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美擬與澳、菲商討加強合作巡航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012年12月發表的“亞洲民主國家鑽石安全構想”戰略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012年12月發表的“亞洲民主國家鑽石安全構想”戰略

東京 - 日本與美國正在準備與澳大利亞和菲律賓在今年上半年舉行首次四國之間的海洋安全部門長官會議,討論在中國日益加強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行動背景下,如何更有效率地合作,加強海上警備巡航。

追溯醞釀軌跡

去年6月日本海上自衛隊與菲律賓海軍在南中國海斯普拉多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上空實施了兩天人道目的救助聯合訓練,美國和澳大利亞都表明歡迎,就被日本內外預測此舉是為了日後四國在南中國海聯合巡航作準備。

四國海上警備合作對日本來說,焦點是位於日本“鑽石安全戰略”網中的菲律賓加入“鑽石同盟”並成為鑽石安全網中的一個安全據點、以及菲律賓的行動對東盟其他與中國有主權糾紛的國家會有何影響。

去年10月日本首創世界先例的“海上保安修士課程”開學,由海上保安廳、日本財團、國際合作機構、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聯合主辦的該教程所招收的第一屆學員除了日本以外,其餘來自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越南4國都是與中國爭執南中國海主權的國家。

相當諷刺的是,自中日1972年建交以來就與中國關係親密的日本財團的董事長世川陽平在開課儀式上表示日本財團“要為將來能被形容為‘培養海洋人才的日本’的日本陣線提供協助”,出席儀式的時任國土交通大臣太田昭宏致辭說:“期待該課程發展成世界培養人才的基地”,而菲律賓學員代表、菲律賓沿岸警備隊少校嗒拉烏稱“我宣誓要為世界的海上安全盡力”。

外交防衛點與線

2006年安倍第一次執政期間,當時外務省事務次官谷內正太郎為主策劃、建議安倍政權與位於亞太的民主國家構建“自由與繁榮弧線”的“價值觀外交”。時任安倍內閣的外相麻生太郎同年11月在東京外國記者俱樂部演講中,提出了日本與美國、澳大利亞等構建“自由與繁榮弧線”的外交戰略構想,並在2007年正式載入外務省制定的《外交藍皮書》,谷內從此也深得安倍信賴。

2012年第二次安倍政權成立後,谷內獲安倍任命為國家安全保障局長、內閣特別顧問,也為安倍外交建言。隨著2006年至2012年期間中國經濟力量壯大和軍事力量崛起,以及美國指出中國存在從香港沿著印度洋至伊朗的確保海上能源進口通道的“珍珠首飾戰略”,谷內的外交、安全建言也不再強調單一價值同盟,而是同時謀求與中國週旋。谷內建議並推動安倍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實現了會談和改善兩國政治關係,安倍也在“與中國對話大門常開”的同時,把“自由與繁榮弧線”轉換成日本與美國夏威夷、澳大利亞和印度亞洲民主國家構建包括南中國海在內的太平洋鑽石形狀的防範中國安全網,以求保障日本經太平洋進出口通道的安全,這一構想被日本內外稱作“鑽石安全戰略”。

南中國海“激素”

時事通訊社解說委員鈴木美勝指出,但安倍的“鑽石安全戰略”當時沒有獲得有關各國重視,直至2013年中國在東中國海設定防空識別區,習近平把“珍珠首飾戰略”延伸為“一帶一路”後才引起美國重視,“這是奧巴馬政權對中國政策的分水嶺,2014年奧巴馬訪日明確說《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於日本管轄下的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以及後來新《日美防衛指針》等內容都可視為具體體現”。

鈴木認為,中國去年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更促使美國認識中國在南中國海與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問題上同樣都是“試圖以力量單方面改變現狀”,加上中國主導亞投行,謀求金融秩序對抗等,中美事實上已處在“新型冷戰”關係下。

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的行動也令澳大利亞、印度、部份東盟國家提升了對中國的戒心,在美國推動、影響或日美同盟關係的背景下,日本與澳大利亞、印度、菲律賓等東盟國家,甚至中亞國家去年都加強了合作關係。其中澳大利亞引進新一代潛水艇的計劃中,日本與德國、法國競爭的局面,目前看來也在美國影響下,基於鑽石同盟合作基礎,可能花落日本的“蒼龍型潛艇”。

日本人評菲律賓

不過在日本,儘管與美國、澳大利亞同盟似已成定論,但是否與菲律賓等東盟國家軍事結盟,全社會還沒有認真議論過,研究者中則存在不少慎重論,個中最大原因就是東盟國家對中國的政策為日本的印象是反覆無常。軍事記者田岡俊次就認為,日本與菲律賓結盟風險太大,他以日本向菲律賓無償援助巡邏艇為例,認為“菲律賓海上警備隊有輕易開火癖,日本提供的巡邏艇如果被菲律賓與台灣、中國、越南、馬來西亞的鄰國發生糾紛時使用,日本的立場就會變得尷尬。而且如果菲律賓今後與中國又言歸於好,日本的巡邏艇在菲律賓倒可能變成日本對抗中國的‘紀念碑’”。

他對菲律賓與中國的關係說:“菲律賓經濟過半掌控在60至80萬的華人手中,即使現在總統阿基諾嚴辭譴責中國,但他自己也起了中文名‘許漸華’,我想只要中國在南沙問題上做點適當讓步,菲律賓就可能去謀求與中國擴大經濟關係”。

田岡認為,菲律賓海、空戰力形同虛設,國內生產總值GDP2900億美元,只有日本的7%程度,如果日本為了與菲律賓結盟而惡化中日關係,無論從安全上還是經濟上都不化算。

從安倍政權一邊與中國週旋,一邊構建鑽石安全網的戰略來看,安倍政權謀求與菲律賓安全合作,最大原因可能還是菲律賓的地理位置和對東盟其他國家的影響,而日本社會是否贊成與菲律賓等東盟國家軍事結盟,四國安全部門長官會議來臨可能正好試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