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地緣政治重組 因全球軍事開支受改變


2015年4月21日,菲律賓和美國軍隊准備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斯卡伯勒淺灘附近進行聯合軍演。(資料圖片)

2015年4月21日,菲律賓和美國軍隊准備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斯卡伯勒淺灘附近進行聯合軍演。(資料圖片)

全球各國的軍事預算及開支受到南中國海紛爭、烏克蘭俄羅斯衝突、伊斯蘭國恐怖活動等不斷發酵的大事件的影響。一份於5日最新發佈的報告顯示,世界進入國防預算不斷增加的時代,地緣政治的重組帶來諸多改變。

5日,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發佈了最新的軍費開支及國際軍備交易趨勢報告。

這份報告指出,2015年全球軍費開支約達1.676萬億美元,相當於全球GDP總額的2.3%,較2014年實際增長1%,這也是自2011年以來全球軍費開支首次上漲。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研究員戈登亞當斯認為,儘管2011至2014年全球軍費開支有微幅下降,但自1998年以來整體趨勢不斷上升。

他說:“美國正在發生的情況,我想也反映了全球的情況,那就是裁軍的時代已經結束,結束了。數據邊緣出現的一些小浮動並不能改變這個我認為是根本的事實。我們現在已處在國防預算攀升的世界。”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這份趨勢報告顯示, 在南中國海海域,與中國的緊張主權之爭使印度尼西亞、菲律賓和越南等相關國家在2015年大幅增加軍費開支,尤其體現在海軍方面。

從公佈的數據來看,2015年北美和西歐的軍費開支再次下跌,但是跌幅較前些年變慢。與之相反,中歐和東歐國家則急劇增加軍費,與俄羅斯和烏克蘭接壤的國家增幅尤其明顯。報告稱,這反映了相關國家對來自俄羅斯的威脅不斷升級的恐懼。

該研究所武器與軍費開支項目主任奧德佛洛倫指出,儘管美國2015年軍費開支減少,但依然排名全球第一,總額是第二名中國的近三倍。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緊隨其後。

佛洛倫還說,油價的下跌和貨幣的貶值嚴重影響中東、拉美和非洲一些國家的軍費開支。

史汀生中心的亞當斯說:“我認為我們真的在經歷全球大國關係的根本性改變,而且很難看出這到底將帶來甚麼樣的影響。俄羅斯會繼續上升還是走下坡路?面臨經濟問題的中國是否必須削減開支?但是你看看亞洲地區其他國家正進行的調整就會知道,這些都是這種調整的反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