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德國在全球挑起更大重擔

  • 美國之音

德國總理默克爾(右)3月16日就烏克蘭問題與到訪柏林的總統波羅申科會面。

德國總理默克爾(右)3月16日就烏克蘭問題與到訪柏林的總統波羅申科會面。

歐洲經濟巨頭德國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繁榮、安全和自由。

它是世界上第四大的經濟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國之一。

對美國和中國來說,德國代表著歐洲。

在華盛頓,貝塔斯曼基金會的安妮特 · 霍塞爾說,德國在統一的 24 年之後,成為美國最寶貴的歐洲合作夥伴。

“當年亨利 · 基辛格提出 ' 歐洲的電話號碼是多少 ' 這個著名的問題,我想我們現在可以給他一個明確的答案:這個號碼在柏林。 ”

然而,德國雖然影響力與日俱增,但它並不願意在 更 重大的全球事務中出頭。 這是《德國、俄羅斯及地緣經濟學的興起 》 一書作者斯蒂芬 · 薩博的看法

“ 它只把自己當作經濟大國,而不是軍事或戰略大國。 ”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跨大西洋學院斯蒂芬 · 薩博 繼續表示,

“德國是否會改變只關心貿易的貿易大國地位,還是會作出調整,制定出真正的外交政策,而不是單純的經濟政策?”

薩博承認,德國走向大國寶座的道路充滿障礙。 2009 年的歐洲債務危機是按照柏林的條件處理的,但是,五年的痛苦緊縮措施改變了歐洲的政治版圖,使左翼激進力量和右翼民粹勢力趁勢坐大。

“我想這裡有一定的傲慢成分: ' 我們走的路是對的,你們應該跟著我們走。 '他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

跨大西洋關係中心的丹尼爾 · 漢密爾頓說,在德國影響上升之際,正值西方在烏克蘭問題上對抗俄羅斯之際,也是西方對付伊斯蘭極端主義造成的安全威脅之時。

丹尼爾 * 漢密爾頓 跨大西洋關係中心

“與俄羅斯有關的一切動盪以及中東的一切動盪終有一天會交織在一起,對歐洲本身造成影響。所有者一切會反射回西歐,不 管是以人員流動的方式,還是以影響歐洲核心的各種不良東西流動的方式。 ”

歐洲家門口的這場危機促使柏林加強了安全姿態。

德國外交關係理事會的萊 恩納德 · 布蒂科夫說,德國軍隊正在北約快速反應部隊中發揮著中堅作用。 這支部隊是針對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動而建立的。

“ 從來不願意在軍事上捲入的德國,向一些波羅的海國家派出了軍隊,幫助那些軍事力量薄弱的國家。 ”

德國打破了二戰後的另一個禁忌,向抗擊 “伊斯蘭國”的伊拉克庫爾德人提供武器。

專家說,德國的全球經濟力量取決於國際政治秩序的穩定, 這一秩序是西方戰略力量維持的,而德國正在為這一力量作出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