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支聯會論壇談中港民主發展的關係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支聯會舉行座談會,討論中港兩地民主發展的關係 (湯惠芸拍攝)

香港支聯會舉行座談會,討論中港兩地民主發展的關係 (湯惠芸拍攝)

最近「愛國愛港」及普選特首,在香港引起廣泛討論。有學者在一個座談會上表示,香港推動民主是愛國的表現,否則不能夠保證香港長治久安;也有民主派人士認為,2017年香港沒有真普選可能會引致民怨大爆發,香港實行普選也是中國政改的試金石。

香港支聯會最近舉辦一場題為「反貪腐,爭人權」的座談會。由於最近北京及香港建制派人士不斷提出,2017年香港普選特首的預設條件,包括候選人必須「愛國愛港」、不可以「對抗中央」,以及香港的普選不需根據西方標準等等,令到「愛國愛港」及普選特首議題成為座談會的焦點。

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在座談會上發言表示,上屆中國領導人胡錦濤及溫家寶都表示,中國的貪腐問題已經到了亡黨亡國的地步,鄭宇碩認為,中國領導人要反貪應該放在人權上,讓人民有機會享受憲法賦與的權利,因此中國應該從政制改革著手改變官場貪腐的問題。

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鄭宇碩認為,香港推動民主是愛國的表現 (湯惠芸拍攝)

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鄭宇碩認為,香港推動民主是愛國的表現 (湯惠芸拍攝)

鄭宇碩並表示,愛國應該發自內心,不是由政治領導人定義,否則就會變成政治審查,他認為當年六四在天安門示威的學生是愛國,因為他們的主要訴求就是反貪腐,如果將來中國領導人願意平反六四,可以視為打開中國政改的局面,而在香港推動民主,也是愛國的表現。

鄭宇碩說:在香港推動民主是真真正愛國的表現,香港有民主,香港的長治久安就有保證;香港特區政府立法、司法、推動改革就更有支持;香港有民主,國內(大陸)對台灣的政策就更有吸引力;香港有民主,國內(大陸)推動政治改革就更有保障,我們(中國)的領導人在國內、國際的聲望、形象都會有大幅的改善。

鄭宇碩呼籲香港市民,今年六四、七一參與集會遊行,用行動表示愛國。至於有建制派團體表示,真普選聯盟星期日舉行的政改研討會,如果沒有邀請建制派的發言人,他們可能會「佔領」研討會,為建制派發聲。鄭宇碩回答傳媒提問表示,如果民主派舉辦研討會被干擾,有損香港國際大都會的形象。

鄭宇碩:如果尋求民主的人,去搞一個研討會都遭受到警告,都受到干擾的話,我想這是令香港人感到很沉痛的現象,香港再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我想這樣的情況,如果被台灣的人了解到,我相信會有損和平統一祖(中)國的大業,如果被世界各地的人聽見,也會損害到我們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的形象。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希望透過今年的六四紀念活動,傳遞愛國不等如愛黨的訊息 (湯惠芸拍攝)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希望透過今年的六四紀念活動,傳遞愛國不等如愛黨的訊息 (湯惠芸拍攝)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紀念六四事件24周年的主題,是「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平反六四,永不放棄」。希望藉著六四紀念活動,向香港市民解釋支聯會愛國的立場。

​李卓人說:就是我們覺得愛國不是等如愛黨,愛國是等如要結束一黨專政,是等如爭取民主,這樣才是愛國愛港的表現。我們希望透過支聯會的燭光晚會的活動,將這個訊息清楚傳給香港市民,說服他們愛國愛民,一定要先平反六四、先結束一黨專政,我們希望這個訊息清楚帶給市民,讓大家將來討論特首選舉,或者愛國愛港的定義時,我們可以作好準備。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在座談會發言表示,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來,雖然創造巨大的經濟增長,但是引發的貪腐問題,也成為中國嚴重的社會危機,中國領導人也了解到必須要實行政治制度的改革,但又擔心中國制度的改革,會引發蘇聯式的崩潰。

何俊仁認為,台灣數十年的民主改革,當中經歷過兩次和平的政黨輪替,可以令中國領導人了解到,就算有數千年專制統治的歷史,一樣可以實行西方的普選,而且是一人一票,提名及選舉權都同樣平等的總統直選。而香港的政改模式,也可以作為中國的參考,如果2017年香港沒有真普選,可能會引致民怨大爆發。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表示,香港實行普選也是中國政改的試金石 (湯惠芸拍攝)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表示,香港實行普選也是中國政改的試金石 (湯惠芸拍攝)

何俊仁:香港的社會爆炸對裡面(中國)絕對是壞事,香港的股市有六成是內地 (中國)
的上市公司,香港人民幣變成一種流通的貨幣,也是某情度靠香港這個市場,所以香港本身能夠維持是重要的,如果你不容許香港民主,我相信無法管治,會有社會爆炸。

何俊仁並表示,中國可以逐步從縣市長或者人大代表的選舉實行民主改革,或者交出一個落實民主改革的時間表,否則中國大陸的民怨也可能爆發。

何俊仁:我相信人民是會平衡一下,來一個革命帶來的動盪好,抑或給我一個時間表,我看到目標然後去進發好呢,這件事情不是等如消滅共產黨,因為共產黨也可以參加競爭,我們不是要消滅共產黨,只是希望共產黨不要消滅其他黨,共產黨讓其他黨有生存的空間跟她競爭,所以到最後香港今次能否在2017年實行普選,是對整個國家(中國)改革一個很大的試金石,如果連香港都不能開放,對整個中國的前景是堪虞,我真的不知會逼出一個甚麼結果。

何俊仁認為,香港人愛的國家是屬於人民的國家,不應該服從中共一黨專政之下,愛國等如愛黨的準則。

何俊仁:程翔說過,她(中共)有資格講愛國嗎﹖4,500萬人非正常死亡,在中共頭30年的統治,4.500萬人啊,3,500萬是大躍進餓死,1,000萬是文革鬥死的,還未計三反五反、肅反活動,4,500萬人,共產黨有資格說我們不愛國嗎﹖因為我們要求民主﹖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陳樹暉在座談會上發言表示,在校內與大陸留學生交流發現,大陸學生普遍認同中國有很多社會問題需要改革,但他們認為需要給予當局更多時間及包容,而香港學生以至很多市民,對北京當局能否兌現落實真普選的承諾已經不耐煩,香港人在議會及遊行爭取普選20多年,不單等不到香港落實民主的政制改革,也不能夠影響中國,會令更多香港人走向公民抗命。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陳樹暉表示,北京對香港普選預設前提,會令更多香港人走向公民抗命 (湯惠芸拍攝)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陳樹暉表示,北京對香港普選預設前提,會令更多香港人走向公民抗命 (湯惠芸拍攝)

陳樹暉:無論是香港以及中國的民主,未來這幾年都是關鍵的時刻,譬如喬曉陽以及其他中共的爪牙說這麼多跟香港相違背的、與國際標準相違背的有關普選的詮釋的時候,某程度上是對香港的挑戰。當我們說佔領中環,講到現在可能我們爭取民主會將行動進一步升級,我們現在其實也是某程度上向政府及她的黨羽宣戰,他們都在出口術說,甚麼都不會給你,國際的標準在香港其實不適用的時候,就大家鬥打牌出來,大家鬥「凶」(恐嚇)大家,大家將底線不斷升高。

陳樹暉認為,北京當局最怕的是香港有大型群眾運動,可以啟發到市民以至下一代的香港人從新走上民主道路,目前民主派最重要是將民生與民主連結起來,將一些本來不認識民主、不認識民主運動的人,帶到佔領中環運動,如何將公民抗命的意識,帶到香港市民的心目中才是最關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