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缺少針對槍支問題的公眾研究

  • 美國之音

奧巴馬與拜登為死難者獻花

奧巴馬與拜登為死難者獻花

華盛頓 - 每一次大規模槍擊案發生時,美國人都會撫心自問,如何來防止這樣的慘劇。大眾守夜,來事故發生地獻花。在星期日奧蘭多同性戀夜總會發生的槍擊慘案後,一位遇難者母親眼含淚水地講述著她兒子的成就,請求全國“努力消除仇恨和暴力”。

美國總統候選人也參與討論。共和黨可能的候選人唐納德川普再次呼籲暫禁穆斯林移民進入美國。川普對支持者說:“這個殺手能夠在美國行兇就是因為我們允許他的家庭移民到這個國家來。”

民主黨可能的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呼籲實施更加嚴格的槍支管制。她說:“我認為我們的街頭不該有槍戰。”在這次大規模槍擊中,槍手使用了半自動步槍。

在這些悲痛、震驚以及讓美國變得更加安全的呼聲中,缺少的是如何來結束槍支暴力的計劃。像美國公共衛生協會常務理事喬治斯本傑明這樣的醫生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槍支暴力。本傑明說:“我認為大眾由於槍支暴力死亡是一件公眾健康問題。”

在美國規模最大的美國醫學會發表聲明:“奧蘭多的槍擊案再次提醒我們,全美國的槍支暴力泛濫已經成為公眾健康危機。”

保護美國公共健康的疾病控制預防中心網站上絲毫沒有提到槍支暴力或者槍支安全。中心主任湯姆弗里登醫生沒有在任何講話或是採訪中提及槍支安全。

在奧蘭多槍支事件後,美國之音請弗里登醫生發表評論,疾控中心發送來的電子郵件中表示:“在上週末的慘劇發生後,我們與受害者家屬和社群一同哀悼他們失去的親人。在美國,每年有超過三萬三千宗與槍支有關的死亡,八萬四千人受傷。研究人員能夠幫助我們認識到為何這些涉及槍支的死傷會發生,並且評估減少或防止它們的干預措施。總統每年都向國會申請1千萬美元,已期明白何種措施能夠改善槍支安全。”

槍支暴力問題已經成為一個政治問題。

自從1996年全國步槍協會指責疾控中心游說政府進行槍支管制之後,國會一直拒絕為有關槍支暴力的政府研究項目撥款。研究人員說, 經費不足實際上助長了暴力。美國醫學會現在誓言要積極游說國會解除這個禁令。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喬沃尼克說:“相對槍支暴力問題的規模來說,我們顯然沒有足夠的研究來阻止它們。”

美國疾控中心研究死因,但是並沒有任何關於導致大規模殺戮或者其他槍支暴力的研究。本傑明說,這個問題沒有科學研究。公共健康專家指出,關於車禍的研究使得安全帶和其他措施的誕生,大大減少了與行車有關的死亡。

本傑明說:“當我們看到一個問題時,我們會搜集數據來找到事情發生的原因。事情是甚麼?問題是甚麼?之後我們與多學科小組一起坐下來找到一些可能的解決方法。我們會對其進行試驗,看看是否可行。我們會一直試驗,知道我們能夠大規模減少公眾健康威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