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前國安顧問指 美中關係失控是亞太最大威脅

  • 莉雅

前美國家安全顧問哈德利(左),麥克法蘭(中)與艾倫(右)在美中關係研討會上(2016年6月27日)

前美國家安全顧問哈德利(左),麥克法蘭(中)與艾倫(右)在美中關係研討會上(2016年6月27日)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麥克法蘭警告說,與北韓核項目對亞太安全造成的威脅相比,讓美中關係失控是一個更大的威脅。在南中國海這個亞太地區的熱點議題成為影響美中兩國關係的主要問題之際,小布殊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哈德利認為,如果美國考慮到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所面臨的交叉壓力,在彰顯實力但不張揚的情況下,運用高超的外交手段,南中國海衝突是可以得到解決的。

哈德利和里根總統的兩位國家安全顧問艾倫與麥克法蘭 6月27日在華盛頓參加了致力於推動美中兩國之間的理解與合作的民間組織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成立50周年的紀念活動並在一個有關美中關係的研討會上與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歐倫斯進行了對話。

*艾倫:北韓是亞太最大潛在安全威脅*

1981年到1982年期間出任里根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艾倫認為,在短期內,北韓是亞太地區目前所面臨的單一的、最大的潛在安全威脅。

他說:“它不是誤判,而是有意為之。認為金正恩是一個瘋子的想法在我看來完全是錯誤的,情況並非如此。如果說他是瘋子的話,那麼這是一個代代相傳的瘋子。”

*麥克法蘭:美中關係失控是更大威脅*

艾倫的繼任者、在1983到85年期間擔任里根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麥克法蘭則有不同的看法。

他說:“我認為,讓美中關係中的事情失控是一個更大的威脅,需要我們予以全部的關注。”

曾經也擔任過基辛格以及斯考克羅夫特軍事顧問的麥克法蘭認為,對於這個21世紀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來說,我們需要像料理花園那樣通過日常外交來精心維護。

他說:“如果任由它隨意發展的話,它可能會由於突發性事件、海上事故與衝撞以及不幸的言辭而出現惡化。”

*哈德利:北韓是最大威脅,中國是最大挑戰*

2005到2009年期間出任小布殊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哈德利說,他贊同里根總統的兩位國家安全顧問的看法。

他說:“北韓是最大的威脅。當下,我不會把中國稱之為威脅,我會把它稱為一個挑戰和機會。我認為,處理這個挑戰和機會是亞太地區最為緊迫和最為困難的問題。”

不過,哈德利認為,美國可以處理好這個關係,包括目前最為棘手的南中國海問題。在他看來,美國在亞太地區保持軍事存在並行使航行自由權的同時,並不需要張揚。他說,派遣航空母艦行使航行自由權是一回事,而國防部長出現在亞太地區並登上這些船艦則是另一回事,儘管他否認這是對卡特國防部長的一些做法提出批評。

他說:“這裡有一個發出信號但少出頭露面的問題。其次,我們需要一套溝通的措施和程序,以避免美中兩國海軍船艦在這個區域發生意外事故,從而導致一場兩國都難以避免的危機。”

在擔任國家安全顧問之前做了四年助理國家安全顧問的哈德利分析說,對於美國來說,南中國海是一個航行自由權和國際法的問題,而在中國看來,這是一個主權問題,而在這個問題上妥協是很困難的,對於習近平這樣一個強勢領導人來說更是如此。同時,習近平還通過他的反腐運動樹了很多敵,因此他在主權問題上不強硬的話很容易招致這些人的攻擊。在另一方面,習近平為了延續政權的合法性就需要保持經濟的增長,他的政績也仰賴於他的經濟改革計劃的成功。如果中國與亞洲鄰國以及美國的經濟關係出現破裂的話,他就很難實現這兩個目標中的任何一個。

*如何解決南中國海問題*

哈德利認為﹐在解決美中兩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衝突時,美國需要考慮到習近平在這個問題上所面臨的兩方交叉的壓力,並綜合運用美國的實力、軟實力以及高超的外交技巧。

他說:“如果我們的外交夠嫻熟的話,我們可以讓他對這些內部的壓力做出回應,同時因為國際經濟壓力而不在主權問題上走得太遠。通過嫻熟的外交手腕,通過在亞太地區保持軍事存在,通過明確表達立場,在保持強勢的同時而不挑釁,我想我們可以對付這個問題。”

麥克法蘭也認為,南中國海問題為美中兩國進行第二軌道的雙邊外交提供了機會。在他看來,美國一方面需要向中國表明,美國向亞太再平衡的政策不是只說說而已,另一方面美國也需要扮演幕後的角色,促使申索方共同開發南中國海的資源,同時確保中國可以獲得中東的能源。

*艾倫:南中國海與錫德拉灣事件相似*

艾倫希望美國現任政府對海上航行自由的問題採取一個強有力的、有原則的立場。他認為,目前的南中國海局勢與1981年的利比亞錫德拉灣事件有很有趣的相似之處。在利比亞1973年宣佈錫德拉灣為它的領海之後,美國對這個宣稱提出挑戰,並在那裡開展了航行自由行動。1981年8月19日,兩艘利比亞飛機對美國的戰機開火並被美機擊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