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彭博社報導中共八大元老斂財太子黨

  • 陳蘇

北京天安門掛上了新的毛主席畫像

北京天安門掛上了新的毛主席畫像

美國彭博新聞社12月26日報道中共八名元老的後代瘋狂斂財,聚集巨額財富的詳情,以圖文顯示八大家族編織了一張通過聯姻與利益交織的網絡,結成龐大的紅色貴族利益集團。

在毛澤東誕辰119週年之際,彭博新聞社發系列文章報道曾經跟隨毛澤東打天下的八名中共元老的後代們的現狀。這八名元老是鄧小平、陳雲、楊尚昆、王震、薄一波、李先念、彭真和宋任窮。

彭博社發表的系列包括長篇報道、圖表、示意圖和照片,介紹八個家族,103名後代的家庭情況、教育、從事的職業、家族聯姻和經濟狀況等詳細資料。

彭博社說,在毛澤東逝世後,為避免爆發威脅中共統治的社會動亂,中共八老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30年間,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6億人脫離貧困,但是,他們的後代,一批紅色貴族卻從中國繁榮中獲取普通國民無法得到的機會,攫取巨大利益。他們的資本主義不僅損害殆盡八老的平等烏托邦理念,他們本身也是阻礙中國進行政治改革的利益集團。

這篇以《毛澤東戰友的後代崛起為資本主義新貴》為題的報道首先點名王震家族。從南泥灣起家的王震,其子女是金融、航空和電腦業的商業領袖。王震之子王軍被視為是中國高爾夫教父,同時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董事長,為中國警察、海關和銀行提供後台技術服務。

71歲的王軍幫助建立了兩大國企帝國:一是中信集團,一個中共建政以後第一家在海外出售債券的國有投資巨鱷,另外是中國保利集團,一個一度隸屬中國軍隊的公司,出售武器,並在非洲開採石油。

王軍的女兒王京京在澳大利亞受教育,在一份商業文件中的家庭地址是一所價值700萬美元的香港公寓,部分由中信所有。王京京的21歲的女兒Clare在其社交網站上,從她上學的瑞士寄宿學校,到機場商務艙休息室,詳細描述自己的生活。她還在8月24日貼出價值5000美元的名牌手袋、鞋子和項鏈的照片。

彭博新聞社的數據顯示,在八老後代中,有28人在運營中國主導經濟的國企,或擔任高管。王震之子王軍、鄧小平女婿賀平和陳雲之子陳元這三名元老子女,領導或運營的公司2011年總市值為1.6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年度經濟產出的五分之一。

此外,八老的後代中至少有18人擁有或運營離岸注冊公司的關聯實體,包括在英屬維京群島和開曼群島,和在利比里亞和其他秘密管轄治下的公司。

第三代太子黨,也就是中共八老的孫輩和配偶正處30到40歲年紀,他們成功利用家族聯繫和海外教育背景,進入私企。彭博社說,在第三代31名成員中,至少有11人管理自己的企業,或成為企業高管,大多數在金融或技術產業。

中共八老的後代幾乎半數在國外居住、學習或工作。彭博數據顯示,在八老的103名後代中,有30人在海外受過教育。美國最具吸引力,是他們最愛的目的地,至少23名八老的後代和配偶在美國學習,接受哈佛、斯坦福等名校教育,至少有18人在美國工作,12人在美國擁有房產。

中共八老現在都已離世,彭博社評論說,八老在中國享有的地位如同美國的華盛頓和杰斐遜。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中國經濟學教授巴里.諾頓說:“中國共產黨差不多被這八個人領導,他們比其他人更強硬,因此得以建立合法性,成為中國統治者。”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說,革命家追逐權力,子女追逐財富,都是出於貪婪。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

鮑彤說﹕“革命家本人腐敗,這是常見不鮮的事情,革命家的子女腐敗,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情。”

因此,鮑彤認為,要想根除革命家元老的子女和後代貪婪腐敗,只有對他們手中的權力進行限制和監督。

引人關注的是,彭博社此次發布的中共八老後代斂財情況中沒有涉及毛澤東和習仲勳的後人。不過彭博社於2012年6月曾經發文報道習近平的家人積累了大量財富的消息,包括價值3.76億美元的公司投資和5500萬美元的香港地產。自那以來,中國就封了彭博社網站。

中國網民仍然從其他渠道得知彭博新聞社12月26日發布的有關八老後代的報道,紛紛在微博上發表評論。

網友“劉俊1984”說:“看完彭博的雄文,失眠了。一部分是因為我們做不出這麼牛逼的報道而慚愧,更多是因為第一次看到如此龐大的利益集團真面目,有一種說不出的無力感。我在做的能改變這個國家多少呢?我們13億普通中國人真的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嗎?”

網友“furnide自我標準成功學”說:“我也被震暈了,如果不是這篇詳盡的報道,我們中國人死也不會知道中國到底是誰的中國。彭博的報道如此詳盡,真是開了先河,財富令人咋舌。相信他們近乎瘋狂的貪婪終將埋葬他們。”

有網友認為彭博的報道算是比較客氣的,僅是冰山一角,也有網友認為,彭博爆料太猛,因此不敢轉發,導致不少網友紛紛在微博上求轉發,求鏈接,求譯文。

彭博社說,由於中國對媒體和互聯網的控制,限制對中共領導人家族的報道,把他們的商業行為掩蓋起來,不讓百姓得知,在為此報道進行調研時,他們在公開文件中找到的信息往往含糊不清,八老後代們使用普通話、廣東話和英文不同的名字。

為了證實元老後代們的身份和商業利益,彭博社說,他們搜尋了上千頁的公司文件、財產登記和官方網站,進行了幾十次採訪。從中國華南的高爾夫課程,北京的鄧氏家族住所,到美國密西根州安娜堡郊外的房子。

對於中國太子黨掌控中國經濟的程度沒有一個公認的說法。研究中國的學者估計,大部分的財富和影響力被掌握在少則14個家族,多則幾百個家族手中。

哈佛大學歷史學家麥克法夸克教授研究中國的精英政治。他說:“蔣介石時期有四大家族,現在有44個。整個國家需要經歷一個痛苦的過程才能改變這一體系,只有當人民覺得實在無法忍受的時候。”

即便是八老後代中的一些人也表示對太子黨同伴們的貪婪感到擔憂。宋任窮的兒子宋克荒說:“我們這一代和下一代對中國革命、獨立和解放沒有做出任何貢獻,現在一些人利用父母的地位搜刮大量錢財,公眾當然憤怒,他們有權憤怒。”

彭博社發出的系列文章中包括一篇對八老之一--宋任窮家人的特寫,追蹤報道宋任窮的後代在美國生活的情況。報道說,宋任窮至少有5名子女在美生活過,其中3位已經是美國公民。

彭博社認為,這是美國對中共元老後代有著巨大吸引力的一個典型例子。宋任窮的後代到美國,不僅是為了子女教育或生意,更是為了遠離文革的混亂與創傷,他們跟那些在美國學習、歷練一番就準備享受特權生活的元老後代並不一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