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高瑜北京被判重刑引發爭論

  • 海彥

獨立新聞工作者高瑜。

獨立新聞工作者高瑜。

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的中國資深獨立記者高瑜女士被控“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案,4月17日上午9點在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宣判。71歲高齡的高瑜被判監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高瑜表示將提出上訴。高瑜遭到重判,引發外界廣泛批評,有人權組織和活動人士表示,將敦促美國國務院和奧巴馬總統直接向今年9月即將訪問美國的國家主席習近平施壓,要求釋放高瑜。

據現場網友消息,北京市三中院外一早就有10多名公安到場,警備森嚴,現場還停有多輛警車。有消息稱,警察早上6點多便分別在高瑜之子趙萌、高瑜弟弟高衛家門外等候,隨後用警車將他們帶到三中院參加旁聽。在開庭後不久,法庭便作出有期徒刑7年的一審判決。

高瑜案去年11月21日在三中院不公開審理,高瑜在庭上否認被控的非法獲取並向境外泄露一份中共中央有關要求抵制普世價值和新聞自由等“七不講”的文件,堅稱為救兒子受到各種壓力,曾違心地做出有罪供述。一審後,法庭兩次申請延期宣判獲准。高瑜和兒子在去年4月24日同時遭北京警方秘密拘捕。

高瑜委托的辯護律師莫少平和尚寶軍星期四曾前往看守所,希望在宣判前會見高瑜但遭到拒絕。莫少平星期五上午在宣判後不久對美國之音表示,不認可法庭完全採信檢察機關的指控,認為法院沒有尊重事實和證據。

莫少平說:“作為辯護人來講,我們當然不認可這個法院的判決。我們認為法院沒有充分地尊重事實和證據,僅僅把高瑜的有罪供述,作為它定罪的主要的依據。那麼,這個實際上是違反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的,特別是高瑜強調說,我之所以曾經作有罪供述,是因為公安機關用我的兒子來威脅她,來要挾她。所以,她是違心地、被迫地認罪的。那麼,開庭的時候她把這情況說得非常清楚,說我那供述是不屬實的。”

曾多次代理重大敏感案件的莫少平律師強調,法庭拒絕採信辯護人提出的第一手證據,堅持以高瑜的供述定罪,是錯誤的。

他說:“特別是,檢察機關指控高瑜是把2013中辦發9號文件發給了境外的明鏡出版社的創始人何頻,法院也是這麼認。何頻本身通過美國的律師,正式向法庭提交了證據,說我從來沒有收到過高瑜女士給我發來的任何9號文件。這種證據作為法院都不予以採信,就生生地認定你高瑜承認過,它這個指控的罪名就成立。這顯然是,我們認為法庭的判決是錯誤的。”

莫少平表示,對上訴結果不表樂觀,但是堅持上訴是表明一種態度。

他說:“上訴並不,呃呃呃,改判率是很低很低的。但是畢竟它表明一種態度,就是我不服你一審判決。”

此前曾兩次入獄的高瑜自去年被抓捕後,一直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包括人權組織、媒體權益組織,以及歐美等許多國家官員都先後呼籲,要求中國當局釋放高瑜。高瑜再次被重判,更是引發外界輿論嘩然。

海外的明鏡新聞網很快發表聲明,對有關當局“不擇手段構陷”高瑜“予以嚴厲譴責”。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中國當局將71歲高齡的高瑜判監,是明目張膽打壓言論自由。

保護新聞自由的“無國界記者”4月16日發表聲明,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高瑜,並撤銷所有控罪。聲明表示,國際社會已能就關係到高瑜命運的宣判,以及中國當局借此壓制任何獨立聲音的意圖作出判斷,如果高瑜因此被治罪入獄,無論刑期多長,國際社會必須予以制裁,而停止因經濟原因採取姑息政策。

美國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亞洲部研究員、中國人權問題專家王松蓮星期五上午對美國之音表示,人權觀察將就高瑜被重判案和其他近兩年其他侵害人權的大案,在習近平今年9月訪美前夕,向美國政府發出呼籲信,要求奧巴馬總統直接就這些案件向習近平施壓。

她說:“我們也有打算在習近平訪美之前呢,通常我們都會給奧巴馬發一個公開信,不單只是高瑜這個個案,而是過去這兩年來,中國政府對於整個公民社會,還有維權人士的嚴厲打壓,多麼的嚴重。包括高瑜,其實還有很多很多,所以,我們在跟奧巴馬的信函裡,也會提到這些個案。”

王松蓮表示,高瑜案從一開始連帶抓她兒子,逼迫她為救兒子作出違心供述,到律師會見困難重重,到最後判決,都在法律和程序上存在違法情況,是對中國領導人提出要依法治國的嘲弄。

她說:“高瑜的案子對於所謂的依法治國,政府的這些口號,絕對是一個嘲弄。當局對法律、對法律程序的不尊重,我們現在能夠看到所謂的依法治國,基本上就是當局運用法律,作為一個工具、一個武器,來鎮壓這些異議或者批評者。”

此外,前六四民運學生領袖王丹星期五上午表示,他在和胡平、王軍濤等海外民運人士討論與美國國務院聯絡,希望奧巴馬可以直接就高瑜一案向習近平提出關切,也希望外界加大對年事已高、身體堪憂的高瑜的關切。

同時,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星期一下午1點發起抗議活動,前往中央政府駐港機構中聯辦,要求立即釋放高瑜。

另外,高瑜家屬在徵求律師同意後,已將所有辯護內容及判決書在網上公開,供外界研判。

據港媒報道,曾因“間諜罪”被中國當局判監5年的前新加坡海峽時報首席中國記者、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認為,對年邁的高瑜來說,7年的判刑過重及嚴苛,而且將帶來寒蟬效應,影響採訪中國新聞的記者,因為中國當局可以將任何資料或文件都定為機密。

據悉,美國國務院將對高瑜案宣判結果發表聲明,人權觀察、無國界記者、保護記者委員會等國際人權組織也將對宣判結果發表正式聲明表達關注。近日有美國學者表示,在習近平即將訪美的大背景下,如果高瑜獲釋將有利於改善習近平的國際形象,有助於他訪美之行,否則將成為他訪美的一個障礙。

高瑜1989年六四期間擔任經濟學周報副總編,因六四事件被捕,一年多後獲釋。1993年10月,高瑜再次被捕,一年以後被以“泄漏國家機密罪”判刑6年,1999年以“保外就醫”名義獲釋。高瑜是近年來被當局抓捕和判刑的最年長的媒體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