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福山:中國對外強勢是為了爭取承認

  • 莉雅

弗朗西斯•福山在研討會上發言(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弗朗西斯•福山在研討會上發言(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25年前在《國家利益》這本外交政策雜誌上發表的《歷史的終結? 》一文被認為是政治學領域的必讀之作。他以這篇文章為基礎、論證自由與民主必然性的《歷史的終結與最後的人》一書則是當代世界哲學的經典名著之一。

儘管如此,在福山看來,他在這本書中闡述的一個重要論點仍然沒有引起人們的足夠重視。

他說:“25年後回顧這本書,我覺得它第二部分裡提到的有關精神認可(thumos)和承認(recognition)的概念沒有得到充分的賞識和討論。我認為,這個概念對於我的整個論點是相當重要的。它在今天仍然是重要的。”

這位“歷史終結論”的提出者6月6日在卡托研究所針對他的這篇文章而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指出,這個概念對於大哲學家黑格爾來說也是極為重要的。在黑格爾看來,整個歷史的進程都是由爭取承認(struggle for recognition)來推動的,而不是現代經濟學家所認為的由物質上的自利(material self-interest)來推動。

福山認為,用他的這個理論就能很好的解釋中國目前的行為。在他看來,中國正在以切香腸的方式將亞洲一片一片的切割開來。

他說:“他們根本不在意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那些沒用的珊瑚島礁,他們要的是希望被承認是亞太地區的第一強國。在皇朝時代,這是它們的歷史位置。在經歷了1百多年的羞辱之後,它們現在回來了。它們現在說,我們回來了,而美國和日本不承認這個事實。我認為這是中國目前的議程。”

有批評人士說,中國威權體制在經濟上取得的成就以及伊斯蘭極端主義在阿拉伯選舉政治中的成功表明,福山的歷史終結論過於樂觀。

目前在斯坦福大學國際研究所擔任資深研究員的福山說,他不贊同很多人把中國的經濟高速發展以及管治效率歸功於中國的威權統治。

他說:“我不認為這是因為中國是一個威權政府,而是因為它具有行政能力。一個國家要么有這種能力,要么沒有,不是因為你是一個集權國家,你就一定有這種行政能力。”

福山堅持認為,他提出的自由民主理念到今天仍然是適用的,儘管目前不少民主國家出現了倒退。他說,儘管有理由對現狀感到悲觀,但是我們應該以長遠的眼光來看歷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