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六四紀念館重開展示六四文物

  • 湯惠芸 香港

六四死難者的遺物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六四死難者的遺物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今年是六四事件26周年,也是香港支聯會永久六四紀念館建館一周年。支聯會星期六召開記者會,介紹六四紀念館3月中閉館接近一個月進行第二期優化工程後,重新開放的「生者與死者」實物展。

支聯會管理委員會主席麥海華表示,「生者與死者」實物展是首次展出六四遇害者遺物的實物。(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支聯會管理委員會主席麥海華表示,「生者與死者」實物展是首次展出六四遇害者遺物的實物。(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支聯會管理委員會主席麥海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過往六四紀念館主要是展出圖片,新的展覽是首次展出遇害者遺物的實物,對於六四屠殺的史實更具說服力。

麥海華說:我們的主題就是「生者與死者」六四屠殺實物展,因為以往來說如果只是圖片的展覽,可能真實性不是太充足,但我們今次以兩個死者的一些遺物,譬如被子彈射穿頭後射出頭盔,其實我們要證明就是事實上當時來說有很多民眾是被槍殺死的,也有很多完全不是一些暴徒或者激進人士,只不過可能是一些支持、參與運動的人被槍殺。

六四死難者王楠遇難時所戴的單車頭盔,子彈從王楠左上額射入,左耳後穿出,頭盔上可見子彈孔。(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六四死難者王楠遇難時所戴的單車頭盔,子彈從王楠左上額射入,左耳後穿出,頭盔上可見子彈孔。(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支聯會呼籲北京當局徹查六四事件

麥海華表示,支聯會有統計數字顯示,有超過202位有具名的六四事件死難者,知道他們死亡的原因,但是北京當局完全沒有公佈他們的實際死亡情況,支聯會希望透過六四事件生者與死者的實物展,讓外界更了解六四事件的真相,呼籲北京當局徹查六四事件、追究刑責,對死難者家屬作出合理的解釋及賠償。

麥海華說:即是我們想證明,其實在整個天安門事件裡面,很多學生或者很多民眾,他們的死亡其實是無辜的,是一些軍警沒有辦法能夠採取和平的手段來結束這次的運動而造成的。這些歷史事實我希望都引發到多些人關注,已經死亡的民運人士,我們要求中國政府徹查整件事件、追究刑責,以及還死難者家屬的公道。

六四死難者吳向東遺下的手表及證件。(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六四死難者吳向東遺下的手表及證件。(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支聯會「生者與死者」實物展,展出兩位「天安門母親」捐出遇難兒子,包括1989年當年19歲喪生的北京學生王楠,騎單車時被子彈射中頭部所戴的頭盔、眼鏡及衣物,以及21歲喪生的北京大專生吳向東的死亡證、頭帶、衣服及手表等。生還者展品方面,展出從當年學運糾察張健體內取出的子彈、被坦克輾斷雙腳的北京學生方政的照片等。

六四紀念館雖小卻有重大象徵意義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記者會上表示,現在的六四紀念館只有800平方呎,環境擠逼,最多同時只能接待30至40人,不過地方雖小卻有重大的象徵意義。何俊仁表示,香港市民利用自由的空間,保護六四事件歷史的真相,令人民不會遺忘六四這段痛苦的歷史,更加不能夠容許當權者抹殺、扭曲,甚至刪去歷史。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六四紀念館象徵港人利用自由的空間,保存六四事件的歷史真相。(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六四紀念館象徵港人利用自由的空間,保存六四事件的歷史真相。(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何俊仁說:這個這麼小的地方,一個這麼小的香港,但我們對著一個統治著十幾億人民的專制政府,我們用我們的勇氣告訴它,我們不會屈服,我們不會在它的強權之下,好像很多建制派的人士,扭曲事非觀念,向權力屈服,明明是一場暴力的鎮壓及屠殺,竟然講到一個風波,或者一件不能避免的悲劇,因為中國要發展,所以這些不幸的事不能避免,但我們告訴大家,絕對不是這樣。

最近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新當選內閣表明,不會參加支聯會悼念六四活動,何俊仁表示,有年輕人批評支聯會悼念六四「行禮如儀」,是因他們對歷史認識不足。

何俊仁說:我們本土、現在說一個本土的重要的歷史角色,就是我們這個地方是可以用我們的良心,對著強權講出我們的信念、講出真理,這件事情是最緊要。所以有很多人說,六四這麼多年「行禮如儀」,其實不是,是一場很艱辛的抗爭,是一場要面對龐大壓力,需要勇氣、需要持久力、需要耐性去抗爭,香港人不做,我們對不起沒有自由講話的廣大的人民。

六四紀念館展出1989年在北京採訪的香港記者,搜集參與89民運的學生簽名的T恤。(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六四紀念館展出1989年在北京採訪的香港記者,搜集參與89民運的學生簽名的T恤。(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六四紀念館面臨同一大廈一名業主的法律訴訟

本身是執業律師的何俊仁透露,位於尖沙咀一幢商業大廈內的六四紀念館,正面臨同一大廈一名業主的法律訴訟,要將六四紀念館逼遷,指控六四紀念館違反公契、破壞大廈寧靜的環境以及違反城市規劃要求等等。

何俊仁說:對方是差不多無限的資源,因為我都未見過對方本來是一個(業主)法團,但現在由一個業主承擔,叫其他業主不用付錢,我付錢,現在跟我們打官司要將我們趕走,我們同樣是不會屈服的,我們一定會打到尾,我們也有很好的團隊支援我們。

何俊仁並表示,過去一年六四紀念館參觀的人次未如理想,會加強向香港的學校,以致在中國大陸宣傳,目前中國大陸自由行旅客是六四紀念館主要的參觀者之一。

香港市民鄧先生與兒子參觀六四紀念館,鄧先生希望讓子女了解六四事件的歷史真相,更全面地認識中國。(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市民鄧先生與兒子參觀六四紀念館,鄧先生希望讓子女了解六四事件的歷史真相,更全面地認識中國。(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市民鄧先生與太太星期六帶同一對9歲及6歲的子女參觀六四紀念館。鄧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主要是希望子女能夠從小認識六四事件的歷史真相,更全面地認識中國,因為香港的小學很少提及六四事件。

鄧先生說:因為現在雖然未有一個正式的國民教育,但是那種整天要你愛國,整天都說要認識國家(中國),這種意識其實很強,以及有很多交流團,所以我覺得應該由小學開始,就要培養他們對國家有一個更加全面的認識。

有記者問及進入六四紀念館前,需要在大廈管理處填寫個人資料,會否影響參觀六四紀念館﹖鄧先生回應表示,不擔心個人資料外洩,或者被有關當局秋後算賬,他認為個人資料要填寫多少可以由自己決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