國當代歷史的傷口,呼籲各界關注六四的解決,因為這是中國向前邁進不可迴避的一步。

1968年2月出生於北京,原籍新疆伊寧的吾爾開希原是北京師範大學88級學生,八九民運期間曾任北京高自聯主席,1989年5月在學運高潮期間,與王丹等人與當時的總理李鵬見面。六四鎮壓後,吾爾開希位列被通緝的21位學生領袖的第二位。他經香港逃離中國大陸,最初與嚴家其等一起流亡法國,共同創立民主中國陣線,並擔任副主席。目前擔任中國民主基金會共同主席的吾爾開希定居台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