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有毒化學物肆虐 中國產生247個癌症村

  • 楊明

2012年10月27日,一位女士戴著對PX說不的口罩參加示威,示威者反對浙江寧波擴建石化工廠計劃

2012年10月27日,一位女士戴著對PX說不的口罩參加示威,示威者反對浙江寧波擴建石化工廠計劃

中國有毒化學物污染嚴重,導致兩百多個癌症村遍及全國。有環保人士指出,政府必須拿出實際行動來解決化學品污染,從資金鏈上斬斷污染的源頭。

中國遍佈全國的化學品污染問題非常嚴重。為此,中國環保部日前發布了《化學品環境風險防控“十二五”規劃》。

規劃指出,化學品導致的健康和環境風險與日俱增,危險化學品引發的突發環境事件頻發,污染物排放引發局部環境質量惡化,管理和風險防控壓力持續增加。環境污染和風險隱患突出,管理法規制度不健全,管理信息和風險底數不清,監測監管、預警應急、管理和科技支撐能力不足。

規劃透露,發達國家已經淘汰或限制的部分有毒有害化學品在中國仍有規模化生產和使用,但是政府卻並不清楚化學品生產和使用種類、數量、行業、地域的分佈信息。

為此,規劃確定了“十二五”期間環境風險重點防控對象,包括25種累積風險類重點防控化學品,15種突發環境事件高發類重點防控化學品,30種特徵污染物類重點防控化學品。

目前,中國企業生產和使用的化學品種類有4萬多種,其中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化學物質超過3千餘種。由於企業社會和環保責任淡薄,法治法規不健全,監測監管不到位,導致人體健康和生態環境受到嚴重危害。

中國學術界的調查報告說,截止到2009年,在中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中,有27個發現了“癌症村”,數量達247個,他們主要分佈在華中,華東,華南等省,僅廣東省就有25個,名列全國癌症村之首。因癌症死亡人數超過140萬人。

中國環保活動人士戴晴說,中國化學品物質導致的環境污染問題嚴重,根源在於地方官員為了撈起升遷的政績,盲目發展,疏於監管。

戴晴說﹕“(他們)永遠把發展,永遠把政績看做是第一位的。比如說,你剛說的他們發佈的(規劃),這也可以說是他們的政績,但你發佈完了以後,下面呢?”

戴晴認為,解決中國的化學品環境污染問題,官方必須在法規制度,監督監管,落實執行等方面切實發揮主導作用。同時要調動社會民間和非政府組織的力量,全方面,多管齊下地預防,治理和解決。

中國非政府民間環保組織“綠色流域”主任于曉剛認為,在一些高污染、高排放企業不遵守國家有關降低和減少污染物的排放時,治理化學品等污染問題,應當從資金供應鏈的源頭切斷企業的銀行貸款。

于曉剛說﹕“如果銀行能夠遵守國家的減少或者停止對污染企業的貸款的話,那麼有關企業能夠比較好的行動。”

于曉剛說,2011年珠江源頭曲靖河道發生隨意傾倒5千噸劇毒鉻渣後,他們會同另外20多家環保組織,向有關銀行施加壓力,讓他們停止對污染企業的貸款,迫使污染企業進行治理,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中國污染企業向江河湖泊排放的工業廢水,使原本清澈的水,變成了七彩顏色,紅的,綠的,黃的,白的。對於污染這樣嚴重的河水,浙江有一個商人表示,他願意拿出20萬元,讓溫州瑞安環保局長下河游泳20分鐘。東莞的一名民眾則出資10萬元,要求東莞環保局長到污染嚴重的寒溪河游泳10分鐘。但結果是,沒有任何一個環保局長敢下河游泳。

環保人士戴晴說,儘管人們挑戰環保局長的做法有些戲劇性,但此事反映出中國嚴重的水資源污染問題,連負責環保的官員都“望而生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