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在吉爾吉斯斯坦投資政策受到考驗

  • 木風

中吉兩國首腦在2009年會面(資料圖片)

中吉兩國首腦在2009年會面(資料圖片)

中國經過三十多年的高速發展﹐與鄰國在經濟方面似乎已經水乳交融。不過在地緣政治方面﹐中國與鄰國之間的猜忌卻仍然不能消除。而美國重返亞洲的努力則在這個地區得到了廣泛的積極回應。美國之音記者木風在華盛頓的分析報導﹐探討中國在吉爾吉斯斯坦經貿投資政策上經受的考驗。

吉爾吉斯斯坦(Kazakhstan)大概是中亞地區五個國家中最令到中國感到頭痛的國家。該國最貧窮﹐因為她們的人均收入只有兩百多美元﹐百分之55%的人口都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但吉爾吉斯斯坦也非常重要﹐不單只因為她們擁有世界最大的金礦和其它豐富的礦產資源﹐還因為該國的地理位置極為重要。

吉爾吉斯斯坦東邊是中國﹐北面和西面是哈薩克斯坦﹐南面與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相鄰﹐距離阿富汗很近﹐被美國和俄羅斯視為戰略必爭之地﹐這兩個大國在這個國家都有軍事基地﹐這個情況可以說是世間罕見。吉爾吉斯斯坦雖然國土面積只有二十多萬平方公里﹐比美國的南達科塔州還要小﹐但是與中國的邊界卻長達一千一百公里﹐是中國商品進入中亞和歐洲的重要門戶。

*吉國國內局勢尚不穩定*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中亞問題專家亞歷山大‧庫利(Alexandra Cooley)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的時候評論說﹐吉爾吉斯斯坦好像一個燙手的山芋﹐每個人都想吃﹐但就是太燙手。在中亞五國當中﹐吉爾吉斯斯坦國內局勢最為不穩定。在2005年曾經發生過“鬱金香革命”﹐當時的反對派推翻了執政黨。在今年四月到六月﹐吉爾吉斯斯坦再次發生政治動亂和民族騷亂﹐總統巴基耶夫被迫逃亡國外。庫利認為﹐吉爾吉斯斯坦國內的局勢究竟在幾時才能恢復正常﹐目前還是難以預料。

亞歷山大‧庫利說﹕“現在有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跡象。吉爾吉斯斯坦舉行了國會選舉﹐五個政黨符合參加新政府的資格﹐準備組成聯合政府。但這種情況是否會導致政局穩定還不未能夠判斷。”

目前的臨時政府面臨許多棘手問題﹐是否能夠穩妥應對﹐分析人士並無答案。現在距離下次總統大選還只有一年多的時間﹐這個國家是否還會出見亂像﹐有關各方都在密切關注。

*中吉經貿關係遇到重挫*

這次動亂對中國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挫折。中國在當地的許多商店被人搶劫。在首都比什凱克的一棟五層樓高的中國商場﹐不單被人搶劫一空﹐還被放火燒燬。超過一千三百名中國人被緊急空運返回中國。許多中國公司都被迫撤離﹐部份重大的投資項目陷入停頓。

吉爾吉斯斯坦的市場(資料圖片)

吉爾吉斯斯坦的市場(資料圖片)

據有關統計顯示﹐中國遭受的直接損失達到四百萬美元。但是﹐這宗事件對中國與吉爾吉斯斯坦的雙邊貿易將會產生幾大的影響﹐目前還是難以計算。不過﹐有一點是明顯的﹐這就是﹕這次事件正發生在兩國經貿關係在經過急速發展之後﹐又急速下滑的時候。中國不少業者都認為﹐有點雪上加霜的味道。

據中國海關總署的數據﹐1992年中吉雙邊建交的時候﹐貿易額有大約3548萬美元﹐隨後一路攀升﹐到2008年達到最高點九十三億美元。全球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發生之後﹐兩國貿易急速下跌。在2009年只有53億美元﹐跌幅達到百分之44%。在2010年頭四個月的貿易額就只有十三億美元﹐跌幅是百分之29%。

*前景評估*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副教授庫利解釋說﹐兩國雙邊貿易中至少有百分之90%屬於轉口貿易﹐經過吉爾吉斯斯坦轉口到中亞其它國家。

至於中吉貿易是否還會恢復到2008年的高峰呢﹖專家的看法並不一致。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中亞與高加索研究所所長弗里德里克‧斯塔爾認為﹐中吉貿易繼續發展是大勢所趨。

斯塔爾曾經多次到訪過吉爾吉斯斯坦和其它中亞國家。他說﹐比什凱克附近的Dordoi市場是中亞地區最大的市場﹐也是中國商品流往中亞其它國家的一個集散地。

斯塔爾說﹕“20年前﹐這個市場的布匹都是俄羅斯生產的﹐現在九成以上都來自中國。印度產品只佔百分之六。俄羅斯的份額已經很小了。中國經貿以及政治影響力的大幅度增加就是吉爾吉斯斯坦過去十年間發生的最大的變化。”

斯塔爾說﹐通過過去十多年的努力﹐中國商品在吉爾吉斯斯坦已經建立了信譽和可靠的客戶群。雖然當地的政治局勢會出現動蕩﹐但從長期看﹐當地對中國商品的需求只會增加不會減少。一旦政治穩定﹐吉爾吉斯斯坦的國內需求和鄰國的需求恢復正常﹐他認為﹐吉爾吉斯斯坦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也會恢復正常。

庫利教授基本讚同斯塔爾的這個看法。庫利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騷亂所造成的影響將是短期的。吉爾吉斯斯坦是中國理所當然的貿易夥伴。吉國正處於天然的商業通道之上。是的﹐俄羅斯也是吉國的一個特殊的貿易夥伴﹐但是看看每天進入吉爾吉斯斯坦的貨物﹐中國具有明顯的比較優勢。”

庫利和斯塔爾看法不同的地方是對中吉經貿是否能夠很快恢復到2009年之前的水平更多了幾分謹慎。庫利說﹐吉爾吉斯斯坦可能會跟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白俄羅斯一起成立新的海關聯盟。這個聯盟一旦成立很可能會設立一些貿易障礙﹐影響到吉爾吉斯斯坦與中國的貿易。另一方面﹐吉國國內政局多變﹐民眾對中國影響力的擴大日益警覺。國民的這種情緒如何影響吉國政府未來的對華政策需要觀察。

從中國方面來說﹐庫利認為﹐中國可能會從吉國內亂吸取一些教訓。中國企業往往敢於承接西方企業不願承接的見效晚﹑風險高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可是﹐一旦發生內亂﹐政府改朝換代﹐這些項目的命運就面臨極大的風險。庫利說﹐中國今後對吉爾吉斯斯坦的經貿政策將做何調整也應該在雙邊經貿前景評估中予以考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