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關塔娜摩過來人勸誡年輕人迷途知返

  • 美國之音

本切拉利(左)

本切拉利(左)

法國韋尼雪 - 伊斯蘭激進主義是很多國家的安全大患。但年輕人為甚麼會受其迷惑?這是法國面臨的一大問題。當局估計,有將近1500人離開法國到中東參加了聖戰組織,這是西歐各國人數最多的。曾被關押在古巴關塔娜摩灣的穆拉德本切拉利也許不能解答所有疑惑,但他正在奔走呼籲,爭取在為時已晚之前,讓那些年輕人迷途知返。

穆拉德本切拉利警告大眾當心伊斯蘭激進主義的危險。按照當初的人生計劃,這本不是他現在要做的事。14年前,他曾有份工作,還有未婚妻。隨後,他去了阿富汗,生活從此翻轉。

他說,他的哥哥哄騙他是去渡假。可他卻踏進了基地組織的訓練營,幾個月後,又成了囚犯,關在古巴關塔娜摩灣的美國羈留營內。

如今,本切拉利回到了家鄉韋尼雪,這是法國中部城市里昂一個並不安寧的郊區。他將自己的經歷講述給青少年,好讓他們在投奔中東聖戰組織之前三思而後行。

這位前關塔娜摩囚犯說:“大眾找不到所有的解答,因為每個人的故事都是獨特的。可我能幫助他們找到某些答案。”

中東和北非事務分析師曼蘇里亞默克菲說,法國當局也在尋找答案。

她說:“今天最重要的問題是,為何這些年輕人要離開法國?而且首先要問,究竟法國哪里沒有做好,使得年輕人想出國參加聖戰?”

法國各地都在問同樣的問題,在韋尼雪這樣的地方尤其如此。當地青年人失業率居高不下,毒品販子出沒街頭。本切拉利就是在這里長大的,他的哥哥也是在這里變成了伊斯蘭激進份子。

本切拉利說,他上了哥哥的當,為此付出了代價。他在關塔娜摩被關押了30個月,然後被移送給法國當局羈押。他寫了本書,描述了自己的經歷,書名是《通向地獄之旅》(A Journey to Hell)。

他說: “我聽到人將我叫恐怖份子、伊斯蘭激進份子,我實在受不了了。我想說出真相,說出我自己的故事。”

一開始,沒有幾個法國人感興趣。隨著外界對伊斯蘭激進主義的恐懼感加大,情況改變了。

如今,很多人、包括家庭主婦查哈賽德布里赫相信,本切拉利可以幫助改變年輕人的想法。

“他自己也是年輕人,談到他本人磨難時也很坦率。”她說。

然而,分析人士默克菲說,也許本切拉利可以帶來改變,但跟伊斯蘭極端份子的宣傳相比,他無力回天。

她說:“是的,他可以發揮重要作用,進行溝通和解釋,但他能勸阻嗎?我不肯定。”

本切拉利已經重建了自己的生活。他的磨難結束了。他害怕的是,對別的一些人來說,磨難才剛剛開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