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促公開官員財產4公民 被抓8天官方仍無說辭

  • 葉兵

袁冬等人在北京西單呼籲官員公開財產和國籍時被警方強行帶走。(微博圖片)

袁冬等人在北京西單呼籲官員公開財產和國籍時被警方強行帶走。(微博圖片)

在北京拉橫幅要求官員公佈財產4位中國公民在看守所被關押超過一週,官方至今仍未以書面形式告知家屬拘押理由及拘留期限,有關家屬和關注此事的律師表示,公民行使憲法規定的自由表達權利,反映民意,響應當局反腐號召,不應該受打壓。

在北京西單文化廣場拉橫幅要求官員公佈財產信息的袁冬、侯欣、張寶成和馬新立3月31日下午被當局羈押以來,已過8天。但是聲援這四位公民的人士顏伯鈞在網上發佈的每日通報說,當局至今既沒有對此案給一個說法,也沒有郵寄書面通知家屬手。

這份通報呼籲加大法律援助力量和社會輿論的壓力,爭取國際社會的有效支持,並將社會輿論擴大延伸到中共官方和知識界,盡量取得體制內人士的同情和聲援。通報還呼籲民眾行動起來,將公民要求官員財產公示這一事情在全國範圍內造成聲勢,切實落實好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關於反腐倡廉的講話精神。

曾在4月1日到西單西大街派出所詢問情況的袁冬妻子朱女士對美國之音表示,當時那里的警察口頭告訴她,袁冬因涉嫌非法集會被刑事拘留三天,但是到第8天人還沒有回來,她或袁冬在河南老家的親人都沒收到任何拘留通知,讓她感到不解。

她說:“警察告知我說涉嫌非法集會,抓了。而且當時他在派出所說24小時之內就會收到相關的文字性的東西,通知。但是到現在我還沒有收到。而且人還不放。他口頭告訴我的刑事拘留三天,一是通知書沒收到,二是已經夠三天了,應該有個說法,對嗎?”

朱女士表示,袁冬被關押後,她查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認為袁冬他們表達敦促官員公佈財產的訴求是合法的。

她說:“看了一下,翻了一下憲法,就是第二章第35條規定。他這個事情,就是我知道他被抓了以後,我覺著應該屬於合法的。”

朱女士表示,她在12歲的女兒隱約知道了父親袁冬被警察抓去以後告訴孩子說,你爸爸做的事情是正義的,他是好人,並不是被警察抓走的人都是壞人。

袁冬的妻子朱女士表示,四月2號,她曾與梁曉軍律師一道前往位於大興區的北京第三看守所,給袁冬送一些錢和衣物。所方只准律師一人進去會見袁冬。朱女士表示,梁曉軍律師會見後說袁冬的精神狀態還好,沒有受到虐待。

張寶成的妻子劉女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她沒有收到官方書面通知,她也不敢告訴張寶成的82歲老父親兒子被抓的事情。她說,公民有責任要求官員公布財產,推動政府反腐肅貪,不應該受打壓。

她說:“肯定是腐敗階層的利益,對吧?反腐讓他們的利益受損,他肯定要(笑)激烈地反抗,他不讓你查,不讓老百姓知道他們的真相,知道他們的底兒。他們捂得愈嚴,黑貪得就愈瘋狂唄。”

北京律師蕭國珍對美國之音表示,據她所知,中國各地有許多律師表達聲援意甚,要求加入為這四位被拘押公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團。她認為,單憑袁冬、侯欣、張寶成和馬新立在西單舉牌、拉橫幅和表達思想觀點這些言論行為是不能構成非法集會的。這位律師指出,當時並沒有造成交通堵塞或社會秩序紊亂。

她說:“無論主觀上還是客觀上,從這兩個方面來分析,我都不認為他們構成了非法集會。如果說,有三個人、四個人、五個人在一起就是非法集會的話,那麼街頭到處都是非法集會。幾個人吃飯,幾個人去購物,幾個人上街散步,那麼都會構成非法集會。這個非法集會也只能做限制性的解釋,而不是擴大的解釋。要不就會導致人人自危,無所適從。”

3月31日下午,袁冬、張寶成等四人在西單文化廣場先後拉出的幾條橫幅寫著:“公民要求官員公開財產”,“貪官裸官不杜絕,中國夢只能是白日夢”等。在警甚到場干預後,又有一條橫幅拉出,上面寫著:七常委率先公布財產和國籍。袁冬高聲對旁觀民眾表示甚“中國是我們大家甚中國,是我們安身立命的家園,不是共產黨的私家花園,不是你予取予奪的私家倉庫。”

在袁冬等人被數名警察強行拉向警車過程中,在場民眾紛紛表示抗議和質問。一段記錄當時情況的十幾分鐘視頻錄像已被上傳互聯網廣泛傳播。

據維權網報道,袁冬等四人被抓的消息傳出後,50多名在北京的維權人士趕至抓人的兩個派出所要求放人。他們質問當局,公民起來反腐,“要求官員公開財產”,有甚麼錯?維權人士表示,關於官員公開財產的問題人大代表不止一次在人大、政協會議上提出議案。若是這四位公民做錯了要抓,那麼就應該先抓人大代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