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藝術團體 “報哀音” 紀念六四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藝術團體 “沒有製作” 組織的 “哀音團” 悼念六四

香港藝術團體 “沒有製作” 組織的 “哀音團” 悼念六四

除了傳統的燭光晚會及遊行之外,香港人悼念六四,喚起各界了解六四史實的方式越來越多元化。有藝術團體由去年開始組織合唱團,以 “報哀音” 的方式,在街頭獻唱民運歌曲。有團員表示,歌聲散發的親和力,吸引到很多香港市民及大陸遊客認識六四。

除了傳統的燭光晚會及遊行之外,香港人悼念六四,喚起各界了解六四史實的方式越來越多元化。有藝術團體由去年開始組織合唱團,以 “報哀音” 的方式,在街頭獻唱民運歌曲。有團員表示,歌聲散發的親和力,吸引到很多香港市民及大陸遊客認識六四。

為了悼念1989年六四事件的死難者,並喚起社會大眾了解六四史實,香港藝術團體“沒有製作”去年開始組織“哀音團”,在香港街頭獻唱民運歌曲,以及勵志的流行曲,藉著“六四報哀音”的活動,傳承六四精神。

現場歌聲:媽媽我沒有過錯、媽媽我沒有過錯,一起繼續我與你,不死的勇氣。不要誰來定制對不對,不要誰再亂判我的罪,不想太陽再升起、再次軟禁真理﹗

哀音團的成員除了獻唱歌曲,並向途人自我介紹,講述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他們的經歷和感受。

吳惠娥說:我叫吳惠娥,當年我7歲,我那時還在大陸,所以我甚麼都不知道。

六四哀音團成員吳惠娥

六四哀音團成員吳惠娥

吳惠娥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1989年她在廣東省一個農村生活,對北京發生六四事件完全沒有印象。1997年十多歲的吳惠娥與家人移居香港,一兩年後從老師口中得知六四事件,當時她才知道以往在中國大陸接受的教育,只是灌輸學生有關國家的光明面,其實中國政府有另一面,令她感到很震撼。

吳惠娥說:原來你會知道就是其實國家是會用機槍去殺人民、殺手無寸鐵的學生的時候,我覺得都很震撼,即是你為何要這樣對人民﹖你說會為人民服務,但是你服務了些甚麼﹖

吳惠娥表示,沒有製作在2009年六四事件20週年的時候組成,當時以演出舞台劇悼念六四,去年開始以街頭報哀音的方式,接觸更多的市民,希望以藝術的軟性力量去感動人心,喚醒大眾毋忘六四。不過,吳惠娥表示,家人並不支持她參與六四的活動,在街上也有遇到不願意提及六四事件的大陸遊客。

吳惠娥說:即是他們會覺得就是出來講六四,別人會認得你,將來你不能返回大陸了。家人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始終就是他們都在大陸生活過,他們都會知道當時的景況的時候,他們心裡都會有一種擔憂、恐懼存在。

六四哀音團成員羅小姐

六四哀音團成員羅小姐

哀音團成員羅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參與六四報哀音是覺得近年越來越多人開始淡忘六四,社會大眾只是關心經濟發展,她希望喚起人們的記憶,傳承六四精神。在香港出生的羅小姐指出,六四發生的時候,她只有兩歲,父母沒有跟她提及過六四,十多歲唸中學的時候,歷史老師上課播紀錄片才知道六四事件。

羅小姐說:看(紀錄片)的時候其實很震驚,因為我們以為是電影,我們不知道原來歷史真實發生過這樣的事。我們見到老師突然播紀錄片,她躲在一角突然哭泣,對我的感覺就更加,因為我沒有見過老師,很堅強的一個女人會這樣哭,這個紀錄片帶給全部同學都很大震撼,即是為何這件歷史其實好像不是很多年前發生,但是我們從來沒有聽過,家人也沒有提及過呢﹖

六四哀音團成員劉小姐

六四哀音團成員劉小姐

1990年在香港出生的哀音團成員劉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她還沒出生,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剛好是六四事件20週年,她參加學校舉辦的論壇,開始認識六四,但是不同的論壇上有各種言論,她需要搜集更多資料才能更了解六四真相。
劉小姐說:都有很多不同的講法,其實我當時真的甚麼都不知道,可能別人說甚麼我就信甚麼。第一年有些講法就是說其實不是真的那麼多人被殺,當時我都相信,但是慢慢我自己再接觸多些,再做多些研究,看多些新聞的時候,跟著就真的相信有很多學生真的是為了民主而犧牲了。

六四哀音團成員嚴祉琦

六四哀音團成員嚴祉琦

90後的哀音團成員嚴祉琦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六四發生的時候她還未出生,小時候父母告訴她六四事件,家人也有帶她參加燭光晚會。她認為悼念六四是很有象徵意義的活動,一方面悼念死難者,也發揚學生爭取民主及公義的精神。嚴祉琦認為,歌聲的親和力吸引到很多香港市民及大陸遊客認識六四。

嚴祉琦說:即是可能一些大陸遊客,或者一些香港市民,其實可能一向都不會去集會,我們之前遇過一些朋友,他們經過,可能聽到一個演出之後,他們都會說今年我要嘗試第一次去參加紀念活動。也有些大陸遊客可能他們從來沒有聽過六四,但是他們見到一班人奇奇怪怪地唱歌,他們就會開始問,開始接觸到六四這件事,是一個和平的方式,更加親近民眾去散播六四的訊息。

觀看六四報哀音的大陸遊客孟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第一次到香港旅遊,也是第一次看到香港街頭公開悼念六四的活動,感覺很新鮮,也覺得香港比較自由。孟先生表示,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他在天津唸初中,知道這件事情,但是過了23年,很多大陸民眾已經淡忘六四。

大陸遊客孟先生用手機拍攝六四報哀音的演出情況

大陸遊客孟先生用手機拍攝六四報哀音的演出情況

孟先生說:感覺就是可以說一場悲劇吧,因為畢竟死了很多人,我們了解的話,當時我們學校裡面也有一些學生想要貼大字報,但是很快被撕掉,後來這件事情就沒有人再提起來,而且以後的話,中國大陸很多公共場合,這種事情還是大家私下可以說一些,但是公開場合討論還是比較少。

觀看六四報哀音的香港市民梁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她3歲,家人及小學教育都沒有提及六四,到中學的通識科才有提及六四。梁小姐表示,十年前讀中學的時候,年青人參與社會運動的氣氛比較冷淡,到4年前讀大學的時候,社會氣氛比較濃烈,她開始跟朋友參與六四的悼念活動。

演唱場地設有留言板讓觀眾寫下有關六四的感受

演唱場地設有留言板讓觀眾寫下有關六四的感受

梁小姐說:我相信六四是令香港人覺得自己同中國其他城市有甚麼不同的一個很重要的分野,所以香港人都會很重視。

記者:就是在於香港還可以自由地公開悼念,還有這些集會﹖

梁小姐說:是啊,我相信這是令香港人,我常常覺得可能香港人自卑,越來越自卑,要在一些渠道上覺得自己其實在精神意識上,有比中國大陸的人可能某程度上高層次些這樣,我想可能集體意識上可能有這樣。

“沒有製作”去年首次舉辦六四報哀音悼念活動,最初只有20多位成員,今年招募超過100名90後大專生,分批到全香港各區獻唱,場數也由去年的10場,增加到今年超過30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