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安倍談話》咨詢機構面對內外壓力進展艱難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資料照片)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資料照片)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預定8月發表的二戰結束70週年的《安倍談話》,在中國、韓國不斷牽制激發了日本國內保守輿論對抗后,《安倍談話》的咨詢機構正遭遇輿論壓力。

這個月中日兩國恢復中斷了3年以上的政、黨高官交流,中方每次必向日方強調關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預定今年8月發表二戰結束70週年的《安倍談話》內容,過去靖國神社涉及的歷史糾紛不再提,釣魚島(日稱尖閣諸島)的主權也在中國幾乎每日例行地巡邏東中國海的行動中也不再爭議。

《安倍談話》其實在日本也正處於歧路,雖然剛結束訪華的日本執政兩黨幹事長3月23日對中國政協主席俞正聲說,“安倍首相已顯示繼承前首相談話的意向,《安倍談話》沒有令中方擔心的內容”,但不僅中國駐日大使程永華3月25日在東京演講時,繼續強調中國關注《安倍談話》,顯示了中方不信任,而且日本傳媒、輿論也懷疑幹事長的根據。

安倍確實再三公開表示他會繼承前首相的談話精神,但他也從未否定要表達自己的主張。3月19日執政自民黨幹事長谷垣禎一和公明黨幹事長井上義久一起與安倍會面、討論他們訪華事務時,谷垣說,“中國現在很關心《安倍談話》,如果這次中方提起,我們想介紹《安倍談話》咨詢机构現在討論的內容”,安倍回答:“是哦。”

安倍政權任命《安倍談話》的咨詢機構“二十一世紀構想懇談會”不定期和不公開地開會,從本週公開的懇談會3月13日的討論記錄來看,成員爭議激烈。

*咨詢機構*

今年2月19日,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記者會上宣佈16名“回顧二十世紀,構想二十一世紀世界秩序和日本角色的有識者懇談會”(簡稱“二十一世紀構想懇談會”)的名單,包括12名學者、兩名新聞工作者、兩名商人,大部分學者在日本有著忠於學術的形象。

領導懇談會的座長西室泰三也是“新日中友好二十一世紀委員會”座長,懇談會代理座長北岡伸一則是安倍信賴的學者、國際大學校長,曾出任中日共同研究歷史的日方代表。

懇談會定格為首相咨詢機構,菅義偉說明其任務是7月提交“作為反省過去戰爭的戰後和平國家,今後怎樣貢獻亞太地區和世界,希望集中智慧寫出能向世界發出訊息的《新談話》”。

2月25日懇談會首次開會,安倍出席並具體要求5項研究綱目:1)怎麼看待二十世紀世界和日本的步伐,我們從二十世紀經驗該汲取什麼教訓; 2)日本戰後70年基於二十世紀教訓,走了什麼樣的道路,特別是對戰後日本的和平主義、經濟發展、國際貢獻該怎麼評價; 3)日本戰後70年與美國、澳大利亞、歐洲各國,還有特別是和中國、韓國為首的亞洲各國走了怎樣的和解道路 ;4)基於二十世紀教訓,該如何描繪二十一世紀亞洲和世界的前景,日本該做什麼貢獻; 5)戰後70週年日本該施行怎樣的具體政策。

*內外噪音*

雖然現在日本也有看法認為,日本並不需要每10年就對二戰發表一次《首相談話》,有二戰結束50週年時的《村山談話》就夠了,但日本時事通信社《外交》月刊總編輯鈴木美勝說:“安倍打算發表戰後70年《安倍談話》的初衷,是希望訣別70年來日本主權不夠完整和不斷道歉的戰敗陰影,追求他建設美麗國家的政治理想,他希望通過談話向世界展示未來的日本形象,並從政治、外交、金融、貿易等方面推進完全獨立自主政策,構築真正強大的日本。”

從安倍要求研究的內容來看,他構思的《談話》方向也並沒有否認戰敗的意圖,但懇談會剛開始研究,就遭遇中韓兩國以圖牽制的外部環境和由此引發國內保守派反對的內部環境。

當懇談會代理座長北岡伸一2月公開說,他想讓安倍說出“侵略”這個詞,以便日本徹底訣別過去,走向未來的意見,還處在大部分主流傳媒、輿論安靜思考期間,內外噪音令非主流傳媒帶動部分主流傳媒開始警惕安倍說“侵略”,懇談會裡少數保守派學者馬上高調澄清北岡沒反映他們的意見,他們在3月13日討論中說的理由是二戰中的日軍行為“並不完全符合聯合國的侵略定義”。如果安倍不想說“侵略”,他至少已找到了一些意見依據。

*爭論誠意*

在中國不斷的牽制聲和最近邀請安倍出席9月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活動的動作中,安倍政權也等不及7月懇談會的結論,曾主張安倍繼承《村山談話》的菅義偉也再三以“戰後70年日本走的是民主、維護人權的法治國家道路”,來作為政府反擊中國政治體制和現狀的官樣標本。

中國邀請安倍出席紀念抗戰勝利活動,外長王毅開出的條件是安倍有誠意,但現在日本無論政府還是民間都覺得中國邀請的本身沒誠意,來自外務省的分析說,“邀請安倍既有中國要突出自己是二戰戰勝國身份的意圖,也有中國牽制《安倍談話》的意圖”,保守派網絡上更有廣泛吐槽指“中國故意要讓日本難堪”。

其實日本非盈利組織“言論NPO”3月15日至19日對6000名日本學者做的問卷調查說明,80%的被訪者認為,日本應該對東北亞顯示“不戰誓言”並以此來構築地區和平。二戰結束70年、日本走了70年民主道路,日本已有充分自己思考與討論的成熟基礎。來自外務省的分析也說:“安倍是個超過一般認識的思維縝密的人,他也最厭惡被人指手劃腳。”

*美國要素*

日本內閣府和言論NPO去年做的民意調查都說明,日本社會對中國印象不良的民意可能高達8成。除了政治體制形象、官僚生硬態度外,食品不安全、山寨商品泛濫等中國社會唯利是圖的價值觀也是原因,美容院裡對中國認識幾近於零的理髮師也會脫口而出“不想去中國”。

許多學者贊成日本應明確承認侵略並深刻道歉,但他們不想被懷疑是附和中國主張的賣國者,中國調子越高,他們就越沉默,結果保守派的聲音在社會佔主流,即便在野黨內也有反對安倍說“侵略”的意見,民主黨為此也有分裂危機的傳聞。

包括日本在內,國際社會廣泛認識美國是二戰真正的戰勝國,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安倍是不是要修改戰敗定義,最終探索的是美國的寬容度。美國在靜觀,中韓以外的其他戰胜國也在靜觀,但日本與中韓爭論多年不休的靖國神社問題,美國只在前年安倍參拜後發表一個表示失望的聲明,就能阻止參拜至今。安倍今年發表什麼樣的《談話》,最終會考慮的仍是美國的態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