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世界各國窮於應對個體激進分子


被控加入伊斯蘭國組織的美國人莫哈末·賈馬爾·哈維斯

被控加入伊斯蘭國組織的美國人莫哈末·賈馬爾·哈維斯

儘管美國等國家相繼全力將人力物力投入反恐行動,佛羅里達州奧蘭多星期天的大規模槍擊事件顯示了政府難以應對個體犯罪分子的威脅。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詹姆斯·科米星期一表示,目前為止並沒有跡象表明槍擊兇手與伊斯蘭國有直接聯繫,聯邦調查局認為,兇手受到了網絡極端分子的宣傳蠱惑。

布魯金斯學會的資深外交政策研究員埃里克·羅薩德說,這次襲擊事件是一個例子,顯示了伊斯蘭國所出的信息如何被許多憤怒、迷茫的年輕穆斯林接受。這些年輕人與伊斯蘭國並無協作關係,而僅僅是被其宣揚的暴力與毀滅的意向吸引。

“各國必須從根本上解決自己的問題,”羅薩德告訴美國之音說。“它們必須處理好與那些感覺自己迷茫、被邊緣化的群體的關係。目前並沒有什麼機制來應對這種情況,沒有足夠的人力物力與治理創新可以用於預防每個國家的內部問題。”

本月早些時候,美國國務院在一份報告中稱,全球恐怖襲擊的數量在下降了13%,死亡人數下降了14%。

馬里蘭大學恐怖主義研究與恐怖主義應對全國聯盟的研究主任艾米·佩特為這份報告編寫了統計部分。她說,隨著時間推移,恐怖暴力行為時漲時落,她認為徹底消除此類行為是不現實的。她告訴美國之音,致命性的襲擊可能會越來越少。

“曾經有段時間,恐怖分子積極避免殺人的行為,”佩特說,“他們想要的是曝光度,而同時避免死亡所帶來的負面曝光。像一些 歐洲組織如愛爾蘭共和軍或埃塔便是他們所遵循的模範。他們渴望人們的注意,而不是死亡數。所以我認為,這是我們回顧反思我們現在所目睹的大規模殺傷與 致命的恐怖主義增加的一個方式。

將近兩年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宣布了根除伊斯蘭國的目標,並成立聯盟對該恐怖主義組織進行軍事攻擊,斬斷其資金來源,減少其對外國戰鬥人員的吸引力。反恐聯盟目前已成功奪回伊拉克與敘利亞曾被武裝分子控制的領土,但伊斯蘭國仍然控制著這兩個國家的大片地區,並在其他地方擁有影響力。

蘭德公司的分析師麗貝卡·齊默爾曼說,要根除伊斯蘭國,最容易做的事情是進攻伊斯蘭國試圖作為國家而據守的那些地區。但她對美國之音說,雖然伊斯蘭國失去了一些領土,它依然是一個“致命和難以對付的威脅。”

“這是打擊恐怖主義最困難的事情之一,你幾乎不可能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打完這場仗,”齊默爾曼說。“你要如何判定什麼時候能說'我們取得了勝利'這句話?你判定你取得了勝利的那一天是什麼個樣子?所以說,不錯,我可以說我認為我們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打擊伊斯蘭國取得了進展,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已經消蝕了全球恐怖主義的威脅,並不意味著我們已經戰勝了伊斯蘭國。”

羅薩德說,各國政府都致力於殺滅、俘虜、逮捕和起訴恐怖分子,但是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戰鬥結束的那天,許多國家將還沒有準備。因而難以處理數千個回國的武裝分子。

“現在已經有人意識到,無論是前端的預防還是後端的再整合,都缺乏足夠的精力與資源投入,”羅薩德說,國際上許多國家在協調努力,試圖發展出一些最好的辦法,投入人力物力,向那些有興趣開發相關項目的國家提供培訓。

給有興趣開發相關項目的國家尋求範例、投入資源和提供訓練。“

羅薩德說,荷蘭和丹麥已經具有精密的項目,儘管那些項目規模小。而英國對從伊拉克和敘利亞回國的數百人的回應則是將他們送進監獄。

“英國不願意承擔起訴以外的任何其他風險,我認為最終這是很大的問題,就是我們作為一個社會對於這種威脅可能帶來的風險如此抗拒,以至於政界和公眾沒有意願在政策制定方面承擔更多的風險。這種局面限制了選擇的餘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