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克里週日在巴黎會晤敘利亞之友外長


美國國務卿克里

美國國務卿克里

在敘利亞鄰國伊拉克,政府軍正在反擊與基地組織有聯繫的激進分子,這顯示出敘利亞內部衝突的擴散範圍。

忠於阿薩德的部隊控制著首都大馬士革以及地中海沿岸以阿拉維族群為主的地段以及敘利亞中部部分地區。反政府武裝主要由遜尼派組成。同時,北方的庫爾德武裝和南方的德魯茲民兵也在同敘利亞政府軍交戰。

卡托研究所的分析人士道格.班多說,如果本月的日內瓦會談無法形成過渡政府,敘利亞最後可能四分五裂。


“我認為其中一個、而且可能是最好的選項基本上是由現政權控制一處沿海地區。然後呢,還有反政府武裝控制區,另外還有庫爾德地區。這可能是你能得到的最好的結果了。否則,我認為,大家會一直鬥到死。”

一些最激烈的戰鬥發生在反對派陣營內部,也就是主要反政府武裝自由敘利亞軍與更為極端的民兵之間的衝突。有些極端分子與基地組織有關聯。那些極端勢力內部甚至也有分歧,比如,勢力強大的“勝利陣線”(al-Nusra Front)的首領就呼籲與“伊拉克與大敘利亞伊斯蘭國”組織停火。不過,前美國大使亞當.埃雷利說,沒有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權威,敘利亞無法凝聚到一起。

“我認為,敘利亞的族群隔閡的地理界線相對不是那麼重要,例外情況主要是阿拉維和德魯茲地區。但是,如果沒有一個負責任的中央政府,那些地區將會分裂出去。”

美國和平研究所分析人士史蒂夫.海德曼認為,如果敘利亞像巴爾干那樣以族群分治,相比目前範圍更大的分裂趨勢而言,也許帶來的麻煩要少一些,因為前南斯拉夫的分裂畢竟基本保持在原有國境之內。

“我認為,我們本來可能在敘利亞看到類似的預期結果:會有分離過程,變得巴爾乾化,但是不會造成阿拉伯大敘利亞區一系列的國家崩潰。可如今呢,能不能形成這種局面,我覺得我們已經沒信心了。”

美利堅大學教授阿克巴爾.艾哈邁德說,對敘利亞人來說,國家分離是對民族自尊的羞辱。

“他們不想讓國家分裂,因為人們仍然懷著那種民族主義的願望,那種浪漫的想法,除非局勢太惡劣,實在堅持不住了,人們還是希望能再堅持得久一些,不要讓國家四分五裂。”

目前,“敘利亞之友”各國外長正努力促成一個更廣泛、更具有代表性的反對派代表團,跟阿薩德政府官員會面,然而,政治反對派內部的分歧削弱了和平會談的前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