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將開庭審理髙瑜案

  • 東方

曾經獲得多項國際新聞獎的中國女記者高瑜(美國之音)

曾經獲得多項國際新聞獎的中國女記者高瑜(美國之音)

獲得多項國際新聞獎的中國女記者高瑜被控涉嫌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案將在北京開庭審理。高瑜在北京會見律師的時候再度否認有關“洩密”的指控。

北京知名律師莫少平介紹說,由於高瑜洩密案的原代理律師張思之患病住院,高瑜的家人上個月月底來到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簽署了委託協議,由莫少平和尚寶軍擔任辯護律師。

莫少平律師介紹說,他們在國慶假期之後,前往北京看守所與高瑜進行了短暫會面,並得到高瑜本人的確認。這個引起國際輿論普遍關注的案子將由莫少平和尚寶軍作為辯護人。

莫少平說:“本身我們應該算是9月30號,她的弟弟跟我聯繫的。當時,她原來的辯護律師張思之突然生病住院,沒法繼續代理。在國慶假之前已經辦妥了委託手續,當時我們要去法院遞交手續,但因為是放假的前一天,法官不在,辦公室只接收了手續,我們沒閱卷。放假之後我們馬上去閱卷,中間有個小插曲,我們去的時候法官說,儘管親屬簽了委託書,還是希望高瑜能確認一下。確認了之後我們才把捲宗複製回來,把起訴書領回來。星期四閱卷完之後我們又去見高瑜,她的精神狀態還可以,思路很清楚。她本身有心髒病、高血壓,包括犯了一次病,看守所也對她進行了及時治療”。

高瑜被控將一份被海外媒體廣泛報導的“七不講”的中央九號文件透露給海外。高瑜4月24日突然失踪,直至5月8日,中國媒體首次證實高瑜涉嫌“向境外機構提供國家機密”而被刑拘。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報導稱:2013年8月,某境外網站全文刊發了一份中央機密文件,隨後多家網站進行轉載,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北京警方迅速成立專案組,全力開展調查工作。經大量調查,專案組最終鎖定了犯罪嫌疑人高瑜。

律師莫少平和尚寶軍16日前往北京看守所,與中國知名新聞工作者高瑜會面。並對檢方起訴書的指控以及卷宗材料中的相關證據與高瑜進行核實。

*高瑜否認起訴書指控庭審將不公開舉行*

高瑜再次重申否認相關指控,並稱她是因為兒子受到威脅而“被迫”在中央電視台的新聞節目中認罪。中共在北京召開十八屆四中全會,全面推動依法治國將是這次四中全會的主題。中國的中央電視台在相關案件仍處於公安機關偵查階段時,讓被告在億萬電視觀眾前認罪,被外界廣泛批評為“未審先判”,干涉司法獨立,與四中全會主題格格不入。

莫少平稱,高瑜在會見時說,她認罪的相關錄像曾在央視播出她並不知道。另外她當時被迫“認罪”是因為要保護兒子,因為警方以兒子對其進行威脅。在案件移送到檢察機關時,她已向檢察官明確表示,起訴書中的指控並不屬實。

莫少平:“首先她並不清楚這個事中央電視台報導過,實際上是我們告知了她這個狀況。見到我們之後,她對這個指控不認可,也就是說,她認為她沒有向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的行為。我們說她曾經承認過,她解釋說,當時公安用兒子威脅她,說如果不認罪,她的兒子也會被牽扯進來。按她本人的話,出於保護兒子,她違心地認罪了。現在她完全推翻了原來的說法,不僅僅是見律師,到檢察院的時候,她已經對檢察官把之前的認罪全部推翻了。”

莫少平律師介紹說,在中央電視台的所謂“認罪”和“悔改”,從法律意義上講,沒有任何意義。

莫少平:“這個實際上是沒有意義的,從法律這個角度講,僅有被告人的口供、沒有其他證據是不能定罪的。其次,法律還有一個原則,你不能強迫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自證其罪,這都是法律的基本原則。所以從這兩個角度來講,你如果沒有其他證據,除了高瑜本人的口供之外,沒有其他證據證明她本人實施了這個所謂非法洩露國家機密罪,那你這個罪就很難定了。”

北京警方沒有公佈具體開庭日期。按照中國的規定,被告人接到起訴書的十天以後,法院就可以開庭。高瑜是9月24日收到起訴書的,所以從10月4號之後,任何一天都可以通知開庭。莫少平律師剛剛接手這個案子,已經跟法院進行了相關交涉,希望給予律師足夠的時間為辯護做準備。

“我們已經跟法官交涉了,因為這個案子是到了法院之後我們才介入的。按照法律的規定,被告人收到起訴書十天之後,法院就有權開庭。按照法律規定,如果沒有延期的話,法院應該接到檢察院移送的起訴的相關材料後,通常在兩個月之內開庭並作出一審判決。但是我們已經跟法院做了交涉,希望法院盡可能給律師預留出閱卷時間和辯護準備時間。”

莫少平律師稱,在他會見高瑜期間,高瑜的精神狀態正常,思路比較清晰,對律師希望核實的問題都能作出清楚的回答。 70歲的高瑜身患各種疾病,在監獄中也得到了治療。莫少平律師表示,這個案件由於涉及國家機密,庭審肯定不會公開。

高瑜被北京警方逮捕,是因為警方稱她在2013年8月通過他人獲得了一份中共中央機密文件的複印件後,將內容逐字錄入成電子版保存,隨後將該電子版通過互聯網提供給某境外網站負責人,該網站將文件進行了全文刊登。

高瑜被控洩露出來的黨的“秘密文件”,是中共中央辦公廳2013年發布的9號文件,《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在互聯網上被稱為“七不講”。實際上這份文件指出了“當前意識形態領域的七大危險”:

1 宣揚西方憲政民主,企圖否定當代領導,否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制度;
2 宣揚“普世價值”,企圖動搖黨執政的思想理論基礎;
3 宣揚公民社會,企圖瓦解黨執政的社會基礎;
4 宣揚新自由主義,企圖改變中國基本經濟制度;
5 宣揚西方新聞觀,挑戰中國黨管媒體原則和新聞出版管理制度;
6 宣揚歷史虛無主義,企圖否定中國共產黨歷史和新中國歷史;
7 質疑改革開放,質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社會主義性質。

作為事件當事人的明鏡新聞網負責人在高瑜被拘捕之後澄清說,明鏡新聞網並不是從高瑜處得到這份文件,而是從其它途徑得到。這份文件上也沒有註明機密。多家中國大陸地方新聞機構也公開報導了9號文件的內容。

高瑜是獲獎最多的中國女記者之一。聯合國從1997年開始設立世界新聞自由獎,高瑜是當年唯一得獎者。國際新聞學會2000年評出過去半個世紀中的50位「世界新聞自由英雄」,兩岸三地只有高瑜一人獲獎。高瑜獲得的各種國際獎項還包括:國際報業發行人協會在法國巴黎頒發的“自由金筆獎”。國際婦女媒體基金會頒發的“新聞勇氣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吉耶爾莫•卡諾新聞自由獎。記者無國界新聞獎。日內瓦頒發的全球20世紀的新聞自由英雄獎。第二次獲國際婦女媒體基金會頒發的“新聞勇氣獎”等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