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獨立記者高瑜對上訴二審三度延期氣憤

  • 海彥

高瑜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談薄谷開來(美國之音東方拍攝)

高瑜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談薄谷開來(美國之音東方拍攝)

高瑜辯護律師之一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尚寶軍星期二上午前往看守所探望高瑜,通報二審第三次被延期。尚寶軍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他星期一下午接到法院電話通知,高瑜案二審被延期三個月,到明年1月12日,應該是得到最高人民法院批准。當他向高瑜通報時,高瑜表示法院或看守所沒有告訴她,並對再次延期感到憤怒。

尚寶軍說:“我問高瑜是不是得到了這個消息,她說沒有。她聽到這個消息也很吃驚,也很生氣吧,或者說,這種無限期的拖延是想,他們想幹什麼她也搞不清楚。”

71歲高齡的高瑜一直患有高血壓、心臟病、美尼爾綜合症等多種疾病,在看守所內狀況更加嚴重。尚寶軍律師透露,高瑜近期曾突發嚴重心髒病,且發病的頻率增加。他說:“最近一次的突發心髒病是10月3日凌晨4點鐘左右。心痛得厲害,然後就叫獄醫,服藥也不太管用,所以就給她輸液打點滴,經過7天的打點滴,一直到10號。但是很顯然,這個心髒病發病的頻率越來越高了。”

尚寶軍律師表示,法院再次延期二審的理由是案情複雜重大。但律師認為,高瑜案並不復雜,就是她有沒有在2013年6、7月向海外提供一審認定的有關“七不講”中辦文件。至於是否重大,那就要看當局的判斷,但無論如何,應當從人道的角度,在遲遲作不出二審的情況下,允許她取保候審,出來治病。

他說:“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認為,高瑜畢竟年老體弱。如果出於各種考慮一時難以下結論的話,可以讓高瑜取保候審,先治病。你可以延期,當然法律也沒有規定,最高院的延期次數限制。理論上說,它可以繼續延下去,甚至更長時間。既然這樣,不如先讓高瑜出來治病,這是我們的最基本要求。”

尚寶軍表示,法律規定,在法定審限內,如果結不了案件,就應當給被告人變更強制措施。但是辯護律師和法院對法定審限的理解不同。律師認為法定的審限不包括所謂延期,否則,只要最高法院批准,審限可以無限期延長,被告可以無限期被關押。

他說:“我們的理解認為,二審的刑事案件,法定審限就是兩個月。如果兩個月不能作出開庭判決,那都是超出審限,應該變更強制措施,取保候審、監視居住。至於經過高院、最高院延長多少次,就算沒有限制,但也應該不屬於法定的審限範圍內。但是法院認為說,只要經過批准,都在法律規定的審限之內。”

曾三次入獄的北京資深媒體人高瑜去年4月下旬被警方拘捕。當局指控她向境外網站洩露內容包括要求高校教師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等“七不講” 的中共9號文件。高瑜否認指控,堅持無罪,但今年4月17日,一審被判刑7年。高瑜不服,向北京市高級法院提出上訴,應在兩月內審結的二審此前已經延期了兩次。

同時,律師幾次提出讓患有多種嚴重疾病的高瑜取保候審的申請,都被當局拒絕。高瑜的案件從開始就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包括美國和歐盟國家在內的政府和許多國際人權組織都先後多次發表聲明,要求中國當局釋放高瑜。

奧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在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下旬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的前夕,在喬治.華盛頓大學演講提到人權問題時提到高瑜等人的名字,稱美國將直言不諱地討論人權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