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外界擔憂郭飛雄能否活著出獄

  • 海彥

郭飛雄姐姐楊茂平在監獄外(維權網圖片)

郭飛雄姐姐楊茂平在監獄外(維權網圖片)

由聲援獄中廣州民主人士郭飛雄的公民和網友組成的郭飛雄關注組,6月15日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和全球人權組織發出緊急求救信,呼籲緊急與中國當局交涉,拯救郭飛雄的生命,保障他的生命安全,要求當局同意郭飛雄家人面見郭飛雄,勸他停止絕食,並為郭飛雄辦理保外就醫,停止侵犯郭飛雄的基本人權。

緊急求救信表示,廣東陽春監獄不僅未給身患重病的郭飛雄治病,反在5月9日對他施以強制肛檢,並攝像和揚言要發到網上。此外,獄方還強制對他剃平頭,命令他見到警官要抱頭蹲下,並將他從4人囚室換到12人囚室。郭飛雄為抗議對他的極盡侮辱,宣布當天晚6點開始絕食,以死抗爭,至今已進入第38天。

此前,為聲援郭飛雄享有基本的生命權和健康權,海內外維權和民主人士從5月4日開始24小時接力絕食,敦促當局依法對郭飛雄進行及時、有效、合理的救治,避免郭飛雄的身體因得不到有效救治而出現危險,截至星期三已有357人次參與。

求救信說,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近期前往監獄希望勸他停止絕食,連續幾天都被拒絕。鑑於得不到多少郭飛雄的消息,他的健康可能處於不可預知、不可控的或得不到基本安全保障的危急狀態,他的家人、朋友和支持者,都非常擔憂他的生命安全,已通過互聯網向外發出求救信息。

同時,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6月15日也在網上發布被監獄拒絕會見郭飛雄的詳情。楊茂平說,6月13日上午11點歷經二十多小時火車、汽車後,趕到陽春監獄,拿著郭飛雄妻子的信件,要求會見郭飛雄勸說停止絕食。但獄方拒絕,理由是她每次會見都引發國際國內輿論的極大關注、聚焦。

楊茂平14日在監獄外進行8小時露天靜坐抗議。 15日在去監獄,經交涉後獄方勉強同意寫封短信,獄方轉交郭飛雄,郭飛雄看後再回信給姐姐。但獄方不允許楊茂平帶走回信,也不許拍照,只能現場看一下。

楊茂平憑記憶記下大致內容,包括郭飛雄太太勸他停止絕食的信件已閱,因絕食訴求無一被接受,故無法停止絕食;女兒近4個月前寫給他的兩封信,剛剛才收到,扣押孩子寫給爸爸的信件不但違法,更喪失人性;除5月9日強制剃平頭、強制肛檢、言語侮辱、攝錄外,他絕食以來,獄方侮辱性小動作仍然不斷;要求楊茂平7月28日在他絕食100天時去見他,他口述,給廣東省監獄管理局李景言局長寫信,請求轉監獄。

楊茂平表示,獄方還播放了郭飛雄看她信件的一段視頻,郭飛雄要求把他寫的三頁絕食計劃給姐姐看,遭獄方制止;郭飛雄要求見姐姐一面也被拒絕。

楊茂平星期四下午對美國之音表示,非常擔心郭飛雄身體狀況會越來越壞,甚至懷疑性情剛烈依舊的他能不能還活著走出監獄。

她說:“我也擔心,這是我最擔心的一個問題,幾乎是寢食難安的,因為他現在的體重掉到105斤了。監獄方面有些人做得非常不好,絕食是他們引起的,強制性地做肛查、剔平頭引起來的。然後絕食期間,還不斷地給他一些侮辱的小動作。還有,他女兒,我2月28號和4月26號寄了兩封信,他這兩天才收到,他女兒的信,小孩子的信。”

維權人士給國際人權機構的緊急求救信表示,有人擔心郭飛雄的身體可能出了大問題,監獄不敢讓人見到他。也有人猜想,當局原本就想刺激郭飛雄絕食,製造第二個在看守所中死亡的北京維權人士曹順利,所以一直阻攔家人勸他停止絕食。無論郭飛雄死了,或者是身體健康出現問題,監獄都可以說是他絕食所致。

記者:“您覺得是不是監獄怕您看到他目前比較慘的狀況呀?”

楊茂平:“是有,有這方面的因素。同時,楊茂東(郭飛雄本名)還有很多話。他給我寫了一封信,是這樣寫出來的,我有些東西我不能寫,我寫了,你這封信看不著。所以他還有沒寫的東西。”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四下午致電關押郭飛雄的廣東陽春監獄,接電話的男子稱,他們不能通過電話回答任何問題。記者隨後打電話給廣東省監獄管理局,接電話的男子在記者說明情況過程中掛斷電話。

緊急求救信表示,郭飛雄的安全不僅僅是他個人問題,更是全中國政治犯的艱難處境的縮影。他被迫絕食抗爭,家人勸停絕食都被監獄拒絕,事件本身已成為中國人權持續惡化的標誌之一。郭飛雄目前處境,更是有關監獄虐待政治犯的一個嚴重的人權事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