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守望教會 四名女信徒戶外禮拜被拘

  • 海彥

教會一些信徒因戶外敬拜曾被拘留十多次(北京守望教會網站截圖)

教會一些信徒因戶外敬拜曾被拘留十多次(北京守望教會網站截圖)

據報道,中國最有影響的家庭教會之一的﹐北京守望教會的幾位信徒,星期天前往海淀中關村的戶外平台敬拜,以表達要求歸還守望教會教產的訴求和願望,結果被公安帶走,已確認遭行政拘留。

據海外宗教權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和參與網消息,近年來遭當局強力打壓的北京守望教會的5位女信徒,10月25日禮拜天,在中關村平台參與戶外敬拜,除一人安全外,其他4位在敬拜地點被公安帶走,送到海淀分局執法中心,確認被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由,處以行政拘留10天或以上。這是該教會近3個月來,首次有信徒到中關村的戶外平台敬拜。

創始於1993年的非官方教會北京守望教會曾發展迅速,信徒超過千人。教會原本租房舉行敬拜活動。但自2011年1月起,遭到當局打壓。同年4月,房東在政府壓力下提前解除租房合同,導致教會失去室內聚會場所。而教會當年自購教堂也被查封。此後,教會信徒堅持在戶外一個公共平台敬拜,但遭到警方驅趕,每次都有大批信徒被扣押。而教會創建人、清華大學本科畢業生金天明牧師一直被軟禁在家,失去自由。

守望教會的成員多數是中產階級或知識分子,包括教授、醫生、博士、律師、學生,甚至黨員。

對華援助協會的報道稱,守望教會一位信徒表示,教會信徒已經幾個月沒有到中關村平台敬拜,後來斷斷續續有人去,沒有人管。自閱兵和十一國慶以後稍有放鬆,但這個星期又收緊了。星期天有至少兩個小組的5位信徒前往,在接近平台時,遭公安攔截。

以維權和異議人士為主的北京基督教聖愛團契的徐永海牧師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對家庭教會一直是採取打壓的政策,近年來有更加嚴厲的趨勢。

他說:“中國的家庭教會一直受打壓,包括去年我們家庭教會被抓到看守所圈了一個多月。現在不光是打壓家庭教會,包括三自教會也受打壓。守望教會比較大,有時能達到上千人吧。他們不得不採取這種平台,到外面的地方公開做敬拜活動。每次去呢人都被抓,以前據說他們抓到派出所後就給放了,最近幾年是一抓了後就給行政拘留。”

徐永海牧師所說的三自教會也受打壓,是指自去年開始的浙江省強拆教堂十字架的運動。據海外對華援助協會等引述政府部門的統計顯示,去年年初以來,浙江省強拆的十字架已超過1500座。到今年10月,絕大部分教堂的十字架已被拆除,部分按照當局的要求將十字架移到教堂正面,並按照官方指定的比例,加以縮小後,帖在牆面。另有部分拒絕改變十字架尺寸的教會,則被當局認為是一種“抵抗”,而受到監視。

徐永海牧師表示,對於當局也打壓官方認可的三自愛國教會感到不解,說明當局收緊了宗教政策。

他說:“從去年開始,浙江拆十字架,大部分還是三自的官方的這個教會。為甚麼會這樣,不理解,因為這個不符合這個常識。三自的領導本身就是共產黨,三自的很多主要領導人都是黨員,幫助政府管理教會,管理基督徒的。為甚麼現在連它都打壓了,真是不理解。”

另外據報,浙江溫州及金華兩市在過去兩個月內,有至少超過20名基督徒因守護十字架或為教會維權,被公安以“指定地點監視居住”羈押,導致律師不能見當事人,也不知道當事人身在何處。

積極參與溫州捍衛十字架的依法維權行動的北京維權律師張凱,被百多家教會聘請為法律顧問,也被當局視為推行基督教中國化、強拆十字架運動的路障。張凱今年8月下旬被抓捕,罪名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境外竊取、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而當局一直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律師會見,並對張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