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人士:相信高瑜受到酷刑

  • 莉雅

總部設在德國巴伐利亞契恩朵夫的人權組織“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就記者高瑜被拘捕一事致函國際組織。(視頻截圖)

總部設在德國巴伐利亞契恩朵夫的人權組織“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就記者高瑜被拘捕一事致函國際組織。(視頻截圖)

總部設在德國巴伐利亞契恩朵夫的人權組織“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日前就記者高瑜被拘捕一事致函聯合國、歐盟、歐洲理事會、德國議會的人權委員會,以及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和國務院,希望他們敦促中國政府釋放高瑜。

高瑜在今年4月24日失踪。 5月8日,中國央視播出了“高瑜洩露國家機密認罪伏法”的鏡頭。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認為,中國當局的這種做法是將人格羞辱作為打擊異己的高效措施,以達到恐嚇民眾、消除不同聲音的效果。

與高瑜有很多接觸的北京華歡律師事務所律師肖國珍表示,在她看來,高瑜是一位非常勇敢的、有良知的記者與學者。她說,高瑜曾經說過一句話,'他們有槍,我們有筆'。她認為,有理由相信高瑜的所謂認罪是受到酷刑折磨的結果。

肖國珍:“我看了高瑜的那個畫面,也仔細聽了高瑜的聲音,我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她在電視裡面講話的聲音跟她平時講話的聲音是絕然不同的。那種語音、語調、那種精神狀況是完全不同的。我有理由認為,高瑜在裡面遭受了酷刑。我們不要認為,酷刑就是毒打一頓。它有可能是不讓她睡覺,有可能是不讓她吃藥,她身體不好。有可能是以其他親人、朋友等等來威脅她。”人、朋友等等来威胁她。” 楊建利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楊建利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楊建利:政府使用極端手段,包括心理酷刑*

旅居美國的著名異議人士、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博士2002年4月因為持假證件回國考察東北工潮而在04年以間諜罪和非法入境罪被判入獄5年。他認為,當局在審訊高瑜期間對她施加了很大的壓力。

他說:“70歲的一個老人被抓了以後,我相信政府用了非常極端的手段。這個極端的手段是什麽,我也不知道。但是它可以用家人製造很大的壓力、甚至有身體上的酷刑都有可能,因為我自己是坐過勞的。在審訊的過程中,它會用各種手段。”

楊建利在被關押期間曾經體驗過當局對他施加的心理上的酷刑。

他說:“心理酷刑,比如說單獨關押。單獨關押一段時間就會讓人崩潰。我當時有接近15個月的單獨關押時間,我必須想辦法去克服。另外,他就給你一些家裡的信息,這種信息讓你崩潰。當時他就暗示,我兒子在他們的掌控之中。我兒子當時還不到6歲。我就想,一個小孩子,6歲,被他們控制之中,和父母分別了,被他們控制了,這小孩一輩子這個陰影得多大?所以當時就受打擊很大。”

楊建利說,高瑜只有一個兒子,中國當局很可能就是用她的兒子來向她施壓。

現年70歲的高瑜是記者出身,原在帶有官方性質的中新社工作,1989年擔任經濟理論刊物《經濟學週報》副總編。她曾在1989年和1993年兩次入獄,但是出獄後仍然不改初衷,堅持批評中國政府,獲得過世界新聞自由將等多項國際新聞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