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 維州前州長腐敗指控 等候庭審

  • 亞微
  • 方正

前維州州長羅伯特麥克唐納(資料照片)

前維州州長羅伯特麥克唐納(資料照片)


美國的一個聯邦大陪審團前不久以多項重罪罪名起訴了前維吉尼亞州州長麥克唐納夫婦。這個案子目前有待法庭審訊。但是,由於它針對政府高層官員,牽涉聯邦和州法律,因此案情錯綜複雜,結果難以難料。

2014年1月21日,一個聯邦大陪審團在維吉尼亞州里士滿的聯邦地方法院以14項重罪罪名對前維州州長羅伯特麥克唐納(Robert McDonnell)和他的妻子莫林提起公訴,罪名包括欺騙、利用職權謀取財物以及向金融機構提供虛假聲明等,從而使麥克唐納成為維州歷史上第一位受到刑事罪指控的州長。

麥克唐納現年59歲,2010年1月到2014年1月期間擔任維州州長,被視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2012年大選中可能的競選搭檔以及2016年大選的潛在總統候選人。

麥克唐納夫婦被指控在任期內從他們的私人朋友、“星科公司”的前總裁強尼威廉姆斯那裡收受了價值165,000多美元的現金、名貴衣物、大筆貸款以及免費旅遊的機會。作為回報,他們利用麥克唐納作為州長的職權,幫助促銷“星科公司”的營養保健品,同時引荐“星科公司”的主管與能夠為該公司提供商機的政府官員會面等。

長達43頁的起訴書特別提到,威廉姆斯透過莫琳為麥克唐納購買了價值6,500美元的勞力士手表,為第一夫人花費15,000美元購買衣物,給他們的女兒贈送訂婚和結婚禮物以及現金等,起訴書還指控麥克唐納夫婦隱瞞從威廉姆斯收受的禮物和貸款不予申報。

其實,麥克唐納從2013年開始就成為聯邦當局調查的對象。當時,他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的採訪時為自己辯解說,禮物是送給他家人,而非他本人的,因此無須申報。

麥克唐納說﹕ “根據維州現行的財物申報法,我本人如果接受禮物,就必須申報。22年來,我一直都按時認真地申報,而且每年都會提交經濟利潤結單。但是,我的家人如果接受禮物,就無須申報。在我任內,無論某人的身份和捐款情況如何,只要有機會促進商業,創造就業,為維州人造福,我們都會抓住這些機會。這也正是我妻子作為第一夫人所做的。”

就在聯邦大陪審團提起公訴的當天,麥克唐納偕同妻子、女兒和女婿舉行新聞發佈會,否認聯邦檢察官對他們夫婦提出的各項犯罪指控。

他說: “我為接受威廉姆斯的合法禮物和貸款深感懊悔,所有這些都已歸還或支付了利息。我為自己的判斷失誤表示道歉,並願意為此承擔所有責任。但是,我鄭重地重申,我沒有為換取在我看來是威廉姆斯出於私人友情和慷慨大方而贈送的禮物為他幹過任何違法的事情。我從未向他作出過任何承諾,他從我本人或我領導的政府也從未得到過任何官方好處。”

麥克唐納認為,聯邦政府對他們提起的公訴完全依賴一個誤導的法律理論。

他說﹕ “這個錯誤的理論就是,政府官員如果為引荐商家和其他官員會面提供便利,出現在某個招待會上,或者對維州的某個企業表示支持,而且牽涉了政治捐款人或向官員贈送禮物的人,這就構成聯邦重罪。聯邦最高法院已經在以往的判決中駁回了這個極端的理論。”

麥克唐納指出,假如這個理論成為法律而在全美實施,那麼,包括奧巴馬總統在內的幾乎所有政府官員都有可能被指控向捐款人提供了實際好處。他誓言將竭盡一切資源和辯護來反擊這些虛假的指控以及他所說的聯邦政府不公正的越權行為。

但是,美國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Eric Holder)堅決否認聯邦政府越權。

霍爾德說﹕ “我們提出的起訴與被指控的犯罪行為相符。最終,案子要通過審判解決。屆時,我們會就被告的行為更詳盡地闡述我們的論點 。”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蘭德爾伊利亞森(Randall Eliason)表示,與其它州相比,維州涉及政府官員申報禮物和捐贈的法律相對寬鬆,例如他們無須申報家人收受的禮物和捐贈等。但是,聯邦政府提起的公訴與申報沒有關係。

伊利亞森說:“在這起聯邦刑事案件中,問題的真正所在不是麥克唐納是否申報了私人禮物,而是他為收受這些禮物,是否承諾會以州長的身份為對方謀取官方好處作為回報,如果他這麼做了,就是犯罪行為。所以,這個案子與是否申報沒有真正的關係,而與收受賄賂有關。”

首都華盛頓市主要受理白領犯罪案件的律師安德魯懷斯(Andrew T. Wise) 指出,政府官員作為常人也會有私人朋友,甚至會接受朋友贈送的禮物。但是,私人友情發展到甚麼程度才上構成違法,這是本案要解決的關鍵問題之一。

懷斯說:“在這個案子中,被告如果能證明,他們不是以州長和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威廉姆斯贈送的禮物,而且也沒有承諾給對方提供任何官方的好處作為回報,而僅僅是因為對方是他們的私人朋友,而且並不期待從他們得到任何官方的好處,這將成為他們自辯的理由。”

蘭德爾伊利亞森教授表示,雖然證明指控比提起公訴要困難得多,但是,聯邦檢察官如果沒有掌握足夠的證據,並且有把握在審訊時讓由12人組成的陪審團百分之百的信服並一致判決說,麥克唐納和威廉姆斯私下的確從事了非法交易,是不會輕易提起這類公訴的。

此外,在州一級,維州里士滿的檢察官1月27日宣佈,州政府決定停止對麥克唐納夫婦是否違反了州申報法展開調查,以便給聯邦調查和審訊讓路。但是,檢察官表示,至於麥克唐納夫婦的做法是否違反了維州法律,目前並沒有定論。

伊利亞森教授說,維州撤銷對麥克唐納夫婦的調查不應該被理解為他們沒有違反該州法律。

伊利亞森教授說﹕“從維州的角度來看,既然聯邦政府已經在追查此案,他們再另起爐灶就沒有多大意義。所有問題,包括麥克唐納夫婦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都將通過聯邦訴訟得到解決。因此,目前沒有單獨立案的必要。這就是為甚麼州政府決定不再追查此案,而是讓聯邦訴訟率先進行的原因。”

安德魯懷斯(Andrew T. Wise)律師指出,根據美國法律的“雙重危境”原則,如果是在同一主權體內,被告不能因同一犯罪而受到兩次審訊。但是,由於聯邦和州是兩個不同的主權體,因此,麥克唐納夫婦同時被聯邦政府和維州政府起訴,在法律上是可行的。懷斯猜測,維州檢察官辦公室是在和聯邦檢察官辦公室達成共識之後決定不提出起訴的。

懷斯說﹕“維州申報法涉及輕罪,刑罰相對要輕。但是,麥克唐納夫婦面對的是很嚴重的聯邦控罪。一旦被判罪,刑罰最高可達30年有期徒刑以及超過1百萬美元的罰款。州檢察官不希望看到,在相對較小的州的案子中,因為給予被告訊問證人,目睹證據以及要求證人宣誓作證的機會而給聯邦案子的審訊造成損害。因此,維州檢察官決讓聯邦訴訟首先進行。”

安德魯懷斯律師表示,在美國,高層官員被判刑的案例屢見不鮮。美國司法部明確表示, 無論是私營領域,還是政府部門,只要掌握了足夠的犯罪證據,即使官員的級別再高,它也會追查到底,從而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

聯邦案子的審訊定於7月28日進行,麥克唐納夫婦在等待庭審期間雖然有行動自由,但是被法官限令不許離開美國。威廉姆斯已不再擔任“星科公司”的總裁。聯邦檢察官表示願意給他提供豁免以獲取證據。專家估計此案會加速維州通過更嚴格的從政道德法的進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