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高耀潔稱 愛滋病主要通過性傳播訊息非實情


中國著名愛滋病維權人士高耀潔在美國國會作證資料照。

中國著名愛滋病維權人士高耀潔在美國國會作證資料照。

有“中國防愛第一人”之稱的高耀潔,星期六再次駁斥中國愛滋病毒以性傳播為主要途徑的說法,她說,武漢大學桂希恩教授的統計顯示,賣血農民感染愛滋病率高達60%,而夫妻中一方有愛滋病的同居5到10年,感染率不到10%。

高耀潔指出:“愛滋病毒有12種。中國跟外國的不同。中國的愛滋病是C亞型的,傳染力較低。在這個問題上你給政府說他就是不聽。”她認為,中國現在仍是“從上倒下都在捂”。

她強調,在中國,愛滋病的傳播有比性接觸傳播更值得重視的途徑,那就是通過賣血和輸血。

高耀潔2009年為保存愛滋病資料離開中國來到美國。她從2010年起一直居住在紐約曼哈頓。

*“劉賓雁良知獎”最佳人選*

星期六,高耀潔獲頒“劉賓雁良知獎”。頒獎典禮就在她居住的曼哈頓西北一座居民樓的一居室客廳裡舉行。

臨時佈置的“會場”一側上掛著該獎評委、耶魯大學教授蘇煒作、民間學者王康書寫的:“中原血禍挺孤身,國難臨肩許一人”的詩。

該獎評委鄭義說:選高耀潔為2014年度獲得者,“以表彰她持守良知、悲憫蒼生之人道精神和母愛。”評委北明說,這個獎頒給高耀潔選對了人。
高耀潔獲得一座晶瑩剔透的獎牌和一萬美元獎金。

她一再表示,此獎她受之有愧,獎金應該給正在做防愛滋病工作的人。當被告知這是評獎委員會經過認真討論做出的決定後,她說,“那我這個錢,還要花到愛滋病上。我的書要往國內運,我的獎金、我的稿費從來都是用到愛滋病人身上,因為他們太可憐了,同樣都是人,沒見過他們受這麼大罪。”

*中國的愛滋病人太可憐*

每每提到她幫助過的愛滋病人,這位88歲高齡的老人就禁不住熱淚盈眶、泣不成聲。“他們真可憐啊,進了每一戶不是一個就是兩個,甚至三個(病人),躺在床上,看見人就哭,而且這些病人沒有飯吃,不但沒有飯吃,更沒錢治病,弄一點麵水往嘴裡灌一灌,等死。”

她並不相信這種狀況現在已經得到根本改善,因為,“到農村查看愛滋病不是一件容易事情,第一,村裡幹部不叫看;第二,愛滋病人不敢叫你看。”

她回憶道,每次去她都要帶一點方便麵去送給那些病人。“先給他東西吃,吃完後坐在床上說點話。”高耀潔說, “我們睡在愛滋病人的床上,跟他們說話,這樣才能知道愛滋病的真相。”

正如代表評獎委員會發言的王康指出,在上世紀末釀成的“血禍”中,“高耀潔面前,是成千上萬極需救助的愛滋病人;身後,是欲置她死命的‘血漿經濟’的獲益者及其後台。”

民眾的健康安全從來不及當官的政績重要。高耀潔透露,當時“河南領導找我談話,‘你看人家別的省不比河南輕,河南就是你,吵、吵、吵,吵得河南成重點了。’”

*100多萬全部用於防愛救助*

當被問到時任副總理的吳儀是如何幫助她時,高耀潔清楚道出,“2003年12月18日晚上,吳儀見我了。她說,有啥問題直接跟她說,但是我給她寫信,她收不到。”河南當局阻斷了她跟吳儀的聯繫。

在20多年防愛、抗愛、救助病人的過程中,高耀潔沒向政府要過一分錢,完全用自己的獎金、稿費和積蓄支付印刷宣傳材料、救助費用,先後花去了一百多萬元人民幣。

高耀潔表示,儘管她現在身體不好,要靠輪椅代步;還有心臟病,高血壓,但是她仍要繼續寫書,“目的就是為愛滋病受害者喊冤。”

星期六的頒獎禮由“劉賓雁良知獎”評委會評委北明主持,其餘評委還有詩人一平、《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耶魯大學教授蘇煒。與會嘉賓包括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哥大畢業生李闖創、律師李進進、婦女權利活躍人士張菁、民運人士陳立群、作家張郎朗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