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巨型野火成為新的全球危險


大面積野火燒毀了森林﹐2012年7月密蘇里一國家公園野火。(資料照片)

大面積野火燒毀了森林﹐2012年7月密蘇里一國家公園野火。(資料照片)


近些年來,有關大面積野火的消息時常見諸報端,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俄羅斯、希臘,這只是其中少數幾個國家而已。在美國西部,今年夏天的三次嚴重火災燒毀了大片地區。消防專家說,氣候變化、土地使用和管理不善等各種因素將山野變成了火藥桶,引發了這些所謂“巨型野火”。

2013年6月,科羅拉多州黑森林野火摧毀了500多所住房。

幾個星期之後,亞利桑那州一支優秀消防隊的19名隊員為撲救內爾山上的大火而殉職。

之後,到8月間,加州沿岸發生該州歷史上第三大野火,直接威脅到舊金山的生活用水。

比爾卡吉是美國公園管理局設在愛達荷州的國家聯合消防中心野火行動部門的負責人。

他說,消防官員現在必須面對幾十年前還極少發生的造成生命財產嚴重損失的大型野火。

國家聯合消防中心官員比爾卡吉說:“在美國西部,野火面積比過去大,燃燒時間比過去長。現在的火警季節真的正在發生變化,這對我們來說是個難題。”

聯合國最近成立的一個研究小組和其他防火專家認為,氣候變化引起的乾旱是造成這些所謂巨型野火的一個因素。

另外一個因素是土地的使用,其中包括為保護火災多發地區不斷擴展的新社區而全力撲滅所有的野火。這種所謂“抑制”政策在政治上安全,得到廣泛支持。

但是亞利桑那大學的斯蒂芬派恩說,在所有試用過“抑制”政策的火災多發國家,這種做法都不成功。

亞利桑那大學教授斯蒂芬派恩說:“只要看到遠處冒煙,電視上出現野火畫面,似乎最容易的解決辦法就是派遣軍隊,動用飛機和直升機,把火勢壓下去,然後問題就解決了。我們所做的就是把火撲滅。”

換句話說,抑制是一種暫時的解決辦法,卻可能引發更危險的野火。俄勒岡州林務專家馬克巴恩斯說,這樣做使得被稱為“燃料”的矮小植物茂密生長,而這些植物會把火引向高大的樹木。

俄勒岡州林務專家馬克巴恩斯說:“過去火勢小,等於是對森林進行了一番清理。現在火勢非常猛,燒毀了森林,燒死了所有的樹。”

巴恩斯說,應該把資金更多地用在主動減少矮小植物上。

巴恩斯說:“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我們將會看到愈來愈大的野火,花的錢愈來愈多,但收效愈來愈小,因為太多的預算都用在抑制措施上了。”

國家聯合消防中心的卡吉承認,聯邦預算赤字迫使他們縮減了用在減少矮小植物上的錢。

卡吉說:“我們不得不這樣做,因為我們必須保證消防設備和消防隊員隨時處於待命狀態。”

國會制定了應對山火的國家戰略,亞利桑那大學的派恩教授稱之為“大膽但資金不足”。這個戰略的目的是幫助政府、土地所有人和非政府組織解決這個似乎逐年惡化的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