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美決定延期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


日本首相安倍晉2014年7月向記者解釋日本集體自衛權對聯防條約的重要性 (資料圖片)

日本首相安倍晉2014年7月向記者解釋日本集體自衛權對聯防條約的重要性 (資料圖片)

日美兩國政府星期五正式決定延期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到明年上半年,這是把日美外交、國防部長今年10月發表的聯合文件中,設定今年內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的目標延遲約半年的決定。大部份日本主流傳媒星期五都指主要原因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顧慮明年4月舉行的地方統一選舉,在此之前希望回避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涉及的集體自衛權這個敏感問題。

日美外交、國防部長構成的“日美安全保障磋商委員會”(二加二機構) 星期五決定延期修訂指針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說:“為了爭取在明年上半年完成修改,雙方決定加深磋商”。

防衛大臣江渡聰德說:“雖然很抱歉沒能按期完成,但為了修訂得更好,需要延長一點時間”,他對具體延長到甚麼時候說,希望把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的時期和日本有關安全保障的國內法向國會提交的時間“一起來做”,

*日美防衛分工*

《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是1976年由日美安全保障磋商委員會內的防衛合作小組經研究、磋商得出的結果,旨在劃分日美在《安保條約》體制下,如何分擔防衛合作角色。隨著東西方冷戰結束的國際軍事形勢變化,1997年日美安保磋商委員會批准經修訂的新《防衛合作指針》,內容包括平時、日本受武力攻擊時、日本週邊有事時的三方面合作行動指南。

基於中國軍事崛起並在東中國海活躍的軍事行動,尤其是針對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的行動,以及北韓開發核武器、彈道導彈的新週邊軍事動向,日美再開始議論修訂《防衛合作指針》,日美安保磋商委員會去年10月達成今年內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的協議,今年7月日本內閣決定解禁集體自衛權後,日美分擔防衛合作的角色更有了重新分配、避免重複需要,今年10月日美安保磋商委員會發表了有關的《中間報告書》。

*日本內政阻礙*

不過日本內閣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定在日本倍受爭議,除了解禁會“導致日本人到海外流血、喪生”的意見外,更常見的反對意見是認為該通過修憲來解禁,而不是通過重新釋法的牽強手段。但在日本且不說目前的政局修憲困難,就是修訂《自衛隊法》等國內法來適應集體自衛權的變化也不易。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說:“安倍希望能先通過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來推動修訂國內法,但美國對此有保留意見”。

安倍於本星期一在記者會上也透露他曾期待過自民黨能贏得國會三分二議席,從而確保修憲所需的贊成局面,但這次大選結果沒能接近目標。《朝日新聞》特別解說委員星浩分析說:“安倍這次維持了政權,但還需要明年4月贏得地方統一選舉,才能長期坐定”。他對安倍第三次政權是否會繼續推定修憲問題說:“自民黨在國會沒能贏得三分二議席,執政公明黨又反對修憲,自民黨基於與公明黨已在全國鋪開小選區競選合作網,也很難再與贊成修憲的維新黨合作。而且修憲要通過全民投票,現在反對修憲的民意大概有7、8成,我想不大可能”。

從安倍謀求長期政權的目標來看,自民黨必須贏得明年4月的地方統一選舉。如果在此之前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修訂將涉及集體自衛權問題,在目前的民意趨勢下,很可能影響地方統一選舉結果,這看來是日本傳媒相信安倍不得不把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和國內法推遲到明年選舉以後的主要原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