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佔中發起人提整合非建制“雷動”立法會

  • 海彥

2014年佔領運動中,戴耀廷在台上發言 (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2014年佔領運動中,戴耀廷在台上發言 (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最早提出和平佔中的香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在沉寂很長時間後,星期二再提出“雷動”立法會的宏大構想,呼籲整合非建制的政黨、本土派、傘後團體等民間團體,效仿台灣民進黨大勝的經驗,在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協調分配候選人及選民配票,爭取非建制派贏得35席,佔立法會的一半。不過,有分析表示,在佔領運動後泛民政黨和團體呈現分化的情況下,再加上選舉涉及政黨核心利益等,要求非建制派政黨和團體之間合作並非易事。

作為佔中發起人的戴耀廷教授2月2在蘋果日報撰文,首次拋出“雷動”立法會的建議,稱受台灣總統選舉的鼓舞,希望包括溫和、激進、本土和傘後等所有非建制黨派及民間團體,在9月立法會選舉中合作協調出選團隊數目。

戴耀廷強調,非建制派要取得一半議席並非不可能,但要成功,就需要非建制派內的各政黨、組織及個人,都本著大無畏及大無私的精神,商討總的選舉策略,協調參選名單的總數及建立分配名額的公平機制。

戴耀廷表示,他計算過2012年立法會選舉的得票,如果今年直選投票率能催高2%,讓非建制得票率達到60%,而非建制派又能合作配票,就有機會在35個地區直選議席中爭取23席,在功能組別席位中拿下12席,便可得到立法會半數議席的35席。

戴耀廷表示,這其中當然涉及非常複雜的政治操作,能否成事,就要看非建制派是否敢於一試,不試一定不能,試了失敗也問心無愧。

據港媒報導,戴耀廷表示,事先沒有與泛民黨派正式溝通,只是先讓各方想一想,如果各方感興趣,便可坐下商討可行辦法,已經有一些民間團體對建議感興趣,邀約他介紹。戴耀廷稱,如果各方有意協調,他不會抗拒發起協調工作。

負責協調以往泛民政黨和團體選舉的民主動力創建人、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鄭宇碩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泛民今年立法會選舉的選情不錯,但是由於各政黨和團體之間更注重自身利益,希望自己的候選人出戰,候選人會越來越多,進而影響整體選情,這是令人擔心的,也是促使戴耀廷提出整合的誘因。

他說:“北京高壓手段、梁振英政府也相當不受歡迎,經濟呢也不算好,這些都是有利於泛民政黨選情的。最大的困難、最大的挑戰就是候選人越來越多,很可能選票分散,導致成績不理想。這是大家擔心的地方,我相信也是戴耀廷提他的方案基本的誘因。”

鄭宇碩教授表示,戴耀廷教授提出的是比較理想的計劃,但在施行過程中會有巨大的困難。

他說:“從理想的角度,泛民是應當高度地整合,但是施行起來的確是有相當的困難。從候選人的角度,當然是期望維持和爭取本身的一席了。每個政黨也希望爭取好成績,大局的觀念是比較薄弱。要充分合作是有高度的困難的。”

鄭宇碩教授表示,台灣立法院是“單議席”選舉,同陣營可協調避免參選分票,但香港立法會的直選是“比例代表制”,很難協調候選名單中的不同人,避免競爭。

此外,明報政情專欄評論員李先知表示,香港的選民是否接受支配去配票,也是一個疑問。他援引傘後組織“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說,青年新政認同以爭取35席為目標,但如何操作協調參選名單及配票才是最大難題。梁頌恆表示,就算黨派之間願意摒棄私心協調,但泛民支持者是否接受配票,“你叫黃毓民的支持者,改去投票給黃碧雲(民主黨),是否有可能做到”?

李先知在分析文章中表示,傳統政黨與本土派團體存在嫌隙、缺乏互信,而激進派一直反對協調,並以打擊泛民政黨為己任,說服一批反對協調的人願意參與協調會相當困難。

李先知分析說,雨傘運動之後,泛民陣營出現進一步分化,出現一批年輕的本土團體、傘兵組織,甚至幾個標榜中間路線的政團。因此,戴耀廷這次以“非建制派”來作號召,而不用傳統的“泛民”標籤。

李先知表示,戴耀廷對他表示,“雷動”方案摒棄了意識形態之爭,只要認同是非建制派,想阻止建制派坐大,想阻止梁振英連任特首,認清誰是最大的敵人,便能有共同目標走在一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