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專家分析世界四個集權大國走向

  • 美國之音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4月23日舉行了名為“集權再起”的研討會,四位分別專門研究中國、俄羅斯、沙特阿伯拉和委內瑞拉的專家對這四個集權國家的近年來的情況進行分析,探討這些國家如何最大限度地使用自己的影響來鞏固集權統治,挑戰民主制度。

中國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表示,現在的中國不像毛澤東時代,並沒有一個反對民主的章程。 中國願意與一切形式的政府交往,但也因為如此而幫助了其他一些獨裁政府的存在。

“中國務實的外交政策使得中國願意與民主政權合作,但是他們也特別願意與集權政府合作。而這幫助了其他集權政府繼續存在。”

他談到,中國另一種對於推動集權統治的影響就是中國模式 (The China Model) 。 他表示,中國模式顯示了一個集權國家也能獲得繁榮。 他說,中國社會在集權政府的統治下蓬勃發展,而其他的集權政府也在效仿中國在互聯網審查或者一些特定法律上的壓製手段。

俄羅斯

布魯金斯學會的俄羅斯專家莉莉亞·謝夫特索娃 (Lilia Shevtsova) 表示,俄羅斯的集權政治在冷戰之後並沒有消失,而是換了一種方式變相存在。

莉莉亞·謝夫特索娃 布魯金斯學會

“俄羅斯的政治體系一直系統性地集中在個人化的權力上,並且在過去 100 年系統性地、技巧性地改頭換面。”

她強調,這個系統是基於對抗自由主義文明的。

謝夫特索娃還表示, 2013 年,普京的集權勢力對待西方世界的態度已經從滲透轉移到威懾,從包容轉移到遏制,並將西方世界視為敵人。

沙特阿拉伯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中東問題專家弗雷德里克·韋雷( Frederic Wehrey )表示,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僅剩不多的君主專制國家,對於外部世界的民主化進程並不在意,但對自己區域的民主化進程有強烈的抵制。

“但是越靠近沙特,特別是距離阿拉伯半島國家越近,沙特的反民主政策就變得越強勢。”

他總結到,這是因為沙特認為如果在一個區域國家出現民主社會,其他國家可能也會受到影響而效仿。

委內瑞拉

阿姆赫斯特學院的委內瑞拉問題專家哈維爾·克拉雷斯說,查韋斯 (Javier Corrales) 利用法律成功地擴大自己的權力。

“通過使用、濫用和缺用法律這三種方式,查韋斯成功地擴大了總統的權力並壓制了反對他的人,不僅僅是反對派,而且包括政府內部的反對聲音。

他補充說,委內瑞拉還通過提高原油價格,然後給周邊國家小額補貼的方式,很好地控制了周邊國家的民主化進程。

幾位專家表示,目前的一個大趨勢是集權國家政府進行合作,互相學習對方的戰略和具體手段,拖延並遏制自己國家及區域內的民主化進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