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藏共創辦人平措汪杰去世 達賴喇嘛發表聲明吊唁


北京 - 今年中國人大和政協舉行兩會期間,曾公開呼籲允許達賴喇嘛回西藏看看的前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平措汪杰星期天早上7點10分在衛生部北京醫院逝世,享年92歲。

北京外媒引述平措汪杰長子平康的話稱,家屬按照西藏習俗安排了喇嘛為其誦經。

*紅藏人 兩頭真*

平措汪杰簡稱平汪,漢文名閔志成,是西藏共產黨的創辦人,也是中共最早的藏族黨員,被稱為把“紅”漢人引進西藏的“紅藏人”。平措汪杰和很多一輩子追求共產主義理想的中共老幹部一樣,晚年開始反思一輩子的追求,並接受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這種現象被稱為“兩頭真”。

平措汪杰晚年曾多次寫信給前中共領導人胡錦濤,敦促他與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對話。今年三月份中國召開兩會期間,他出版了一本題為《平等團結路漫漫》的著作,書中呼籲北京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

*白瑪赤林:不代表西藏人民*

由於平措汪杰的這本著作出版之際正值中共舉行全國“兩會”之時,美國之音駐北京記者在人大西藏代表團開放日向與會的西藏自治區領導人提問。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白瑪赤林回覆說,平措汪杰的呼籲是個人行為,不能代表西藏人民以及西藏代表團。白瑪赤林還說,平措汪杰希望達賴喇嘛回來可以自行邀請,“達賴能不能回來,甚麼時候回來,怎麼回來,(北京)早就有明確的態度”。

平措汪杰1951年曾經陪同阿沛阿旺晉美抵達北京,參與了 《17條協議》的簽定,並隨同解放軍進藏的先遣部隊進入拉薩,因而被部份藏人稱為“引紅漢人進藏”的“紅藏人”。在此後成立的中共西藏工委的八位委員中,平汪是唯一的藏族。

*秦城18年*

1959年,解放軍在西藏鎮壓了藏人的起義,達賴喇嘛逃離西藏,次年平措汪杰以“反革命嫌疑”罪入獄,關押於秦城監獄的單人牢房,並受到酷刑審訊。 1978年4月,中國開始走向改革開放和平反冤假錯案,56歲的平汪獲釋出獄,並被平反。1980年,在北京中南海受到胡耀邦接見。隨後, 歷任第五、六、七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第八屆人大民委顧問。

*坎坷一生*

藏族女作家唯色撰文說,平措汪杰“為雪域民族上下求索,奮鬥一生,最終懷著極大遺憾離去。他曾給胡錦濤寫過四封信,給習也寫過信,希望藏中對話,希望尊者達賴喇嘛回到西藏。”

唯色對平措汪杰的一生感到惋惜。平措汪杰把自己的一生毫無保留地獻給了他所信仰的對象,然而中共進藏後,不僅不讓自己的同志平措汪杰為他的同胞與土地服務,反而無時無刻不提防、限制他,並將他邊緣化,最終把他關押進秦城監獄,只差一點就要了他的命。唯色反問道:這樣心胸狹隘的政權能給藏人帶來幸福嗎? 唯色說:“平措汪杰先生奮鬥但又坎坷的一生,我以為就是一個隱喻,一個古老的民族在遭遇現代性之後的悲劇隱喻”。

*達賴喇嘛吊唁聲明*

獲悉平措汪杰在北京去世,達賴喇嘛從印度的達蘭薩拉發表了一篇聲明,回憶了他與平措汪杰的交往過程,并且對平措汪杰的去世表示深感悲痛。達賴喇嘛稱平措汪杰“是一位主動地想要為西藏人民謀求福祉的”真正的共產黨員。達賴喇嘛在聲明中說:“他的逝世,讓我們失去了一位值得信賴的朋友。”

達賴喇嘛在聲明中回顧了他第一次見到平措汪杰的經過,是在1951年,當時、他陪同中國官員來到拉薩。“在陪同中國代表團前來拉薩的時候,是我們第一次的見面,讓我感到非常驚訝的是,他選擇了向我頂禮。雖然,中國官員們一律穿著中山裝,但他穿的是傳統的藏裝。當我問起這一點時,他告訴我,如果認為共產主義革命關注的是如何打扮,那真的是非常錯誤的一件事。他說,共產主義革命著墨在更多的思想革命;他也坦白的告訴我,他沒有想過作為一個共產黨員,意味著藏人需要拋棄西藏的傳統”。

達賴喇嘛也對這樣一位體制內的藏人直到去世仍然受到打壓表示遺憾。達賴喇嘛在聲明中說:“儘管對於共產主義理想的堅持,中國當局還是認為平措汪杰的藏人血統並沒有替他的貢獻加分;反倒讓他陷入囹圄,長達18年的時間。不過,他依然不氣餒、不喪志,甚至在他退休之後,仍然關心西藏人民的權利和福祉,只要有機會、他便會向中國領導人提起。”

平措汪杰要求達賴喇嘛回西藏看看的呼籲,並沒有被西藏自治區政府和中央採納。中國政府認為達賴喇嘛是一個分裂主義者,並且把西藏領土主權問題看作是中國的核心利益。達賴喇嘛多次表示他主張中間道路,希望西藏高度自治,不尋求西藏獨立。

達賴喇嘛對失去和平措汪杰再見面的機會表示遺憾。他在聲明中說:“每當我們碰面的時候,我很喜歡有個像他這般真誠坦實的人陪伴。我曾希望我們還可以有再見面的機會,但事與願違。我祈願平措汪杰能夠擁有很好的來生,也向他的妻子和孩子表達我的慰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