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開槍店的華人

  • 方正

杜威說他可能是美國東岸唯一開槍店的華人

杜威說他可能是美國東岸唯一開槍店的華人

華盛頓- 在美國生活的華人极少選擇以經營槍械商店為職業。杜威是一個罕見的例外。他在華盛頓郊區的北維吉尼亞州赫頓開了一家槍店。

杜威和他的店員、顧客都熱衷於實踐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的持槍權。不過美國社會對於如何闡釋公民持槍的權利一直存在較大分歧,最近這些年頻繁發生的大規模槍擊慘案讓更多人傾向於加強對槍枝的管制。

華人槍店店主杜威喜歡各種槍枝。

杜威:"這個是Smith-Wesson的Model 27。就這把來說還是比較經典的,它的做工比較精細,這是一把左輪手槍嘛。6發子彈,就是真真正正的Old School(舊式)那種。這個就是比較現代的,Glock 17。"

他還收藏舊槍。

杜威:"是拴動的,槍栓一發子彈一發子彈的上。建校的時候就開始用,建黃埔軍校的時候就開始用,一直到最後都在用這把槍。小米加步槍。"

那些愛書的人可以開個書店,特別喜歡槍的人當然可以開個槍店。杜威在華盛頓郊區、離杜勒斯國際機場很近的赫頓開了個槍械商店。
杜威講解槍支性能

杜威講解槍支性能


杜威:"這個槍能裝30發子彈的彈夾。新的大概要2千3到2千5百塊(美元)左右。這是舊的嘛,我們就賣1千7。"

杜威在北京長大,他很早就對槍感興趣。

杜威:"小時候吧,5歲看李向陽的時候,那時候都是盒子炮嘛。"

他19歲跟隨家人移民來美國,2年後參軍。

杜威:"當兵的時候我是炊事兵。"
杜威當兵的照片

杜威當兵的照片


服役8年以後退伍的時候,他面臨著新的就業選擇。既是華人,又當過炊事兵,開餐館顯然為一個不錯的選擇。

杜威:"開餐館想過,開餐館扔的東西很多。你每天做完的東西,下腳料甚麼的,你就扔掉了。這東西你賣不了就放著唄,反正壞不了。"
杜威與買槍顧客

杜威與買槍顧客


兩年前,他與人合伙開辦了這家槍店,不經意之間創下了一項紀錄。

杜威:"沒聽說有第二家,西岸可能有。東岸紐約可能有一個人在幫別人打工,我可能是唯一一個華人開槍店的,我自己這麼認為。"

除了膚色,杜威開的車也跟很多美國的槍店店主不一樣。這是一輛微型的平治Smart,而不是大型貨車。

杜威:"對,他們比較喜歡大一點的車。我的合伙人說咱倆是所有的槍店老闆中開最省油車的人。"

但杜威對槍的看法跟那些愛槍的美國人高度一致。

杜威:"反而槍越多越安全。人人都持槍的話,壞蛋、強姦犯、搶劫犯就少。"

毫無疑問,從店員到顧客也都是愛槍的人。

馬爾康姆‧羅傑斯:"工作很不錯,有意思。我喜歡槍,喜歡射擊,每天早上來上班的感覺很好。"

布魯斯•尼爾遜﹕"這是我的第一把手槍,不過幾個月以前﹐我來買了一把22口徑的步槍。"

杜威所在的維吉尼亞州對槍枝比較友好,買槍不是難事。
買槍要填的表格

買槍要填的表格


杜威:"你當地的居民身份證。在Virginia是這樣,你的driver’s license(駕照),跟second form of ID (第二份身份證)。我們叫second form of ID,實際上就是address verification (地址核對),一樣的名字,一樣的address(地址),然後你填兩個表。一個是federal form (聯邦表格) 4473,一個是state form (本州表格)SP 65。"

布魯斯•尼爾遜:"新買的也是一把格洛克手槍。"

因為它體積小,火力強。買來看家。

布魯斯和琳達夫妻倆在家中會感到不安全麼?
布魯斯和琳達夫妻倆來買槍

布魯斯和琳達夫妻倆來買槍


琳達•尼爾遜﹕ "我家裡沒有不安全感,一點都沒有,我們住在一個非常安全的社區。我們只是對未來比較擔心。"

持槍還有更重要的原因。

琳達•尼爾遜﹕ "雖說從來沒有真正使用過槍,但我們需要實踐第二修正案的權利,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每一個人都會提到美國憲法賦予公民持槍權利的第二修正案。

丹.科德:"非常重要,我們都應該帶槍。"

琳達•尼爾遜﹕ "很顯然,這是我們在美國享受的自由,我不會假定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這個權力有可能被剝奪。"
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總共27個英文單詞。

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總共27個英文單詞。


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文字並不複雜,總共27個英文單詞。但愛槍的人也不一定都能記住。

丹.科德:"哦沒有,我記不住,我不像學者。也許我應該記住。"

琳達•尼爾遜﹕ "不行,我希望我記得。"

杜威知道大概的內容。

杜威:"我還得琢磨琢磨,這個倒是沒背下來。"

馬爾康姆可以倒背如流。
馬爾康姆可以將第二修正案倒背如流

馬爾康姆可以將第二修正案倒背如流


馬爾康姆.羅傑斯:"A well-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經過電腦查閱以後,杜威可以將第二修正案翻譯成中文。

杜威:"為了保障國家的自由和安全而建立的民兵組織,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必要性是不可侵犯的。"

美國社會很少質疑第二修正案賦予的權利,但對於具體如何闡釋﹐則存在相當大的分歧。即使最粗略的劃分﹐也能看出兩種意見的存在。一種以不妥協的方式倡導公民持槍的權利。

韋恩.拉皮爾﹕"唯一能阻止持槍的壞人的﹐是持槍的好人。"

另一種則主張適度管制槍枝。

馬爾康姆.羅傑斯:"NRA(全國槍枝協會)關於武裝學校的主張僅僅只是為了分散注意力。"

頻繁發生的槍擊案導致的大規模傷亡﹐為他們的言論提供了有力的依據。杜威屬於前一個群體。他是全國槍枝協會NRA的會員。

杜威:"人家都說槍不是beautiful(漂亮),但是我覺得槍很漂亮。"

杜威還有一門課就將結束大學的學業。他希望繼續念MBA,將生意做大。

杜威:"我在想啊,以後可能開幾個靶場。我一直想做連鎖的靶場。就是說跟很多投資商也談過,基本上都是國內的朋友啊甚麼的。"
杜威在靶場射擊

杜威在靶場射擊


杜威自己的槍店規模不大,沒有附帶自己的靶場,他練槍的時候需要到專門的靶場去。這次他準備帶兩把槍。

杜威:"這是我前兩天剛攢完的一把槍,Glock 17。能多加6發子彈吧,差不多23發子彈。這把是AR15,上面這部分是我昨天剛接到的。"

他還有習慣的練槍動作。

杜威:"我子彈空了以後,怎麼裝子彈。打空了,這樣。"

杜威:"我原來玩的時候看自己的準確度。現在就很差,我覺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