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政改對立兩派各自造勢動員支持者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論壇,探討「政改袋住先」對香港的政制、社會發展有何影響。(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舉辦論壇,探討「政改袋住先」對香港的政制、社會發展有何影響。(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持及反對港府2017特首普選政改方案的爭議仍然持續,正反雙方舉辦街站、聯署等行動,呼籲市民向立法會議員表達支持或否決政改方案的意見。建制派陣營表示,9日內收集到121萬個支持通過政改方案的簽名;泛民主派的民間人權陣線表示,「假普選」方案在香港通過的話,北京就可以在中國各地複製,令一黨專政有假的民意認受性,民陣並表示,將會在立法會表決政改前,發動萬人包圍立法會。

港府4月底公佈「2017一定要得」特首普選政改方案後,引起各界熱烈討論。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舉辦「政改袋住先」論壇,邀請學者及民間團體代表出席,探討「政改袋住先」對香港的政制、社會發展有何影響。

*蔡子強﹔“8-31決定”對特首普選“落三閘”*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預計,今年6月香港很難再出現去年底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預計,今年6月香港很難再出現去年底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在論壇上表示,港府政改方案最大的爭議之一,是如何產生特首普選的候選人。有泛民主派人士提出公民提名,反制北京操控提名委員會,北京及建制派人士則認為,公民提名是「僭建」基本法,後來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作出「8-31決定」,對香港特首普選「落三閘」。包括提名委員會維持1,200人選委會的產生方式;提委會過半數產生特首候選人、只有2至3名特首候選人。蔡子強表示,「8-31決定」同樣是僭建基本法。

蔡子強說:何嘗你(北京)不是在僭建(基本法),剛剛講的「落三閘」,即是現在的提名委員會是要參照上一屆提名委員會的組成、人數,即是產生方法來產生,這個是突然間加上來,令到大家一番好意想優化提名委員會的所有建議,都完全沒有討論空間,有主張這樣做的一些學者,都是我的朋友,在8-31之後就意興闌珊,從此再不勉強做好人,就不再參與香港政治的爭論,回到學院,令到很多中間派都很死心。

蔡子強表示,這樣的選舉制度令到異見人士完全無法突圍,以往只需8分之1即是150名選舉委員支持就可以成為特首候選人,泛民分別有公民黨黨魁梁家傑以及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成為特首候選人,蔡子強認為,北京可以操控1,200名選舉委員的選舉結果,所以讓泛民候選人參與小圈子特首選舉,但是特首普選,北京擔心無法操控選舉結果,就將提名門檻大幅提高超過4倍。

蔡子強說:過半數的(提委會提名)之前它(北京)解釋就是說,因為要保證一些「愛國愛港」的候選人當選,即是你不是愛國愛港就不可以當選,這個也是最近爭論的焦點,或者我很早寫過一篇文章就是所謂「伊朗式選舉」。你要有一個好像伊朗那樣,它要有一個委員會,當然當地的標準不是愛國愛港,就是要選一些人符合教義的。

蔡子強表示,西方國家對總統候選人都會有限制,例如年齡、國籍等等,但是像北京、伊朗那樣,以政治主張、思想、意識型態等去限制候選人,就是不合理的限制。蔡子強並表示,就算在提委會提名階段以暗票方式投票,北京仍然可以操控提委會的提名結果,他舉例2012年的特首選舉,當時建制派的熱門人選是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但是在選舉投票前,北京高官到深圳會見選舉委員之後,梁振英就反超前,以689票當選特首。

11個專業人士團體擺街站收集市民一人一信,希望立法會議員否決港府政改方案。(美國之音湯惠芸)

11個專業人士團體擺街站收集市民一人一信,希望立法會議員否決港府政改方案。(美國之音湯惠芸)

蔡子強說:我覺得那個是香港選舉史上最醜陋的一幕,你竟然將一車一車的選委車上(深圳)紫荊山莊,在紫荊山莊裡面大家都知道坐在裡面的是劉延東,即是(中國)國務委員,另一個是王光亞,就是港澳辦主任,他們見完(選委)之後曉以大義,最後選舉結果逆轉了,梁振英原本由小數變成689,結果贏了。所以我就說都是投暗票,過往經驗告訴你,投暗票它(北京)都影響到,為甚麼﹖其實你只可以怪很多香港人怕,整天心裡想:張紙有留下我的指紋,它一定查到。

蔡子強表示,北京認為「欽點」候選人說出來不光彩,所以用提名委員會過半數的方式操控,他認為很多溫和中間派都覺得,現在講道理都沒有用,而很多年輕人則認為,要用行動去衝擊,不過,蔡子強預計,今年6月很難再出現去年底波瀾壯闊的雨傘運動,因為去年雨傘運動的核心團體很多都已經分崩離析,學聯有4間院校退聯;佔中三位發起人知期內不會再發動佔領行動,短期內很難再有強力的動員組織出現。

蔡子強表示,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他擔心特首梁振英繼續執政,香港的核心價值將會瓦解。

蔡子強說:短期來說運動的規模很難會比上年的規模更大,然後給政府壓力,我不是太樂觀,第二,我剛剛說,如果容許現在香港的核心價值、很多做事方式慢慢瓦解的話,傷害會很大,我們所有的「老本」將會失去,所以我們是不是要更換我們的政治領袖,然後告訴大家我們不可以接受某些做事方式,這個我相信大家都要想。

*陳倩瑩﹕“袋住先”將導致泛民更難爭取改革*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陳倩瑩表示,「假普選」方案在香港通過的話,北京就可以在中國各地複製。(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陳倩瑩表示,「假普選」方案在香港通過的話,北京就可以在中國各地複製。(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陳倩瑩在論壇上表示,如果政改「袋住先」,2017年普選的特首,權力來原其實是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但是有假的民意授權,將來泛民主派就更難爭取政制改革,立法會對有虛假民意授權的特首也很難制衡,到時可能會強推基本法23條立法。陳倩瑩並表示,如果通過政改方案,民間社會的撕裂會更大。

陳倩瑩說:當我們知道講道理沒有用,而佔領79日之後,都是被強行接受這個(港府)方案的時候,我相信對於社會運動的參與者,或者對於普通追求真正民主的市民來說,那個憤怒是會比以前更強,社會爭議會更大,但是對於我們所謂中立、溫和、保守派的市民,其實在通過與不通過之間,我們是沒有任何機會到說服他們,為何我們要反對這個政改方案。

陳倩瑩表示,如果這次政改方案被立法會議員否決,到2047年之前,還有6次特首選舉的機會,去爭取真普選。陳倩瑩表示,這屆立法會否決港府政改方案的話,下一屆的特區政府必須再根據基本法要求,提出另一次政制改革的諮詢,如果同一個政改方案、一條法例在立法會被否決兩次,特首需要解散立法會,如果解散立法會再重選,就著同一條議案都是否決的話,該特首其實是要下台。

陳倩瑩說:所以對於民間社會來說,否決政改方案,是比政府不提交法案上來立法會的壓力更大。因為特區政府或者中央(北京)政府,只有一次機會到通過該政改方案,因為我們已經否決了一次,如果第二次我們都是再否決的話,它要嘛解散立法會,一是它要拿一個可以通過的方案,去避免那個憲制危機。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及政黨最近向非華語香港市民宣傳「向假普選說不」。(照片由公民黨提供)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及政黨最近向非華語香港市民宣傳「向假普選說不」。(照片由公民黨提供)

陳倩瑩表示,對於民間社會來說,這次政改方案不「袋住先」,將來無機會再有特首普選,是不會真的有太大威脅。陳倩瑩並表示,如果今次港府政改方案在立法會獲得通過,對北京當局也有特殊意義,因為北京也面對中國各地要求政制改革的群眾壓力,將來北京就可以將香港的「假普選」在中國全國各地複製。

陳倩瑩說:國內(大陸)都需要處理政制改革的問題,但是它怎樣維持專政去推行政制改革呢﹖就需要參考香港,拿香港作為試點,如果香港這個的假方案、「假民主」方式是落實到的話,它就可以拿這個模式在內地(大陸)複製,去解決國內的政治壓力及政經的矛盾問題。

法律界團體「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與多個專業人士團體,在銅鑼灣擺街站,呼籲市民「假普選方案、一定唔袋得」。(美國之音湯惠芸)

法律界團體「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與多個專業人士團體,在銅鑼灣擺街站,呼籲市民「假普選方案、一定唔袋得」。(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倩瑩表示,希望這次否決政改的運動是一個「中轉站」,令到香港的民主進程不會太依賴過往的選舉,而是在佔領運動之後遍地開花,例如很多專業團體、市民在自己的社區搞組織,將民主與民生扣連起來。陳倩瑩並表示,抗爭行動不一定是一波一波向上,一次比另一次的規模更大,但無論如何要有決心撐下去。

陳倩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將會在6月底或者7月初,立法會表決港府政改方案前,發動萬人包圍立法會行動,希望在5月底召開記者會,公佈行動的詳情。陳倩瑩表示,目前預計包圍行動以集會的方式進行,未有考慮會否再次出現佔領行動。

陳倩瑩說:其實我們暫時預計政改方案會否決,所以要出現這些(佔領)行為的機會都低,暫時我們主力都是做集會,其他的事情我們沒有考慮。

11個包括法律界、建築界、資訊科技界、教育界及醫學界等的專業人士團體,星期日在銅鑼灣舉辦第二次街站,呼籲市民「假普選方案、一定唔袋得」,並收集市民一人一信,希望立法會議員否決港府政改方案。

*黃任匡﹕專業人士仍堅持香港核心價值*

醫學界團體「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質疑,香港醫學會最近舉行第三次業界政改民意調查是否公正。(美國之音湯惠芸)

醫學界團體「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質疑,香港醫學會最近舉行第三次業界政改民意調查是否公正。(美國之音湯惠芸)

參與街站的醫學界團體「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專業人士擺街站,是希望向市民表達大部份專業人士,不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所說,是支持政改,黃任匡認為,大部份的專業人士仍然堅持香港的核心價值,認為「8-31決定」不能夠保障香港的法治、人權及自由,堅持不要「袋住先」。

黃任匡表示,醫學界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梁家騮的投票取向並不明確,較早前只是表示會根據醫學界的民意調查投票,而較早前醫學界兩次大型民意調查都顯示,過半數醫學界人士都不支持港府政改方案,但是香港醫學會仍然要進行第三次政改民意調查,才決定投票取向,預計結果是6月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前公佈,黃任匡質疑這次民調是否公正。

黃任匡說:其實第二次的民調已經是醫學會做的,其實問的問題也是同一條問題,接受訪問的也是同一班人,其實我們不明白為何它要再做多次,我們唯一想到理由就是輸打贏要,他們覺得之前兩次的民調結果都不合心水,有人覺得這個結果不是他想要的東西,所以決定再做多次。

*建制派稱121萬簽名支持港府政改方案*

建制派組織「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表示,全港各區的街站9日內收集到超過121萬個簽名,支持通過港府政改方案。(美國之音湯惠芸)

建制派組織「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表示,全港各區的街站9日內收集到超過121萬個簽名,支持通過港府政改方案。(美國之音湯惠芸)

建制派團體「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全港各區支持政改的街站簽名行動星期日結束,大聯盟星期一舉行記者會宣佈,扣除近4千個無效簽名後,累計9日的街站共收集得超過121萬個簽名支持港府政改方案通過,並處理超過5萬份選民登記表格。

大聯盟召集人周融表示,這次收集簽名可作為建制派在今年11月區議會選舉及明年立法會選舉得票指示,他認為獲得簽名較2012年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取得80萬票增加一半,而當年泛民得票100萬,以此推算泛民需要增加50萬票,才可維持2012年時建制與泛民得票44%與56%比率。

XS
SM
MD
LG