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美關係面臨亞投行問題新考驗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資料圖片)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資料圖片)

東京 -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4月26日起正式訪美,將與美國總統奧巴馬會談。預計會談議題包括亞投行問題。

德國、法國、意大利宣佈加入中國主導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後,日本多數傳媒揣測美國不反對其盟國這樣做。美國財長傑克盧3月底訪問中國,有人甚至猜測美國也準備加入。

經濟界聲音

從3月英國宣稱加入亞投行的震動開始,日本經濟界主張加入的意見迅速上升,主要理由是如果日本不加入,就會喪失巨大的亞洲基礎設施建設市場。經濟界主要組織之一的經濟同友會代表幹事長谷川閒史3月31日在亞投行創辦成員國申請期限屆滿的當天,召開記者會敦促日本政府說:“希望不要損害日本在海外建設基礎設施的商機”。

日本《朝日新聞》4月1日社論說:“二戰後國際金融以歐美為中心,日本長年與美國同步保持了一定地位,但因中國崛起,秩序正發生很大變化,亞投行向日本拋出了今後日本該站在甚麼位置的問題”。《讀賣新聞》4月3日的社論說:“在東中國海等中國單方面企圖改變現狀的形勢中,加強日美同盟的必要性正在增加,希望日美在亞投行問題上堅持共同步調”。

慎重立場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政府至少在公開場合至今仍堅持“慎重加入”的論調。安倍內閣中講話較直率的財政大臣麻生太郎說,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歐洲主導的世界貨幣基金組織都持著責任來審核融資,“但現在世界上借錢不還或到期不還的國家不是很多嗎” ?

中國是亞投行的主要出資國,亞投行總部設在北京、首任亞投行總裁預定是中國人金立群。日本一些人之一,亞投行是否因中國政治、外交需要,向一些還不了錢的國家提供融資。日本政府再三要求中國說明亞投行營運和審核融資的透明性,但至今日本直接聽到中國答覆的是出席中日議會交流的中國人大副委員長吉炳軒在東京說:“亞投行已足夠透明和公開。”

大部份贊成日本加入的意見並非否定亞投行營運和融資審核風險,而是主張日本加入其中,促使亞投行建立透明和公開營運、審核制度。還有贊成加入的意見認為,美國的經濟力量下降、影響力下降,而中國經濟正在迅速崛起,日本應相應調整國策。青山學院大學教授原英資說:“日本今後的安全保障仍該依靠美國,但經濟上要靠中國”。

不贊成日本現在加入亞投行的研究中國社會問題的日本作家、前《產經新聞》駐中國記者福島香織說,日本不加入亞投行,的確存在企業可能失去亞洲基礎設施建設商機的懸念,但不能只因此就賭一把。她不僅以她對中國的認識深感中國的人治國情,難以信賴,而且她認為中國本身經濟發展也走到瓶頸,創設亞投行的意圖“是在經濟上務求將國內滯銷的基礎設施材料出口海外;地緣戰略上是謀求確保資源輸送渠道安全;政治上是要對抗現有的國際金融機構、挑戰現在的國際金融秩序”。

但福島也說,中美兩大國時代可能到來,日本戰後至今靠美國庇護得以實現安定,將來也許不大靠得住,但也不該就去投靠中國,現在最需要的是思考如何與中美等距離交往”。

《產經新聞》和富士電視台做的兩天民意調查顯示,被訪者中贊成加入的佔20.1%、反對者佔53.5%。不少反對加入的人了解不加入亞投行會喪失亞洲市場商機,但中國近年在東中國海、南中國海的強硬姿態給日本民眾的深刻印象是好戰與霸權。

反對加入亞投行的意見中,有人認為,日本作為亞洲開發銀行的主導者,不應去支持分明是企圖欲與之對抗的亞投行。嘉悅大學教授、前財務省財務官高橋洋一說:“其實中國很焦慮日美不加入,以為英國、德國等50國以上加入就是中國外交勝利那是太短視。只要日美兩個經濟大國不加入,亞投行在國際上的評價就會變低,成員國週轉資金需要發行的債券就難達A級,那麼週轉資金的成本會很高”。他認為日美應以本身的優越性攜手合作,與中國談判,迫使亞投行的營運按國際透明和公正的標準來辦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